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96章:、箱子

《狂徒》

第196章、箱子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交谈中请勿轻信汇款、中奖信息,勿轻易拨打陌生电话。

刘基17:31:09

一刀把五长老的脑袋给搬了家,少羽心里却没有感觉到多少痛快,相反,他心里存着一点点内疚,“我那群兄弟死了永远是死了,纵使我把你五长老送去皇黄泉路上陪他们,他们也永远不可能回得来。”

少羽劈出这一刀之后,自己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抖,不由自主的半跪了下去,因为左手已经近乎完全的残废了。少羽只有用右手握住刀柄,将刀尖插入地面,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跌倒在地,“左手这一次比上次的双腿要严重得多,上次六长老仅仅只是用高聚幽蓝注入我的双腿,让我双腿失去行动能力。不过我截掉双腿双腿尚且还能够在瞬间恢复,后来经过白子歌的调理,我的伤势基本上痊愈了,但是这一次不同。五长老修为本就要比六长老深厚的多,加上五长老这一次是粉碎本命珠,将本命珠打碎,注入我全身,虽然我闪避的快,但是左手仍旧是残废了,更重要的是全身很多地方都受到本命珠的伤害,幽蓝无法在体内畅流,便是我将左手截断,因为幽蓝无法畅流,全身各处都受到伤害,大大的牵制了生命之水的萧力,很可能就再也恢复不了了。”

少羽对自己的伤势有一个很清醒的认识,“刚才和五长老战斗的时候强行使用了太多的武技,身体早已朝负荷运作了。”

少羽的半跪在地上的身体已经开始在颤抖不已,脸上更是苍白,大滴大滴的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不断的咳嗽让他不断的吐出鲜血,白梦刚要一个箭步跨上去,忽然被白子歌的手拉了回来,“他还没有把事做完,你等他把事情做完再上去帮他不迟。”

白梦不明所以,但很快看到少羽强撑着站起来,身体已经站得不太稳了,他一步步逼到把群土匪前方,大刀一挥,“你们,个个都别想跑,给我回来!跑一个我砍一个。”

这群土匪本来有一百多号人,但因为之前受少羽和五长老战斗的影响,使得死掉了一大半,现在只剩下四十个人不到,这剩余下来的四十多个人,个个都是亲眼看着少羽一步步把自己的五长老杀死的,对少羽害怕得不得了,此刻听见少羽大喝,他们虽然知道少羽连站都不太站得稳,但还是个个都乖乖的回来,大概是刚才的场景给他们造成了太大的阴影。

“都乖乖的给我站好了,你们老大已经被我砍了,我现在要砍死你们就如同捏死蚂蚁一样简单。知道我为什么要砍死你们老大么?”少羽的身体有些摇晃,又往前走了几步,距离众土匪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只见他左手垂落,右手握着大刀,指着一群人道,“因为你们老大罪孽深重,你们也都不是什么好鸟儿,本来我想连你们一块砍死,现在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众土匪交头接耳之后全部跪了下来,给少遇不断磕头,其中为首的一个大汉代表所有人说话了,“请公子吩咐,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不会推托,我们都知道五长老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杀害你的士兵。请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接着,在这个为首的大汉的带领下,所有土匪全部放下武器,给少羽磕头,个个都神情严肃,为首大汉更道,“我为众士兵的死感到很惋惜,我们给众将士磕头认罪。”

不得不说,这个为首的土匪还是很机灵的,看出了少遇现在怒火攻心,搞不好真会一个个把他们这群土匪砍掉,他这么一说,顿时把少羽的怒火降了不少,少羽深深呼吸,定眼看着他们,“给我牵匹马过来。”

顿时有一个土匪战战兢兢的给少遇牵了一匹马,少遇翻身上马,一拍马屁股便走了,“你们都跟我来,谁要是敢逃跑,我一定砍死他。”

临走的时候少羽和白子歌打过招呼,让白子歌慢慢行走,少羽马上赶回来。众土匪虽然知道少羽重伤,但终究不敢造次,当下还全部上马跟在少羽身后,少羽带着他们来到当初隐藏那十多个箱子的地方,来到地方之后少遇命令土匪们把箱子挖出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折回到白子歌那个方向,经过一天时间的折腾最后总算在半路上相遇了。

见得有大批人马从马车后方狂追而来,白梦猛的起身回头看去,只见少羽一马当先的朝这边冲了过来,白梦不由大声喊道,“少羽。”

少羽也抬头看见了白梦,少羽忽然笑了,然后身体直接歪道,从马上摔了下来,白梦二话没说便冲上前去将少羽接在手里,众土匪也都纷纷停下,白梦面对着一大群土匪冷喝一声,“你们都对少羽做了什么?”

众土匪大孩,为首的大汉忙道,“没,没有做什么。他让我们跟他回去个小河旁边取出十个箱子,然后便带着我们往这边赶路,一路上什么也没发生,我们绝对没有对他做任何事情。”

其他土匪纷纷点头,每个人脸上都些满了恐惧,显然是被少羽刚才的神通给吓着了。

白梦把目光移到人群后方的三辆马车,每辆马车上都装着三个箱子,有一辆马车装了四个大箱子,这才信了那大汉的话,“谅你们也没这个胆子。”

白梦看着怀里完全昏迷过去的少羽,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这一皱眉头,众土匪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白梦刚要说话,忽听马车里面的白子歌说话,“白梦,他们是无辜的,放他们走吧,把马车留下,所有人都离开。”

白子歌的话轻描淡写,带着一股平和之气,白梦心中的不块也都渐渐散却,最后白梦只得恒了一声,“白师姐说话了,你门块走吧。”

众土匪如获大释,个个丢下马转身就跑,很快消失在山林间,白梦将少羽送到马车里的白子歌手里,“白师姐,他晕过去了……又……又得麻烦你出手了。”

白子歌淡淡看着少遇的脸庞,好一会儿没说话,“你出去吧,另外,少羽拼死把那十个箱子拉回来,你去把那三个马车带上,一起上路。郭子成,我们上路吧。”

白子歌查探过少羽的伤势后不住摇头,“左手被五长老的本命珠所伤,全身有三分之一的骨脉和血脉都被五长老的本命珠所封住了,本命珠里蕴涵了天位高手一生的修为,非常厉害。若不是少羽的肉身强大,恢复能力惊人的话,此刻身体当真早就被化做虚无了。‘化物散’当真是天下奇毒,以少羽体内生命之水的恢复能力都只能勉强与之抗衡……生命之水,我一开始就觉得奇怪,少羽的肉身恢复能力怎么可能如此变态,原来是拥有了生命之水。不过就算一般的人拥有一滴生命之水,恢复能力也不会像他这么恐怖,说到底他除了修炼幽蓝以外,还是个修炼肉身的武者,和师傅一样……师傅光靠肉身修为就达到天位境界,青州之内第一强者,无人可动。”

白子歌一边回忆一边喃喃说道,“以前我以八级极限的水平战胜过天位境界,青如玉以九境界的修为追杀白虎帮六大长老八百里,还有那两个怪胎也都有着不俗的成绩。所以,我们四个人被称为青州的四大妖孽,眼下,又是出了少羽这个家伙,九级境界连续打死两个天位高手,今天的事情一旦传了出去,少羽马上就是青州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事迹也将被青州人人人传诵。”

说到这里,白子歌兀自笑了一下,“萧少羽……真是个有趣的人,青州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样的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其他州的军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