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197章:、其他州的军队。

《狂徒》

第197章、其他州的军队。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子歌撩开少羽的衣裳,仔细的检查过伤势后不由皱起了眉头,“被五长老的本命珠所伤,伤势非常重,如果单单是被五长老的本命珠所伤,我尚且还可以花费一些代价将五长老残留在少羽体内的本命幽蓝驱散,从而将他的伤食完全治愈。但五长老在他的本命珠内灌入了化物散,事情可就变得复杂多了,化物散是世界上最毒的三大毒药之一,天地奇毒,这世界上恐怕除了千湖圣医以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将化物散的毒解开。”

白子歌还是将手贴在了少遇的后背心,一边喃喃说道,“化物散乃天下三大奇毒之一,无时不刻的在分化吞噬少遇的肉身,只不过他身体内蕴涵了生命之水,靠着生命之水的强大恢复再生能力才勉强和化物散的药力抗衡,保持身体的完整,否则,换了其他人,只怕所有变成粉红色的身体部位都要被分化吞噬,最后直接消失掉。少羽这个家伙,是个奇人……我白子歌还没看过像这个家伙这么奇怪的人。”

想着这些,白子歌不由笑了笑,随即收起双手,深深呼吸,“本命珠的力量和化物散的药力联合在一块儿,一起破坏了少羽体内的骨脉和血脉,我的幽蓝虽然可以强行打通他的骨脉和血脉,当如此一来,少羽的骨脉血脉也将被我的幽蓝冲碎掉,而且我的打通也只是一时的,化物散和本命珠的力量很快又会将他的这些脉络重新封锁住,起不到什么很大作用。他完好部位我已经梳理好了,接下来要靠他自己的意志醒过来。”

白子歌调息片刻后靠在马车里面休息起来,白梦和郭子成不时的掀开窗帘看望里面的情况,也都各自摇头。白梦和郭子成一路聊着天,一边朝朝阳郡的方向驰骋而去,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的过去。

“白梦,说句心里话,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天赋在青州年轻一代中算得上是拔尖的,以前总是心高气傲,眼高过顶,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我才感觉到什么叫做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郭子成仰天长长感叹一生。

白梦好奇的看着这个剑圣门下年轻一代弟子中排行第五的顶级高手,十六岁的九级后期境界,这个成绩放到青州任何一个地方,都算得上是佼佼者了,一个如此人物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复杂,白梦和他平时非常要好,便问道,“我心目中的郭子成大侠,你今天怎么发出这样的感慨了,这和你平时的风格不符啊。”

郭子成看着苍穹,只见其上零星点点,“以前我以为我很厉害,直到上一次我主动上青城学院去挑战明月,结果那一次我输了,虽然我感觉明月得了运气,但事后仔细想想,其实还是我的实力不够。到前两天,我更是亲眼看见少羽以九级后期的境界战胜了天位级别的五长老,但还是在三天之内连杀两大天位高手,少羽他也才十六岁啊。”

白梦淡淡笑了,“有件事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就在半年之前,我去参加朝阳会武的时候,曾和付楠去秦川猎杀怪兽,那时候我在山林间就碰到了少羽,他只是一个初入六级一般人物,但是在朝阳会武上,他以六级境界挑战七级高手,在战斗中突破到七级境界,最后更以七级境界的修为战胜了八级境界的慕容十航。朝阳会武到现在不过才五个多月的时间,他已经成长到了可以战胜天位高手的程度了,而我却依旧还在八级境界内徘徊,他这个人,成长的速度太快太变态了。”

郭子成淡淡一笑,“他身上有着很多我们都没有的东西,他的心智非常的成熟,而且思想,意识,心态都比一般人要强大完美得多。”

白梦感觉到郭子成语气里的一丝不快和惭愧,便安慰道,“师兄,其实你已不差了,只是有些时候还需要摆正心态,我相信你迟早会突破到天位境界的。我们已经赶了三天的路,而且速度很快,再有几天,我们就要到朝阳郡了。”

郭子成点点头,然后脚尖在马车上一点,整个人便射了出去,“我去前面探路。”

白梦掀开窗帘探进头去,见到白子歌在就地打坐,而少羽依旧在一旁躺着不动,“少羽怎么回事,已经三天三夜了,还没醒过来。”

“白师姐,少羽他是不是……”白梦不由开口问道,一个人睡了三天三夜不醒来,任何人看了都会担心的。

白子歌缓缓睁开眼来,淡淡说道,“没事,他的身体同时被本命珠和化物散重伤,此刻需要调理,他体内有生命之水,一时半会死不了,继续让他睡一段时间就好了。之前的战斗把他肉身的所有潜能都消耗干净了。”

白梦这才放下心来,“这三天我们赶路赶的很快,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三天三夜就可以赶到朝阳郡的东门了。”

白子歌点点头,意思是她知道了,白梦又道,“白师姐,你应该听说过少羽被青城学院招收之前曾经是朝阳郡鼎剑阁的弟子吧?”

白子歌微微想了想,说,“恩,的确如此。我对少羽的情况比较关注,他在朝阳会武的半决赛上以七级的水平同时战胜两名七级高手,分别是田中和慕容百合。在决赛场上以七级水平战胜了八级境界的慕容十航。少羽在进入鼎剑阁之前还曾经是萧府的人,不过被萧府的人赶出去了。”

白梦连连点头,“不错,白师姐好记性。就在少遇进入青城学院的时候,鼎剑阁的杨真玉和萧府的暮清也被我们剑圣门所招收。”

白子歌点点头,“杨真玉现在是八级极限,暮清则是刚进入八级不久。是八级初级的水平。这又怎么了?”

白梦道,“这一次杨真玉和白梦也都回到朝阳郡过年节了,其他的两个剑圣门弟子王纲和田中也都回到朝阳郡了。到时候我们办完事情,要不要去见见这几个小师弟师妹?”

白子歌淡然一笑,“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专心赶路。”

“是”白梦放下窗帘,重新站带外面赶起了马车,马是汗血宝马,日行三千里的宝马,虽然带着马车,但跑起来依旧飞快。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少羽在这期间也醒了过来,当他理智的知道自己的情况之后并没有表现得特别激动,相反,听完白子歌对他身体伤势的描述,少羽很平和,只是惨然的笑了笑。

白子歌倒是没有料道少羽会这么冷静的面对自己的伤害,看到少羽听完自己的叙述后还能这么平静,白子歌心里有个地方居然震动了一下,她看少羽的目光也和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她的确是被震惊住了,‘就算换作是我,在得知自己的身体残废了一半后,也不可能表现得这么平静啊。’

就在这一刻,白子歌第一次对少羽这个人产生了一丝不同的感觉,她在少羽身上看到一丝自己都没有的东西,甚至感觉到少羽这个人,有点可怕。

‘少羽真正的可怕不在于他现在有多么的厉害,不在于他成长得有多快,更不在于他在三天之内连杀两大天位高手……他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他有一个两几百岁的老人都没有的心态,心态,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白子歌内心的想法自然不会表露出来,她只是轻轻一笑,表现的从容大方,“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你自己的身体以后无法恢复?”

少羽挥了挥那只尚且完好的右手,“我的右手不是还可以用么,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有信心自己会强大起来,只要心还在,就一切都还有希望……不是么?”

白子歌看着少遇脸上那丝笑容,她仿佛理解到少羽这丝笑容里面蕴涵的坚强,他的笑容是真诚的,可是,一个人要在知道自己的身体近乎残废之后还能露出如此真诚的笑容,他的内心……到底该有多么的强大啊。

白子歌淡淡笑了,“你说的对,只要心还在,一切都还有希望。心还在,希望就在。”

就在少羽和白子歌畅聊的时候,郭子成忽然从前方赶了回来,远远便叫道,“不好了。”

白梦道,“怎么了?”

郭子成一把掀开马车帘布,“不好了,朝阳郡东门外集结了大量的军队,而且……都不是青军。”

“什么?朝阳郡东门外集结了大量军队,而且还不是青军?”白梦顿时吃了一惊,就连少羽和白子歌都吃惊了。

郭子成连连点头,“不错,我知道青军的标志和军旗,但是那里的军队并非青军,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准备要攻城了。”

白子歌道,“最近青州被兖州和易州夹击,没想到战事已经波及到朝阳郡了。”

少羽道,“朝阳郡是青州的北大门,一旦朝阳郡失守,易州的军队就会开进青州的土地。”

(下一章,八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潮阳郡郡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