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00章: 郡守李严

《狂徒》

第200章 郡守李严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郡守是个五十多岁年纪的人,比少羽整整大了一倍。两个辈分的人之间本来存在代沟,但是少羽在和郡守谈论的过程中却惊骇的发现,这个有着五十岁老龄的人,和自己交谈起来却十分的平和,给人平和的感觉,谈话轻松愉快,少羽都甚至要以为坐在眼前的是个慈祥的纯朴老人,和之前那两个侍女讨论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感觉归感觉,少羽还是心存怀疑的,对眼前这个老人更加的注意了。

郡守拿起茶壶继续给少羽倒满茶,一边说道,“对策倒也谈不上,只是从目前的形势中,我分析出这么个趋向。你知道,我只是一个郡守,相当于是一个地方官府的头目,自从青侯开创新制度开始,地方官府和军队便被隔离开来,青州内所有的军队都只在青侯手里,我一个郡守,是不能够私下里蓦养军队的,面对益州军队的袭击,我们虽然奋起抵抗,但以我们郡守自己的那一群士兵,又怎么可能是益州精良正规军的对手。”

郡守李严勤勤恳恳的说着这些话,话语之间带着一股无限的无奈和忧伤,从一个老人口中说出来,让人感觉到极大的同情,仿佛眼前的这个老人为了朝阳郡的事情已经心力交瘁,奔上奔下,费尽了劳力似的。

少羽也受到郡守李严这种气氛的影响,这种感觉让少羽心里有点不舒服,便开口道,“你是这里的郡守,对于朝阳郡的事情再了解不过了,这一次青周面临益州和兖州的夹击,战事非常吃紧,前方的战士也都全部上了战场,朝阳郡这个地方地理位置至关重要,万不能失,郡守大人有什么良策?”

李严一把将杯中的茶倒进肚子里,怅然道,“我之前组织过多次大规模的的反击,结果因为参加战斗的人都是壮丁,从未上过战场,没有战斗经验,无组织无纪律,一到战场上就兵败如山倒,根本不是益州正规部队的对手,几次下来死伤惨重,我现在都只是紧闭城门,从不迎战,不是我不想,而是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军队啊。”

少羽仔细的凝望着眼前的这个老人,半晌才道,“可是我听说青侯虽然不允许十三郡的郡守私下蓦养军队,但是却给每个郡配备了三十万的正规部队,用来维护郡城里的日常治安,另外青侯还每两个郡中间设立了军区,每个军区的战斗力都超过百万军队,郡城一旦受到敌军袭击,可以立即禀报附近军区,由军区的上将军或是大统领亲自摔兵援救,这个制度很好的保卫了各个郡城的安全,郡守大人刚才的苦衷我都理解,但是你完全可以通知附近的军区,由军区的军队出面攻击敌军。”

少羽在上任铁骑兵百夫长之前,把青军的所有情况都痛读了一遍,而且少羽从小就喜欢舞弄兵法,更是在上任之前请教过青如玉整整一个晚上的兵法谋略,让他受益匪浅,对青州内的形势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对于青侯当初建立新的管理制度,少羽自然了解得很透彻。

李严摇摇头,“来不及啊,益州军队在郡城东,南,西,北个方向都驻扎了军队,而且军力都不弱,每个城门外的军力大概在一万人左右,另外在一百里外还驻扎着三大上将军的十万兵团,互相救援,形成犄角之势朝朝阳郡包围过来,我们的线人根本传不出话去。另外据哨兵回报,八百里外的军区正遭到益州大部军队的围攻,现在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要想借军区的力量来解朝阳郡的围,恐怕是不太现实了。”

少遇听他娓娓道来,感觉句句都在情理之中,“如郡守大人所言,朝阳郡如今形势非常紧迫,危机四伏。”

郡守李严道,“可不是么。这也是最让我头疼的地方,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情况越来越糟糕,百里外的三大十万兵团最近似乎正在准备有大动作,一旦向朝阳郡奔腾过来,那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少羽也感觉到了朝阳郡的局势非常的紧迫,当下道,“郡守大人见多识广,面对这样的情况却在这里悠闲的喝茶,想来心周已有对策吧?”

郡守李严摇头苦笑,“形势很简单,恐怕连你都看出来了,眼下要想解救朝阳郡,非常的困难,想靠军区的兵力开退敌,已经不可能了,再说青侯本身的兵力现在也都被牵扯到战事之中,恐怕也抽不出兵力来援救这里了,要想解朝阳直困,只有一个办法。”

少羽问道,“什么办法?”

李严目光冷峻起来,一改老人柔弱的风格,这一刻,他变得无比的坚毅,“只要青侯接触禁军令,允许朝阳郡自己招募士兵,训练战士,并自己把战士送上战场。只要青侯更改这一条铁律,我李严就有退敌的信心和把握。”

李严的话说得很慢很坚决,同时也说的很平淡,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诚然,他这话听在少羽耳里,虽然感觉有些唐突,但是思索再三,却也觉得其中有一定的道理,“这等于就是说青侯重新赋予李严这个朝阳郡郡守军权,让李严有权利决定军队的诞生,运作。仔细想来,这似乎的确是一个解决目前燃眉之急的办法,这一点我这个百夫长也不否认。”

少羽深深呼吸,说道,“郡守大人,你的意思是……要青侯放权于你,让你重新掌握兵权。”

李严坚决说道,“不错,如此以来,我便可以自己主宰军队,光明正大的招募军队,训练战士,短短一个月内我就有把握训练出一支五十万的正规部队,而且战斗力相当可观。抵御益州军队,我很有信心。”

少羽又问,“那郡守大人把这个想法和青侯说过了么?”

李严道,“说过很多次了,在一个月前情势危急的时候我就写信给青侯,要求青侯放权,让我放手去做,只有放权给我,我才能发挥出一个郡守大人最大的作用。但是青侯却一口拒绝,之后我上了几道书信,都被否决了。”

说到这里,李严忽然深深的看了一眼少羽,语重心长的说,“你是青军铁骑兵的百夫长,你懂战争。战争这东西,要么就青侯自己派军队来解决,要么就放权于我,让我放开手脚去做。否则我这个郡守在战争上只是一个空架子,左右呼唤不动,形同虚设,有与没有都无多大区别。我希望百夫长你回去的时候可以和青侯好好的陈述利弊,希望他会转变主意。”

少羽心里这才明白过来,心头不由暗暗说道,“果然是只老狐狸,和我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还主动给我泡茶,原来就是为了请我去当说客,说服青侯放权于他,他好借此机会重新掌握兵权,真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狐狸。”

恍然之间,少羽仿佛明白了一切,他仿佛明白了为什么之前侍女们害怕他,原来他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显山不显水的,差点把自己都给骗了。

少羽心里这么想,但是脸上还是表现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道,“恩,郡守大人用心良苦,而且这段时间心力交瘁,我一定会把情况如实的禀报给青侯,同时请青侯放权于你,好让郡守大人放开手脚做事,抵御益州大敌。”

“知我者,少羽也,来,我这个做郡守的敬你一杯。”李严主动敬了少羽一杯,可见此刻的他有多么的兴奋了,“我可是知道你以前也是朝阳郡里出去的人,今年的朝阳会武冠军,便是你萧少羽。我和你师傅风清阳也算有几分交情,同时和你父亲萧天河也算交情不错。以后你也别郡守大人郡守大人的叫了,你就叫我一声李严叔叔吧,听起来亲切。”

少羽道,“好,李严叔叔,感谢你今日对小侄的这番指点,今日对小侄的直待,值得我受用一生。”

少羽不愿和郡守李严继续呆下去,便问起来羽团的事情,不想李严很热情的告诉少羽,“羽团的人就在郡城里面,好吃好喝的招待着,青军铁骑兵的人,你叔叔我可不敢怠慢啊。”

少羽道,“他们都是我的生死兄弟,恳请李严叔叔让我们团聚,我很想念他们了。”

“好,果然是个情深义重的人,我随后就吩咐侍卫把他们带到你所在四合院里,让你们早日团聚。”李严很热情的说。

少羽道,“那就谢谢李严叔叔了,另外,铁骑兵第十万夫长莫飞让我带了十个箱子过来,我都让侍女搬到宫殿门前了,差不多此刻应该到了。”

“青军铁骑兵第十万夫长莫飞稍了十个箱子给我,此刻就在殿前?”听到莫飞两个字,一向镇定的郡守李严也有些惊讶。

少羽道,“请李严叔叔随小侄一块去看吧,就在门口。”

(李严是个人物,而且很有内情,所以才废这么大功夫来描写这个郡守。)

……本章完结,下一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