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02章:、蓝衣女子

《狂徒》

第202章、蓝衣女子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府就在朝阳郡郡城之内,距离郡守府第约莫四百里的路程,四人赶路,因为是下午出发,才赶三百里路程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道路变的泥泞起来,马车无法行走,四人只得在附近找了一个旅馆住了下来,待明日再走。

旅馆条件还不错,但是价格非常昂贵,白梦本不愿意在这里住,奈何这是附近五里内唯一的旅馆,没有选择,即便是价格昂贵也只好暂时住了进去。

旅馆是一栋五层高的大楼,大楼后面还有一片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栽满了大树,触不知有多少面积,远远望去不见尽头。傍晚时分,旅馆一楼大厅里只坐着寥寥数人,想来都是赶路突然遇到大雨,无处躲藏前来投宿的客人。

大厅里面有二十多张餐桌,规模很大,但此刻却只有四个桌子坐了客人,附近一带的常客因为大雨根本没有办法来这里吃饭,少羽四人订好房间后随意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少羽看也不看,直接点了几个菜,然后吩咐服务生去上菜,白梦见他动作飞快,也没征询自己这方三个人的意见,不爽的问,“好歹也有女人在这里,你怎么好意一个人做主,连问都问我们,太没有修养了。”

少羽不慌不忙的说,“我以前经常来这家旅馆吃饭,这里主要是提供住宿,但是饭菜真做的不怎么样。这里的老板是个女人,非常扣门,舍不得花钱请大厨,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人到这里来吃饭。现任的厨师很一般,就刚刚我说的那几道菜味道不错,其他的……”

说到这里,少羽摇摇头,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郭子成和白梦对望一样,皆都哑然,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隔壁桌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胡说八道,事情根本不是你说的这么回事。这里的厨师在三个月前就换新了,新来的厨师十八般厨艺样样精通,你刚才点的那几个菜并非特色菜。”

少羽一惊,不由抬头看去,只见对面桌上赫然坐着一个女人,女人面对着自己,初一看并不觉得奇怪,但是仔细再看,却发现这个女人很不一般,蓝色衣裙下面衬托出的是一个天真无暇,美丽无双的女子,看她岁数也不过十五六岁。最主要的是女子脸上披着一层淡蓝色的轻薄面纱,遮住了她的面貌,纵然如此,少羽丝毫不怀疑在这面纱下面隐藏着的会是一张美丽无双的脸。

看到少羽看过来的目光,那女子丝毫不回避,很坦然的迎上了少羽的眼睛,当她看清楚少羽旁边的白子歌时,整个人不由震了一下,然后白子歌和那女子的目光便交接在一起,良久才分开。

女人爱美,美女们见到可以威胁到自己容颜美貌的女人时,总是免不了嫉妒,少羽就闻出来白子歌和女子刚才目光交接时候的嫉妒。

蓝衣女子移开目光后用一种风铃般的声音对少羽说道,“这位公子,想来你对朝阳郡也有一定的了解,之前那位厨师在这里做了十年,却在三个月前离开,公子很久没回家了吧。”

少羽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朝阳郡的人?”

蓝衣女子说道,“你说话的时候带有朝阳郡的口音,虽然你的汉语很标准,但如果仔细听的话还是听得出来。”

少羽赞道,“姑娘是个仔细的人,连这点微妙的区别都未能瞒过你的眼睛。”

蓝衣女子笑了,“公子客气了,看来你的朋友个个都不是一般人,你旁边的这位女侠不但容颜绝丽,年仅十六岁就已经成就了天位三阶的境界,不久便可能进入到天位四阶的境界。女侠身上带着一股强烈的冷意,和剑异常符合,若我猜不错的话,阁下就是剑圣门下年轻第一弟子白子歌吧。”

白子歌一惊,之前他对这个女人只是略觉得好奇,但是蓝衣女子说出这番话之后,却让白子歌大为吃惊,“她居然看出了我的年龄,修为,她连我不久将进入天位四阶都看出来了,真是个了不得的人,而我却一点也看不透她。”

白子歌淡淡开口,“姑娘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蓝衣女子说道,“世界一切事物莫过于过去,现在,将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逃脱时间的摧残。我自然是看出来的,至于阁下的名字,我自然是猜出来。青州内有四大妖孽,个个都是十六岁的天位高手。在四大妖孽之中,只有两个是女人,一个是青城学院的青如玉,另一个则是剑圣门下的白子歌。你一身剑气,气质冷傲,自然是剑的修炼,自然就是剑圣门下的白子歌了。”

白子歌忽然忍不住拍了两下掌,每拍一次掌她就说一个字,“精妙,分析的精妙,鞭辟入里。阁下既然看得出我的情况,可我却对阁下一无所知。”

蓝衣女子深深说道,“人世百年匆匆,恍如一梦。在下名字里有个梦字,更多的信息我却不能告诉你。相遇即是有缘,我有一句话想要叮嘱你,不知道阁下愿意不愿意听。”

白子歌沉默半晌,最后说道,“洗耳恭听。”

蓝衣女子说道,“你虽然贵为剑圣门下年轻弟子中的翘楚,但你这一行,我却告诉你大树招风。飓风过岗,伏草尤存。”

“飓风过岗,伏草尤存。”白子歌仔细的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越是分析理解,越是感觉到她这话里面蕴涵着的深意。

蓝衣女子已然起身,他旁边的一个大汉也跟着起身,随着蓝衣女子一道上了楼梯,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菜味上桌,白梦和郭子成却胃口不错,毕竟赶了大半天的路,的确是饿了,但少羽和白子歌却没有什么胃口,只是草草扒了几口饭便放下了碗筷。

少羽想的是,这是哪家的女人,好生有气质,虽然面纱遮着相貌,但是更加的衬托出其高贵脱俗,而且心思细腻,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一言就看出了白子歌这种人物的厉害关系,太了不得了,这个女人,仿佛能知过去未来。

白子歌惊讶的是蓝衣女子最后说的那句话,“飓风过岗,伏草尤存。”,这话仿佛是在警示自己做事要尽量保持低调,不然会有意向不到的灾难。这一次我不过是来送个信件给萧天河,出门前师傅居然千叮咛万嘱咐,这一次连蓝衣女子也这么说,莫飞这个信件里当真蕴涵着不可预知的危险。白子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她断然不会放在心上,偏偏说话的是自己的师傅和一个高婶莫测能够看透自己修为的女人。白子歌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伸手到腰间摸了摸那封信件,依然还在。

饭后,四个人上楼回到各自的房间,白们和郭子成的房间连在一起,少羽和白子歌的房间连在一起,夜深时分,少羽展转难眠,怎么都睡不过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小影不在,这段时间还真是过的落魄,不过也好在小影没跟着一起来,不然……只怕又要遭到白虎帮五长老的毒手了。小影这丫头,还是实力不够啊,大哥现在也没实力保护你……以后大哥强大了,天天带你去玩。”

便是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少羽起身开门,只见来人是旅店里的服务生,少羽皱了下眉头,“怎么了?”

那服务生拿出一封信件,递给少羽,“你就是萧少羽公子吧?”

少羽点头,“恩,我就是。”

“这是你的信,刚刚有人送到旅店,嘱咐我一定要连夜把信交给你。”那服务生很诚恳的说。

少羽接过信冲他挥挥手,“谢了。”

少羽也没有关门,就在门口打开信看了起来,这么晚了,谁还会送信来呢,知道我行踪的只有羽团的兄弟……莫非羽团出事了?不太可能把,羽团居住在郡守府里,怎么可能会出事。

打开信件,上面开篇写着:百夫长,我是参谋张虎,有件事紧急通报。在上次逃亡的时候,印小月被五长老强行抓去,但是后来我们来到郡守府的时候,印小月却比我们先一步赶到,我问过她途中发生过什么,她只字未提。五长老明明抓走了她,却为何无缘无故的把她送还……这事很有蹊跷,张虎思索再三,还是觉得要将此事禀报百夫长。

“原来是这样……上次我杀死五长老的时候,也未见到印小月在他身边,就方圆和刀疤都不见了人影……没想到他们主动放还了印小月……好生奇怪,下次我主动去找她谈谈。”少羽并未太放在心上,收好信件后便出了房间。

旅店后面适宜片很大的后院,一眼望不到头,此刻雨已经停了,少羽一个人漫步在林子里,闲散着步。

便是在这个时候,少羽忽然听到前方有一阵细微的声音想起,这么晚了,谁还不睡觉。

带着好奇的心,少羽顺着那声音走了过去,片刻后看到前方有淡淡的蓝光闪起,看清楚眼前的场景后少羽不有大吃一惊,“原来是她!”

(下一章,七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少羽的身份(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