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04章:、少羽的身份(下)

《狂徒》

第204章、少羽的身份(下)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少羽的念头里面,他并没有多少关于赤帝的概念,毕竟赤帝所建立的九州王朝是二十年前的时候,少羽懂事开始,九州王朝就被分裂了,重新分裂成如今这种诸侯割据对立的局面,九大州,九大王侯各持军队,互相对立已经十几年了。赤帝的故事在少羽的意识里只相当于一个传说,一段历史。

少羽当然知道赤帝是四千年以来的第一人,也是四千年以来唯一一个能够将九州大陆九大州全部统一的人,这个人,是千年不世出的奇才,纵横天下所向披靡,为万世人敬仰膜拜,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在九州王朝建立第五年的时候,赤帝出了意外,失去赤帝这个主心骨的支撑,九州王朝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土崩瓦解,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蓝衣女子目光清澈得可以倒映出少羽的影子,就这么安静的望着少羽,缓缓的说出那一句话。

少羽整个人都愣住了,片刻后忽然笑了出来,莫名的笑了出来,“姑娘,这种玩笑可乱开不得,万一我们的对话被别人听去了,我可是要遭殃的啊,我和你无怨无仇,你犯不着这么陷害我吧。”

蓝衣女子仿佛早料到少羽会是个表情,并不惊讶,而是淡然的看着少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少羽继续说道,“我是萧天河的儿子,我是萧府的三少爷,我父亲是萧天河,你这话……可是开大玩笑了。”

蓝衣女子笑了一下,虽然少羽看不见她的脸庞,但是少羽分明感觉到蓝衣女子的眼睛在笑,“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也不指望你相信我这个陌生的话,我只是告诉你,给你提一个醒,如果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让你有个心里准备。”

蓝衣女子声音很平淡,语气更是平静如水,仿佛是叙述一件没有任何争议的事实,“不管你信与不信,事实就是如此。千湖圣医这一生只受过一个人的恩惠,她也只敬重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的父亲——赤帝。也正是因为你父亲是赤帝,所以你才天生没有心脏,所以千湖圣医才会在你出生的时候帮你点燃了延续生命的引子,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你十五岁的时候千湖圣医才会再次去找你,指引你前方的路。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赤帝才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千湖圣医两次离开天山寻找你……便是四大仙门的门主,千湖圣医也不太可能给他们这么大的面子。”

少羽渐渐的听着,少羽的心态很好,即便不相信蓝衣女子说的话,但是仔细听听还是有好处的,“千湖圣医应该是一个医生,一个医生的威望怎地有如此之大,按你所说,真正主宰如今九州大陆的并不是九大王侯,而是和幽蓝殿齐名的四大仙门……如此看来四大仙门应该是非常了不得的门派,为何连四大仙门的门主都请不动千湖圣医,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吧。”

蓝衣女子摇头道,“错了,如果你简单的认为千湖圣医只是一个医生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医者的最高境界并不是起死回生,而是把脉生死大门。而千湖圣医就把脉着人间和冥界的大门,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天生没有心脏能够活下的原因,千湖圣医将冥界的某个灵魂的力量通过某种特殊的渠道牵引到你的身上,维持你的血液流通……因为千湖圣医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打通冥界幽灵和人间完物的人,她是医者,却又似死神。四大仙门门主的修为固然惊天动地,但就凭千湖圣医这一点,他们也必须尊敬于她啊。”

蓝衣女子的话少羽并不是听得太懂,但是少羽也隐约的感觉到了千湖圣医这个人的威望和能力当真是非常恐怖。少羽深深点头,在心底里再不敢对千湖圣医有任何小视,“诚然如此,那你说的话……似乎有理有据?”

蓝衣女子道,“我只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于你,至于相信不相信,那必须由你自己去决断,去定论。不过,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父亲萧天河,其实萧天河并非你的亲生父亲,萧天河是赤帝身前的亲信,赤帝临死的时候将你托付给萧天河,萧天河才将你视作亲生儿子,隐居在朝阳郡之中。”

少羽心里非常震撼,但是表面上他还是摇头反对,“不可能的,你说的话虽然有理有据,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蓝衣女子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么?”

少羽摇头,“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如果姑娘愿意说,少羽洗耳恭听。”

蓝衣女子说道,“因为你现在名气越来越大,将吸引越来越的人对你注意,包括青州内的一些顶级强者,甚至是九州大陆其他州郡的顶级强者,这些人眼光异常毒辣,一旦有人在你身上看出一些端倪,那可就不妙了。”

“有何不妙?”少遇顺水搭桥的问。

蓝衣女子说道,“九州王朝的覆灭和四大仙门,九大王侯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他们联手摧毁了九州王朝,甚至连赤帝的死都是被他们陷害的。你是前朝少主,一旦身份公布出去,四大仙门,九大王侯,所有的势力都会拼尽了一切要杀你,你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最大的威胁……没有人允许一个前朝的少主活在世界上,不然,他们这些人睡觉都不得安宁。”

冷汗!听了这番话,少羽背后都流了一身的冷汗,全身的衣服都湿润了。九大王侯,四大仙门都将顷尽一切力量来追杀自己!九大王侯和四大仙门将不惜一切代价来追杀自己……少遇想想这句话,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这就意味着会有成百上千像剑圣青侯这样的人来追杀自己……那种场面,少羽简直不敢想像,到时候会是怎样一副惊天动地的场面。

蓝衣女子看见少羽的表情,淡然笑了一下,“怎么?怕了?”

还别说,少羽心里的确是怕了,换作任何人都会害怕的,少羽现在连天位境界都没有达倒,一旦面对如此恐怖的追杀,谁能不怕?少羽干笑了两下,将心里的震惊压了下去,“如果真的如你所说,害怕也没用,没有人会可怜你的。不是么?”

蓝衣女子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显然是认同了少羽的这番话,少羽继续问道,“姑娘,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这些,又为什么要找上我并把这一切告诉我?还有,你的修为我一点头看不透,但是你给我的感觉是,你的修为并不在白子歌青如玉之下。”

蓝衣女子沉没了片刻才说话,“我说过,我只不过来给你提一个醒,让你早做准备。至于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如果你的命够长的话,我们以后还会有在一起共事的机会。我的名字里带有一梦,柳梦璃。我来找你的愿意,以后你自然会知道,我现在告诉你,你也不明白。”

“柳梦璃……”少羽喃喃的念着个名字,好一会都没有说出话来。最后蓝衣女子迈着脚步朝少羽缓缓走过来,“你现在还很弱,虽然你在三天之内以九级境界的修为连续杀死两大天位高手,但是和当年的赤帝比起来,你比他差了何止千倍万倍,简直如太阳比之萤火虫,不可同日而语。”

蓝衣女子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惋惜和叹气,似乎对少羽的现状并不满意,她边走边道,“你可知道赤帝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事情?”

少羽摇头,“请柳姑娘指点。”

蓝衣女子的眼神渐渐的变得深邃起来,充满了无穷的回忆和怀念,甚至还带着一股悲伤的意味,“赤帝也姓萧,他的事迹并不广为人知,他是个很低调的人,但是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被大陆上的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十二岁成就天位境界的高手,十六岁的时候已是太乙境界的大高手,十八岁成就太乙第九阶,之后的境界我确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赤帝的修为每天都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增加……这才是真正的武学奇才,千年难得一遇的大枭雄,最后以绝世武力一统天下……那一年,赤帝不过三十多岁。”

少羽倒吸一口冷气,“天啊,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十二岁成就天位高境界,十六岁是太乙境高手,十八岁成就太乙第九阶……呼。”

这样的一个人,少羽听了心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惭愧,向往,自卑,敬仰……连少羽自己的说不上来。

蓝衣女子来到少羽身边,轻轻伸出手,将一个盒子交到少羽手里,“里面有两样东西,一样是我送给你的,另一样,是你父亲的遗物,我费尽五年的时光走遍天涯海角才把它找回来的。如今,我把它都交给你。”

蓝衣女子说完这一切,将盒子送到少羽手里,“今天的话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你回去好好想清楚,自己拿决断,以后行事尽量低调……”

(下一章,十一点前。)

……本章完结,下一章“ 柳梦璃的礼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