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06章:、大家的怀疑

《狂徒》

第206章、大家的怀疑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完成这一切,少羽心情大好,虽然是深夜,他处理好双掌的伤口后边上床睡觉去了,美美的做了一个梦,第二天是被白梦的踢门声给敲醒的。这一觉睡得很死,少羽自出道以来几乎没有睡过像今天这么香的一觉,每次都会自己醒来,但这一次……却是被白梦生生拉下床的。

“你真是的,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现在可是上午十点拉……本来我们八点就要出发的,一直敲你的门没反应,我只好把你给拽下来……真不知道你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地。”白梦将少羽拉下床后,气呼呼的说。

说来也是,白梦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居然在外面等了少羽整整两个多小时,换做别人也是要受不了的。

少羽还在做着美梦,刚刚梦见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仙子,正和仙子聊的火热火热,忽然一只无情的手残忍的把自己从床上扯了下来,少羽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人已经醒了,伸手去擦拭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怎么了?”

白梦本来还想数落他一顿的,奈何这个家伙表现出来的情况实在太叫人同情了,当下心一软,那些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不快的说道,“我和白师姐他们等你两个多小时了,你一个人还在这里睡的心安理得,你好意思啊你。”

少羽昨天晚上实在是太晚才睡,加上晚上伤势恢复,使得少羽心情大好,一晚上连着做了好几个美梦,这才到现在都没有醒来,少羽喃喃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去外面再等我一会儿,我洗漱好马上出来。”

说话的时候少羽还伸了个拦腰,白梦似乎有话要说,少羽连忙说道,“你难道要站在这里看我换衣服?”

白梦脸上一红,不快的跺了下脚,转身一溜烟跑了出去,然后外面传来一声大骂,大骂用的是方言,少羽没有怎么听明白什么意思。

当少羽整理好一切走出房间的时候,只见白梦和郭子成在门口聊天,而白子歌则在大院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坐落,目光眺望着远方,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白梦见得少羽到现在才出来,正有开口说话,当她的目光看到少羽的身体时,不由的张大了嘴巴,刚到口的话又生生吞了下去,郭子成见到白梦的目光,也是吃了一惊,便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当看清楚少羽的身体时候,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表情和白梦相当。

白梦手指着少羽,连连开了几次口才说出声音来,“你……你,你……你的伤势怎么全好了?天那,你的伤居然全好了?”

郭子成本来也想开口说话的,但听到白梦说话后便附和的连连点头,显然是很赞成白梦的话。

别说白梦和郭子成,就连少羽都被吓了一大跳,他兴高采烈的走出房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白梦和郭子成用一副惊骇无比的眼神看着自己,少羽还真以为自己怎么怎么了呢,自己跟着吓了一大跳,听到白梦问出这样的话来,少羽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气,“我说呢,还以为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几乎是本能的,少羽就想说出昨天事情的整个经过,一想到那个蓝衣女子,想到她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想到她揭开自己的身份,且不论这番话的真假,少羽都不应该把这个情况说出来,思索片刻后少羽转口道,“哎呀,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昨天我什么也没做啊,就是美美的睡了一觉,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伤就好了,要不是你们刚才提醒,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少羽演戏演得特别棒,说话时候表现出来一愣一愣的表情,蒙骗过了白梦和郭子成,他们俩人本来是不相信的,但看到少羽那天真无邪的表情,实在没办法不相信。就连少羽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不会吧,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郭子成开口了,“要知道,你中的可是天下三大奇毒之一的化物散啊,同时还被五长老的本命珠所伤,这两大伤害加在一个地界高手的身上,换做是别人早就死了,你就算有一滴生命之水,但恐怕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恢复?”

白梦连连点头赞同,就连不远处一直在亭子里面坐定的白子歌此刻也朝少羽看了过来,他们都在期待着少羽接下来的话。

少羽想了一下,既然可以开始就装了,就索性一直装到底,他继续露出一脸木然的表情,“我……真的不知道,我记得我昨天上床睡觉的时候我的伤还在,晚上我做了好几个梦,早上醒来的时候,伤就已经好了……我自己都纳闷啊。对于生命之水这东西,我真的了解不多,在这里以白子歌修为最高,你们应该问问她,或许会知道答案。”

少羽善于踢皮球,当下死活把白子歌给拉了进来,白梦和郭子成大觉少羽的话有道理,两人都转过头看向白子歌,希望从她身上寻找答案,其实不知是少羽故意引开了他们两人的注意力。

对于这一切,白子歌并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眼前的这个少年,看着少羽在那里盯着自己,半晌才道,“这个问题我也不太清楚,我们事后在慢慢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吧,或许少羽真的是因为体内的生命之水才恢复的。我们上路吧,还有一百多里就要到到达萧府,现在大雨刚刚停歇,正好赶路。”

白子歌三言两语就给少羽解了围,当下大家也都纷纷上路,还是老规矩,白梦和郭子成在车外赶马车,少羽则是和白子歌坐于车内。这是剑圣门的规矩,白子歌,白梦郭子成三个人,白子歌是大师姐,辈分最高,修为最高,坐马车是理所当然的。而少羽是青城学院的人,对于剑圣门弟子来说是客人,客人自然是要受到特殊待遇的,和白子歌同坐一室并不奇怪。

“白梦,你当真以为少羽的伤势是因为自己身体内的那滴生命之水才复原的?”一直沉默赶路的郭子成忽然开口了。

白梦道,“白师姐都这么说了,那就是这样了,白师姐不但修为高绝,更是见多识广,她说的话你还不信么。不然你以为还是什么?”

郭子成脸上依旧皱着眉头,“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少羽是被五长老的本命珠所伤,更重要的是他还中了五长老的化物散,化物散是天下间三大奇毒之一,普天之下除了千湖圣医之外,再无第二个人可以解开化物散的毒。生命之水固然是天下间最珍贵的宝贝,但是生命之水在少羽体内已经残留很长一段时间了,灵力有很大一部分都融合到少羽的体内了。再说,如果生命之水可以复员少羽的伤势,早就恢复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白梦道,“或许这是生命之水灵力厚积薄发的结果也不一定啊?”

郭子成摇头,“就算是像你说的,这是生命之水灵力厚积薄发的结果,但也讲究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吧,从那日和五长老对战之后,一直到昨天少羽的伤势都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要说在一夜之间就全部恢复,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白梦思索再三,也赞同郭子成的话,“那你到底想说什么?别妞妞捏捏,直接说出来吧。”

郭子成道,“你还记得吧,十年前,我们剑圣门的剑爵师尊本来是要突破到天位境界的,就因为在突破的时候中了白虎帮大长老的化物散,导致突破未成,伤势一直延续了很久,剑爵师尊自从十年前到现在,一直都很低调,再也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也不知道剑爵师尊现在到底到了什么个水平。但是剑爵师尊的天赋毅力绝然不在白子歌师姐之下,结果都被化物散的毒给害了,少羽虽然天赋极高,但和白子歌师姐和剑爵师尊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连剑爵师尊这样的人都被化物散害苦了,可见化物散的毒有多么的可怕,少羽他……没容易就解毒的。”

白梦似乎想到了什么,当下脸上一阵青白,最后默然的低下头去,“那么,郭子成师兄,你说,你对少羽有什么看法?”

郭子成道,“我听剑爵师尊说过,九州大陆一共只有九滴生命之水,每个州只有一滴,九滴生命之水组合在一起就是生命原珠,是千湖圣府的的无上至宝,传说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无限的延长,无限的再生,只要得到生命原珠,便可以达到不死不灭的境界,直比传说中的乙太不灭体。后来因为千湖圣府出了意外,生命原珠分化九滴,分别落在九州大陆的各大州郡。分化之后的生命原珠便是现在人们口中说的生命之水,生命之水的厉害再于叠加而不在于单个。一个人得到第一滴生命之水,身体恢复能力虽然灰大幅度提高,但限度很低,如果他得到第二滴生命之水,那么恢复能力将远远超过两滴生命之水恢复能力的加和,这就是叠加效果。”

看到白梦脸上还有疑惑,郭子成继续解释道,“比如一个常人的恢复能力是1,那么一滴生命之水的恢复再生能力将达到1000,如果一个人同时得到两滴生命之水,那么他的恢复再生能力不会是2000,而将远远超越两千这个数值,可能是10000甚至更多,如果一个人同时得到九滴生命之水,这九滴之生命之水将在人体内自动形成生命原珠,不死不灭。”

白梦听得大呼一口气,“你的意思是说,少羽可能得到了第二滴生命之水?”

郭子成道,“不错,如果昨天晚上少羽没有碰到千湖圣医的话,那么他应该是得到了第二滴生命之水。”

白梦目光瞪得很大很大,“这世上只有九滴生命之水,多少天位高手都梦寐以求的至宝,少羽居然一个人得到了两滴……”

郭子成摇头轻声道,“这话千万不能传出去,一旦传出去,少羽将会有生命危险,因为有太多的天位高手想得到生命之水了。”

白梦点点头,没有说话。

……

马车里面,白子歌就地打坐,并不关注少羽,少羽本身也想知道昨天的生命之水帮助自己提升了多少修为,便也打坐入定起来,内视自己的身体,最后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惊叹,“身体的恢复再生之力比之前强大了十几倍,当真是不可思议……虽然我现在的肉身极限力量仍旧只有一磅,但是在如此强大的恢复再生能力之下,我完全可以在爆发出六十四倍的极限力量后,身体会在瞬间恢复,接着爆发第二次……身体的恢复再生能力太强大了,十万斤的幽蓝,一共一百一十万斤的肉身力量,加上肉身力量可以在瞬间恢复,足够我用了……便是现在让我再一次面对五长老这样的高手,我也有一战之力了,不至于像上次那么落魄。”

“更为奇怪的是,我的血液完全的由鲜红的血液变成了红色的精血,按着《圣经》上面的说法,这应该是炼血成精的过程。自从我的血液开始发生变化开始,我的肉身力量和幽蓝力量就再也没有提升过,不管我平时怎么淬炼身体,肉身力量和幽蓝力量都没有再提升过……虽然血液发生变化之后,流动性和流动速度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但似乎对我的身体并无多大的利处……《圣经》是一部旷古绝今的奇书,可以让身体强大到魔神妖皇的地步,魔神移山填海,妖皇只手遮天,这些可都不是传说,而是铁铮铮的事实。可惜我连入门的心法都摸不准……”

“剑心通明自从摸索到百步飞剑之后,也再没有半点进步,就连百步飞剑这一层本身的剑法,我都只是凭着感觉在摸索,还并不熟悉,我始终感觉飞剑这一层作为是剑心通明的最巅峰剑法,应该不仅仅只有我所打出来的百步飞剑的攻击力,剑法的巅峰,应当是所向披靡,无人能挡的,我所打出来的百步飞剑,只是皮毛……不过我借万物为眼,化出数以千亿万亿计的视角,身法踏上入虚境界的门扛,入虚境界的身法当真是非常的可怕,不单单使得自己可以看出别人招式中的破绽,从而做到别人所认为不可能的必然,做到在箭墙中的穿梭和避让,其实这并不困难。更重要的是,可以让自己的招式变得更为严谨完美,让别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只能硬拼。好比大哥对我施展千重斩,因为大哥本身的视角有限,无法通览全局,打出的剑法有许多连他自己都看不见不知道的破绽,我便可以从这些破绽中穿过去,避过去。但如果我来施展同样的剑法,便可以让大哥躲无可躲,哪怕最平常的剑法到了我手里都成了密不透风的高超剑法,这就是身法在战斗中起的作用。”

“这些天我的速度有了很大的提高,身体速度达到七百米每秒,化念和飞剑的速度都过了千米。修为更是到了地界九级后期了,距离九级极限,九级大圆满境界还有最后一步,只要踏过这最后一步,我的修为便可以达至九级大圆满,从而有了突破到天位境界的可能……最后一步了,只差这最后一步了。”少羽打坐完毕,深深呼吸,睁开眼来,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这最后一步,一定要好好走好,能否踏入天位境界,就看这最后一步了……只要进入地界大圆满,距离天位境界就很近了。”

少羽睁开眼来,恰好看见白子歌也打坐完毕,她目光朝自己看了过来,少羽还没说话,只听白子歌缓缓开口道,“看样子不但你的伤好了,就连整个人的修为也提升了一个档次,可喜可贺。上次连续战胜五长老,六长老,让你心中念头通达,意志更为坚定,这一次进步非同小可,你现在是九级后期,只要再有一次飞跃,你就可以成就九级极限,成就地界大圆满境界,从而扣响天位的大门。”

白子歌眼光很准,一眼就看出了少羽的修为,少羽并不奇怪,白子歌这种人修为莫测,他心里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美人儿,这个女人当真是个绝品,越看越是觉得有气质,少羽都有种不能自拔的感觉了。

白子歌继续说道,“你昨天晚上和那个人见面了吧。”

少羽全身一震,虽然白子歌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但是少羽却分明感觉到白子歌仿佛知道了一切,当下不由皱起了眉头,装道,“你说的是哪个人?”

白子歌道,“就是昨天在一楼餐厅里面遇见的那个蓝衣蒙面女子。”

在白子歌面前少羽也不装蒜,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说道,“白子歌,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说这话,可是需要证据的。”

白子歌兀自笑了一下,“因为如果你的生命没有注入新的‘灵力’的话,你的伤根本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恢复,或者说,根本就不可能恢复,一辈子都不可能。但是你现在一夜间就痊愈了伤势,并且还比之前提升了不少修为,我敢肯定昨天晚上有人在你的生命中注入了‘灵力’。”

少羽问道,“灵力是什么?”

白子歌道,“灵力就是可以强化生命,升华灵魂的力量。”

少羽道,“就算你说的对,那为何肯定昨晚和我见面的是不是别人而是蓝衣女子?”

白子歌道,“你可能没有看出来,那个蓝衣女子可不是泛泛之辈,在整个青州,恐怕也只有她才可能拿得出拥有灵力的东西——生命之水。她把第二滴生命之水给了你,可见她出手之阔绰,就连师傅都没她这分魄力。不过师傅也没有生命之水。”

少羽吃惊了,“你……的意思是什么?为何确定给我吃的就是生命之水?”

白子歌道,“我凭直觉,并且我相信我的直觉。我揣测这个女人之所以将一滴生命之水给了你,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你和她之间有交易,这滴生命之水就当是她给你的交易物品,毋庸置疑,如果这是一笔交易的话,那么这笔交易肯定惊天动地,能够出动生命之水的交易,必定恐怖。第二中就是你和她之间有着很大的渊源,关系非常密切,密切到生死相依,情深似海,只有这样,她才可能将生命之水赠送给你。”

对于白子歌的分析,少羽十分吃惊,少羽第一次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但人好看,这脑子……更是厉害得不得了。

“你刚刚为什么说在整个青州,只有她才可以拿得出拥有灵力的东西?”

白子歌淡笑了一下,“这个蓝衣女子的修为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我猜不错,她至少都不在青侯和剑圣师傅之下,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可能比我想像中的更为可怕,甚至在剑圣师傅之上。能够出手就送出一滴生命之水的女人,必定不简单。”

少羽深深呼吸,“这个女人可能比青侯剑圣都厉害,这也太吓人了吧。要知道,在青州之内,剑圣是公认的第一强者,而青侯是毫无争议的第二强者……一个看起来年轻无比的女人却可能比剑圣还要厉害……”

对于少羽的表情,白子歌一点都不感觉到惊讶,只是轻轻开口,“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将生命之水给你,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一定要加倍小心,出手就是一滴生命之水的女人,不光是你,连我想想就感觉到心头发隐。”

少羽脸色黯然,没有说话。

白子歌淡淡开口道,“好了,过去了就别想了,你的伤势恢复总是好事,再说你体内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你大可放心,再过片刻就要到萧府了,你是萧府的三少爷,让人家看到你情绪低落可不好。”

(七千字大章节。下午还有一章大章节。)

……本章完结,下一章“、兖州的军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