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09章: 疑惑

《狂徒》

第209章 疑惑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千夫长一丝,原先围住少羽周围的战士顿时感觉到恐慌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都说不出话来,随即也不知道哪个士兵大喊了一声“快跑啊。”,那个士兵顿时丢下兵器转身就跑,这一喊,顿时有很多人纷纷跟着逃跑,接着所有的战士也都跟着丢弃兵器逃跑四散,四百个战士,本来千夫长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主心骨都死了,他们军心自然涣散,又有士兵大声叫逃跑,不把战士带跑才怪。

“你给我站住!”刚刚那个什长正要逃跑,忽然少羽大喝一声,声音直直的传入那人的脑海里,声音仿佛锋利的大刀砍在他的心尖,他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

其他战士跑得飞快,快得让少羽怀疑这些战士到底有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这一支军队还是不是兖州的正规军。那什长的身体在颤抖,却是没有再逃跑,而是背对着少羽停了下来,浑身都在打颤。少羽缓步走到那人身前,用手轻轻的敲了下他的脑门,“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果如实的告诉我,我便放你离开,如果你敢说谎,你们千夫长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什长连连点头说是,再不敢有半点反抗,“是是是,你问什么,我都实话实说,绝不半点保留。”什长说话的时候,额头上汗如雨落。

少羽问道,“这个小镇明明是青州朝阳郡的地域,怎么会有这么多你们兖州的军队?你如果敢撒谎,我立刻就蹦了你。”

什长颤抖着说道,“我们的上将军带领十万大军已经从攻破了青州北部的边防线,现在青军正在和我们上将军的部队大战,我们有小部分军队渗透过来,由万夫长带队来到这个小镇,我们占领这个小镇已经有好几天了。”

少羽思索之后点了点头,显然是承认这什长说的话很有道理,“就算你们占领了这个小镇,小镇上的居民可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你们竟然大肆带着战士四处搜刮百姓,男得抓去服役,女的抓去坐陪,这又怎么解释?”

什长额头上的冷汗又多了一层,从刚才少羽的表情上他看得出来,少羽非常憎恨扰民的事情,如果自己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下去,就在什长犹豫间,少羽又爆喝一声,“说实话,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少羽顺手从地面上抓起一杆长枪,然后一枪刺在什长的脖子上,锋利的抢尖刺入了什长的皮肤,丝丝鲜血顺着什长的脖子流落下来,让什长的脸色白如雪纸。

什长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这是我们万夫长让我们这么干的,万夫长这一次只带了一万人攻入小镇,结果在攻占小镇的时候折损了四千战士,万夫长急欲补充兵源,不得不把镇上的壮丁抽入队伍,以补充万夫长手下的军队战斗力。”

少羽眉头皱了起来,“这只能说明你们抽走百姓家庭壮丁的原因,但是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搜刮百姓财富,还有抢夺镇上的女子。”

什长抬头看了眼少羽的脸色,只见少羽的脸色比刚才更为冰冷了,冰冷的脸上带着一股杀气,什长再也不敢生气,只得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战士们长年累月的战斗,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万夫长为了满足战士们的需要,便允许战士们把镇上的女人都抓来作陪,以满足战士们的需要。至于搜刮镇上百姓的财富,万夫长也是有所考虑的,听千夫长的意思,似乎是战士们长年累月的战斗,从来都没有换过新的军服,这一次搜刮镇上百姓的财富,是为了让战士们有了钱以后可以好好的出去享受一把。”

少羽听完后嘲弄的笑了,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这就是你们兖州的军队,和土匪有什么区别?不过这些不是你的错,我也不和你追究,我问你,你们的万夫长叫什么名字?”

什长吓得话都说不顺畅了,身体颤抖得比刚才更为厉害,“这……这……这不是我的错,这都和我没关系,都和我没关系啊。”

他看到少羽眼中充满了杀气,还以为少羽对他起了杀心,不由得身体在往后缩,少羽道,“你只问你,你万夫长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你只要回答我这两个问题就够了。”

什长别无选择,“我们万夫长是兖州内有名的高手,是刚才你所杀死的那个千夫长的亲哥哥,修为在千夫长十倍以上。他就住在萧府旁边的一个大宅院里,整提沉醉女色美酒看上去并不怎么理会军务,名字叫做范云长。”

“范云长,恩,记住了。”少羽将这个名字喃喃念了一遍,然后冲那个什长道,“今天我也不难为你,如果下次让我遇见你在搜刮镇上的百姓,我一定杀了你,现在你可以走了。”

少羽话还没有说完,那人跑得比兔子还快,简直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一个眨眼的时间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不见了人影。

“这里果然发生了战事。”少羽转头对郭子成和白梦说道,“我们快点赶到萧府吧,说不定连萧府都遭到了不幸。”

少羽上马后一拍马屁股,那马顿时受了刺激,大吼一声便朝前面冲了出去,向着萧府的方向赶了过去。

回到马车里面,少羽的情绪一直不太安定,因为太过担心萧府的情况,情绪一直波动很大,白子歌皱了下眉头,“你是在担心萧府的安危?担心这些军队在攻占小镇的同时也对你们萧家下手?”

少羽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美丽女子,在她那如仙子般的容颜之下,少羽感觉道一丝淡淡的关心,当下不由道,“是的,我离开家里有大半了,这大半年来一直没有家里的消息,如今镇子上乱成这样,我真担心家里……”

白子歌摇摇头,“你担心过头了,就算朝阳郡沦陷了,萧府都不会出事。我记得我离开剑圣门的时候,剑圣师傅亲自嘱咐过我几句话,这几句话至今我都记忆尤新,没有忘记。”

少羽疑问道,“是什么话?”

其实他心里看得很明白,能够让白子歌如此听在耳里的话,肯定不是一般的话,听白子歌的口气,这番话肯定不简单。

白子歌说道,“我记得那天晚上剑圣师傅把我叫过去,郑重的把信件交给我,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把信件交到萧天河手里,一开始我并不以为然,但剑圣师傅说过一句话:如果这封信件落到别人的手中,整个九州都可能掀起一场大风浪。同时师傅还嘱咐我一定要注意萧天河这个人。”

少羽听着白子歌的话,感觉到她把话题扯到了自己父亲的身上,不由来了兴趣,“为什么?”

剑圣说的话,那可是很不一般,别说剑圣,就连青侯这个人,少羽见他一面都难如登天,结果见面后青侯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番话。更何况剑圣这样的人。白子歌说道,“师傅嘱咐我,不要看轻萧天河这个人,如果起了什么争执,千万要尊重萧天河,切不可动少年之气,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少羽听完后脑袋里面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白子歌也是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明白剑圣师傅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师傅仿佛知道一些什么,一再叮嘱我要尊重萧天河,千万别惹怒了他……从剑圣师傅的口气里,我感觉到剑圣师傅对萧天河这个人仿佛有所忌惮……师傅是青州之内公认的第一强者,不惧怕任何人,但是这一次却如此嘱咐我,凭借我对师傅的了解,萧天河绝非泛泛之辈。”

少羽听完这些话,心里稍安了不少,白子歌又道,“能够入剑圣师傅的眼睛,萧天河可是个厉害人物,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区区万夫长就让萧府陷入险境,你想太多了。”

少羽听完这些话,忽然间又感觉到不安了,并没有因为听到萧天河很厉害就感觉到心安,在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昨日晚上遇见的那个蓝衣女子来。

蓝衣女子的那番话再次在少羽的脑海里面闪烁不已,莫非她说的话真的是事实?

虽然蓝衣女子说的那番话在少羽听来只是一个笑话,但此刻少羽居然怀疑起了这个笑话来。

白子歌道,“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我都很对师傅送让我转交的那封信件好奇了,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封信件,居然要我亲自出手,而且在离开剑圣门的时候,师傅还对我一再的嘱咐。”

少羽内心更加的复杂了,不光光是白子歌,就连少羽此刻都对信件的内容起了十足的兴趣。他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信件的内容。

少羽心里默默的想道,“这信件的内容会不会和蓝衣女子的那番话有关联?莫非信件里面说的就是我的身份?”

……本章完结,下一章“、挑战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