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19章:、白子歌突破

《狂徒》

第219章、白子歌突破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羽之前和白子歌三人一起来到朝阳郡,四个人在路上也算是共同经历过一段事情,少羽和白子歌常坐在马车里面,二人不时的会聊一些话题。在私下里少羽也会向白梦询问一些关于白子歌的事情。少羽很清楚,白子歌虽然才十六岁,和自己同龄,但是她的修为却是在天位三阶,目前已经到了三阶的巅峰,正朝着第四阶冲刺,据白梦说,白子歌好几冲刺四阶失败了。

“看样子白子歌的修为应该就是在天位三阶末期了,随时可能进入到天位第四阶,几乎和那金鹏黑蛟是同一个级别的高手。”少羽心里暗暗的估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这样的女人据说有剑法上面的感悟和疑惑要和自己分享?”

白子歌这番话,让少羽心里有点儿异样的兴奋,毕竟这等于是白子歌承认了自己的实力,“白姑娘你言重了,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拿出来分享的,不是么?”

白子歌淡淡一笑,“你觉得天下间怎样的招式才是无敌的?或者说你认为怎样的招式才能无敌于天下。”

这个问题的确是把少羽给难到了,毕竟少羽出道不久,从来没有想过什么天下无敌,既然白子歌问起,少羽还是做了一番很仔细的思考,最后说出拉了自己的答案,“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可以是无敌的,只要你在任何一个领域修炼到极致,都可能是天下无敌。”

白子歌说道,“你的意思是,只要在任何一个领域修炼到极致,只要在某一个领域内你是无敌的,那么你就无敌?”

少羽道,“对,比如生命之水有再生之力,拥有生命之水的人身体一旦受到损害,都可以在瞬间恢复。如果他能将再生之力修炼到极致,那么世界上任何的攻击攻击到他,无论他面对怎样的攻击,他都能够在瞬间恢复,如此的一个人,难道不是无敌的么?”

白子歌喃喃自语,“照这个意思,如果一个人的身体强如钢铁,只要他的身体比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要强大,那么无论怎样的攻击打到他的身上,都不能伤害他?他的防御做到天下无敌,那么他就天下无敌?”

少羽点头,同时在他自己心中都升起一丝明悟来,“不错,当然,要在某一个领域做到天下无敌是很困难的,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有句古话叫做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更有强中手,要想无敌于天下,实在太难太难。”

白子歌微微点头,眼光之中仿佛闪烁着牟种让少羽看不明白的东西,“如此说来,你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很类似。”

少羽道,“结合我自己的经历,我已经对一个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我相信,只要我在这个方面做到了极致,那么就可能创造奇迹。”

“社么方面?”

少羽道,“速度,我相信对于剑道高手之间的战斗,速度是取胜的根本。我所说的速度并不单单指身体的速度,包括反应速度,避让速度,出剑速度,思维速度,和做出决定的速度等等的综合。如果我的速度快过敌人,那么敌人就几乎不可能再战胜我,如果我的速度比敌人差上一大截,那我也很难战胜对方,天下武学,唯快不破。一个快字,蕴涵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白子歌喃喃的重复着少羽的话,“天下武学,唯快不破……如果在速度上做到极致,那么就是无敌的,对于剑道高手来说,速度是取胜的根本。这些话,我有很深的体会。天下武学,唯快不破……快,快,快,速度,速度,速度……”

少羽明显的感觉到,白子歌的周围环绕着一种睿智的光芒,仿佛有一种大智慧在她的身体里面流转冲撞。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入虚,入虚,入虚……虚,快,虚……”白子歌猛然站起身,恍然间大笑一声,“我明白了,原来奥妙就在这里,原来奥妙就在这里,以前我一直忽略了这一点……快,虚……这就是秘密,这就是进入虚境身法的秘密,原来在这里……”

白子歌顿时伸出右手,血红色的幽蓝在他的右手心上缓缓旋转,渐渐的,这些幽蓝的颜色越来越深,最后居然变成了极度浓厚的红色,红的吓人……

少羽都感觉到白子歌的幽蓝正在发生着变化,越来越强,在短短的几个眨眼的时间里,白子歌手心处的幽蓝就比之前强大了三分,“白子歌的修为又精进了一步,而且比之前强大了很多很多,现在的她,已经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的畏惧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我惶惶不安,这就是天位四阶的境界么?”少羽也猜到了白子歌的修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天位四阶高手,我白子歌现在终于进入了天位第四阶,在青州的四大妖孽中第一个进入天位四阶的人,我总算比他走得更高了。”白子歌长发飘飘,全身衣裙猎猎而舞,注视着前方的大湖,漠然不语。

少羽的心情非常复杂,他没有想到刚才的一番话居然让白子歌受益,在瞬间进入了天位第四阶,使得自己和白子歌之间的差距有拉长了一大段。而自己却依旧没有什么收获。不过少羽也不是个小气之人,当下收拾好情绪后起身道,“恭喜白姑娘,进入天位第四阶,在青州的四大妖孽当中独领风骚。”

白子歌回过头来看着少羽,此刻的白子歌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宁静,目光平和,“少羽言重了,这一切都是你提醒了我,受你的启发我才能够在这一次冲击天位四阶获得成功,你的观点当真是充满了奇妙,虽然我之前的想法和你说的大致相同,这些话我早就知道,但是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在这个地方,我突破了,或许这就是机缘巧合吧。也可能你是个大运之人,我借了你的运气。”

少羽知道白子歌是在夸奖自己,不由苦笑道,“白姑娘过奖了,即便今天我不说这番话,以白姑娘的天资和心态,也会很快进入天位四阶的。你这么说,折煞我了。”

白子歌道,“你刚才说过,我们之间是朋友,你以后也不要再叫我白姑娘了,听起来怪别扭的。以后你就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

少羽道,“好,白子歌。你刚刚突破到天位四阶,肯定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调整和处理,我就不在你旁边打扰,我先回房间去。”

少羽起身要走,白子歌刚要挽留,转身的时候忽然身体有点不适应,便开口道,“好吧,晚上我们去镇上吃个小饭,如何?”

和白子歌这样的才貌双全的绝美女人吃饭,少羽求之不得,更何况今天是白子歌主动邀请,少羽心里高兴,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少羽离开之后,白子歌在地面上打坐入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两种颜色交替不断,仿佛中了某种奇怪的毒,白子歌紧咬着下唇,仿佛在抵抗着什么,缅色很难看,“怎么回事,刚才我明明进入了天位第四阶,修为更甚以往,就连幽蓝的颜色都比以前深了很多,怎么还会出现这么大的副作用,体内的冰火两重幽蓝属性不断的在我体体交替,几乎要把我的身体炸裂掉。”

白子歌极力的打坐,试图压住体内那翻腾变化的血气,奈何最后还是“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靠在旁边的柱子上,险些要昏厥过去。

“我本以为这是身体的副作用,没想到是幽蓝在滋润改造身体,把我体内的血气颠倒,如果我刚才顺其自然不去用幽蓝强行镇压的话,还不至于现在这样……”白子歌一手扶着桌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站起身,用手擦去嘴边的鲜血,“天位四阶,是需要付出很大的身体代价,之前师傅给我说过一番话,是我大意了,没有好好的理解,这一次我体内的幽蓝互相冲撞,让我受了不轻的内伤,恐怕又需要几天才能复原了。”

白子歌起身后便离开了中亭,去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养伤。

就在白子歌离开的时候,林子里面有一双眼睛闪烁,一个人影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正是方圆,“是白子歌……刚才看她的样子倒在地上,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就连离开的时候步伐都不太稳定……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要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千门师傅,千门师傅听了这个消息肯定会高兴,他一高兴就会传授我新的武技和给我吃丹药了,有丹药,我的修为将会提升很快。”

方圆小心翼翼的从林子里后离开,一路上哼着小调儿,“白子歌重伤,萧天河不在府上,这正是铲除萧府千载难逢的绝好时机,我这个情报,太有价值了,哈哈哈……”

(第二更到,今天无更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千门的计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