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21章: 萧小凤的人参汤

《狂徒》

第221章 萧小凤的人参汤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圆来山腰上看望千门师傅的时候,只剩下一只手和一只耳朵,右手和右耳都被少羽折断了,不过千门的线人实在太厉害,早就把这个消息传到了千门耳里,所以千门见到方圆的时候并不觉得奇怪,而方圆身上虽然绑着大片大片的绷带,但是他心情似乎很不错,双方谁都没有提到他断手断耳的事情,在方圆的内心深处,也不希望有人提起这件伤心的耻辱之事,只是在他心里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少羽,以洗自己的屈辱!

对方圆来说,为了能够杀死萧少羽,荡平一个萧府并不算什么,哪怕萧府是他曾经的家,其实他一点都不心疼。

话说少羽虽然在方圆的病房里面被萧小凤捅了一剑,那一剑捅得当真是厉害,直接洞穿了少羽的胸膛,但是对于拥有两滴生命之水的少羽来说,这样的一剑,根本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在他离开房间没多远,伤口就基本上复原了,他还能够回到东阁院和白子歌在中亭里面聊天,还能够在白梦和郭子成旁边看他们下棋,根本不像个受伤的人。

告别中亭,少羽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锁了起来,自己打坐入定,感受身体上的一丝丝变化,“最近的收获还算不错,本来是被五长老的本命珠和化物散所伤,我曾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复原了,不想在半路上遇见那个蓝衣女子,蓝衣女子显然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居然随便出手就送给我一滴生命之水,要知道生命之水可是异常珍贵的东西,就连九大王侯都求之不得的至宝贝,她居然慷慨的送给了我。想让人不惊讶都难,我体内的化物散之毒也因为得到了第二滴生命之水而痊愈,连同五长老的本命珠的伤害也都一并解除了,这才让我的身体恢复原状……这蓝衣女子说的话,莫非是真的?”

少羽的思维很清晰,“按着他的说服,萧天河并非我的亲生父亲,我的亲生父亲是赤帝,萧天河只是父亲身边的一个亲信,这话听来很是可笑,但是蓝衣女子的话却也有理有据,而且她也不像是要骗我的人啊,如果她说的是假话,为何要送一个眼睛和一滴生命之水给我?送一滴生命之水,这是何等的恩惠啊。不管这些了,总之等父亲回来问个清楚就知道了。”

“赤帝十二岁成就天位境界高手,十六岁成为太乙境界高手,十八岁成就太乙第九阶高手……天那,这是何等的雄壮和恐怖啊。十八岁成就太乙境的第九阶,赤帝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是太乙境界高手了,而我如今却还连天位高手都不是,这差距也未免太大了,赤帝不愧是四千年来的一代天骄赤帝,凭借其超凡入圣的修为最后一统九州,这又何等雄风,何等气概啊!”

少羽在心里回想着那日蓝衣女子对自己说过的话,这些话在少羽的脑海里一直荡漾不绝,深深的刻入了少羽的灵魂,无时不刻都在提醒着少羽要努力发奋,自己目前的成就在赤帝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自己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收回我那天马行空的想像吧,在风光那都是别人的,我自己的路,还是要踏踏实实的走。最近的收获很不错,解了五长老留在我体内的化物散之毒和本命珠的伤害,这已是一大进步。得到生命之水让我的身体恢复再生之力成倍提升,便是天为一阶的高手的本命珠也无法对我的身体构成致命的伤害了。另外潜龙诀和化影分身术都练至第八层,八大分身和八倍的爆发力度,加在一起的爆发倍数是六十四倍。据说箭神的爆发被数是九十九倍,我距离这个数字还有很大的差距。本来以为可以和白子歌的谈话中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虚境身法,不想我还没有搞明白,白子歌这个人就先突破到天位第四阶了,看来我们之间的谈话让提醒了她什么。她的天赋的确很高,看一叶而知秋。在对战五长老的时候,我借万物为眼,化去千万个视角,做到了连完美级身法都做不到的身法,我以前这就是虚境身法,但是从白子歌的口气来看,似乎这并不是真正的虚境身法,现在白子歌刚刚突破,有很多事情需要调理,等她调理好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好好问问,什么才是真正的虚境身法,这一点非常重要。”

“身法上的蜕变让我整个人的思维,招式都有着本质的提升,这一次之所以能够突破,也是被五长老逼出来的。另外还有一个让我始终琢磨不透的就是《圣经》第一卷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圣经》第一卷的真谛?我到现在仍旧琢磨不出来。强身必先强血源,这是《圣经》第一卷中的思想,强血源……可是如何才叫做强血源?我现在的血液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的水,不再有黏稠,不再会凝固。一般的血液如果在低于体温的环境下很快就会凝固而无法流通,比如常人的血液滴落在玻璃上,很快就会凝结成块,但是我的血液不会,已经完全和水一样了,只是颜色和水不同而已。这样的血叫做‘精血’,鲜血由血液变成精血,缩短是我修炼《圣经》的一大进步,但是下一步该做什么呢?我始终琢磨不出来。”

“莫非是要把精血中的颜色也去除掉,化成和水一模一样的存在?”少羽揣测着,但是这种事情没有经验又没有理论,少羽也不敢轻易修炼,毕竟修炼的是自己的血液,一旦出了问题,那可是等于把自己的身体都毁灭了。

就在少羽苦思冥想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少羽一开始并不理会,兀自打坐,但门外居然传来姐姐的声音,“少羽,我知道你在?开门让姐姐进来好吗?姐姐有话对你说。”

思索再三,怎么说她都是自己的姐姐,虽然刚才冲动之下捅了自己一剑,但说到底大家都是兄妹,如果兄妹之间都成了敌人,那就太失败了。少羽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便起身开了门。

门外,只见萧小凤打扮整齐漂亮,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汤壶,还有一个漂亮小巧的紫砂碗,“少羽,让我进去好么?”

少羽执拗不过,让到一边。萧小凤进入房间后将托盘放在桌面上,然后轻轻端起汤壶,往紫砂壶里倒满一碗汤,她端起汤碗,送到少羽身边,“这是姐姐亲自给你熬的千年人参汤,补血养气,是恢复伤势的灵药。刚才我在那里,实在不应该这样的,当是我太过激动了……我,我对不起你,希望弟弟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个姐姐计较。”

少羽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她虽然是自己的姐姐,但是从小到大,少羽却和她并没有多少交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很好,自从少羽九岁打开幽蓝失败之后,几乎萧府所有的人都不太瞧得起自己,其中就包括眼前的这个姐姐。

萧小凤见少羽不说话,以为少羽生气了,继续说道,“弟弟,其实自从那之后我心里一直很难过,很内疚,很自责。想来想去我决定给你道歉,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这么爱护你这个弟弟,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现在你已经成为了九级巅峰的高手,你已经成为了整个萧府的骄傲和希望,萧府的将来,终究还是要靠你才可以。”

少羽心里有些感动,当下接过紫砂碗,“谢谢姐姐,其实我没有怪过你,不管怎么说,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情,你始终是我萧少羽的亲姐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方圆,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萧小凤见他终于接下了自己的碗,很是开心,“弟弟的话,洗耳恭听。”

少羽说道,“在大半年前的朝阳会武上,方圆曾经联合王纲在暮清的剑上涂抹了血吸虫,结果我在和暮清战斗的时候感染了血吸虫,差一点就死了,如果那一次不是我命大的话,我就死了。这是第一次。”

这件事情萧府的人都知道,当初连兵马司的人都出动了,差点判了方圆死刑,后来少羽看在父亲的面上才否认事实,饶了方圆一命。

“难道还有第二次?”萧小凤惊道。

少羽道,“那一次我念在父亲的份上,当着萧府所有人的面否认了事实,饶了他一命,我自问我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但是在青城学院的时候,有一次方圆骗我说父亲来看望我们了,告诉我说父亲在某个地方等我,结果我来到那个地方后,却碰见了九级境界的仇家,那一次我也差点死了,好在我遇上了同伴,有同伴救了我一把,这是第二次。”

萧小凤很不是滋味,低头不语。

少羽继续说,“在我回朝阳郡的路上,方圆更是投敌给白虎帮的五长老,借天位高手的力量来追杀我,那一次我死了四十个好兄弟。结果我也差点死在五长老手上,好在我遇上了白子歌,最后将五长老打死……这是第三次。”

萧小凤无言以对。

少羽继续说道,“我不会允许一个三番五次陷害我的人活在世上,今天只是给他一个教训,我萧少羽迟早会杀了他!”

少羽那起人参汤的碗,一口喝了下去。

他却不知道,这碗人参汤里面,参杂着化物散。

……本章完结,下一章“、突来的战争(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