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23章:、突来的战争(下)

《狂徒》

第223章、突来的战争(下)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混帐东西,到头来还是我忽略了。没想到方圆这混帐居然还能用这样的方法陷害我,方圆,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

少羽一路上飞快的往白子歌的房间赶去,愤愤然大骂,“在开始进入小镇的时候,我虽然感觉到小镇上处处都隐藏着危机,也可能有天位高手部队来铲平萧府。但是我以为有白子歌这个天位三阶高手(进入小镇的时候白子歌才三阶高手),一切都万无一失,一般的天位高手怎么饿可能是白子歌的对手,这下好了,想不到居然还来了一个五阶高手,纵使白子歌突破到了天位四阶,但和天位五阶比起来也相差了十倍以上啊,况且白子歌才刚刚进入天位四阶。”

“蓬!蓬!蓬!!!”少羽紧急敲开白子歌的大门,不见白子歌来开门,少羽也就不顾这么多,直接把门给推开了,房门本来是反锁的,但是少羽的力道实在太大,直接把房门给推得坍塌了,现在是危急时刻,少羽也不去计较后果了。

“哗啦!”

少羽刚刚推开大门,就听到一阵水花的声音,抬头望去,恰好看到白子歌从浴池里面拔空而起,随手捏过旁边的白色衣裙披在身上,然后缓缓的从半空中落下地来。

白子歌的速度实在太快太快,即便是少羽也没能看清楚她穿衣服的动作,只觉眼前一花,白子歌已经从半空中落下地来,她将腰间的丝带系上美丽的蝴蝶结,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身后,皱眉道,“你怎么如此无礼?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慌张?”

白子歌这么说话已经对少羽非常客气了,如果换做是别人的话,白子歌早就一道剑气杀过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来偷看洗澡的人给一剑杀死再说。

少羽也没多想,只道,“兖州的士兵杀进了萧府,萧府所有的弟子都退到了这片院子,据说兖州带队的人修为是天位五阶,神通非常,惊天动地,我们还是赶紧商量对策吧。”

白子歌也是惊了一下,“你说什么?兖州带队的人修为是天位五阶?”

少羽道,“不错,天位五阶,此人明叫千门,千叶的父亲。”

“是他,千门……”白子歌咬着下唇,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隐隐做痛,不过她没有犹豫,转身从床头抽出剑圣交给她的信件,便和少羽一道出门,来到门口的时候,白梦和郭子成早已在那里等候,四人汇合后还没商量好对策,院子里面已经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斗,上千萧府弟子和兖州的战士疯狂的战斗在一起,一时间呐喊声四起,一片尖啸之声,血雨纷飞。

少羽再不说话,一把抽出锈剑,“你们是客,我万万没有料到这兖州的军队居然如此嚣张,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杀进萧府。前方有天位五阶高手带队,你们赶快离开,由我们萧府的人断后……”

少羽推了一把郭子成,转身便要冲上场,却被白子歌喊停,“你怎么又中了化物散毒?”

“方圆害了我。他将化物散毒放入千年人参里面,然后将千年人参送给我姐姐,我姐姐将千年人参煮成汤给我喝,结果……”少羽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们赶快从后门离开吧。”

“我安排了两个弟子在后门口接应你们,他们会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快走吧。”少羽转身冲上了战场,只见一片蓝色的光芒闪起,少羽的影子却是完全的混入了战争之中。

郭子成和白梦对望一眼,最后把目光都移到了白子歌的身上,显然是在等待白子歌发话,“百师姐,你怎么说?”

白梦道,“白师姐,少羽是个好人,这一路上他没少关心我们,特别是来到萧府之后,更是对我们关照有加,这样的人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我们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啊,以后传了出去了也是损害我们剑圣门的威风。”

郭子成虽然没有说话,但却是在不断点头,显然是同意了白梦说的话。

白子歌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自己也有自己的担忧,“下午突破到天位四阶的时候,因为我的强行运内息,导致我的身体受到不小的伤害,如果不受伤面对那千门还有说话的底气,此刻重伤,恐怕不敌千门一招半式啊。”

“白师姐,你到底在犹豫什么,战斗如此惨烈,拖一分钟可就是要多死多少人命啊。”白梦催促道,“就冲刚才少羽还精心为我们设计退路,而不顾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就这一点,我们就应该留下来。”

白子歌终于点头,“好吧,就为了他刚才为我精心设计退路,我们留下来。”

不等白子歌说完,白梦和郭子成已经握剑冲上了战场。白子歌轻轻叹息,苦笑着缓缓往前走去,只见她越走越快,深血色的幽蓝茧紧紧的环绕在她身外,她仿佛成了一个无尽的旋涡,把周围无穷无尽的空气全部吸纳进来,没有止境的疯狂吸纳着周围的空气。

包括周围的树木,石头,所有所有的东西都被她身外的幽蓝茧吸纳进来,她每往前踏出一步,身外的幽蓝茧就鼓胀一分,最后终于达到一个零点,不再吸纳周围的空气。

“轰隆……”

所有吸纳进去的东西瞬间爆发出来,仿佛一个零点突然爆发,所有东西以幽蓝茧为中心朝四面八方冲撞而开,旷野的气息朝四面罢方冲荡而开,千万细小的风刃,化为无数的风刃之雨,朝四面八方狂荡而去,但凡所过的地方,别说是人,就连树木石头都被荡平了。一招落下,方圆五百米内再看不到一个人影,所有的兖州军队全部身亡,包括那一批兖州八级高手同样身亡,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身亡了。

少羽等人这才从身后冲出,来到白子歌的身后,和白子歌站成一排,六百多名萧府弟子全部站在一起,冷冷的凝望着前方的来人。

两匹赤红色的战马从烟尘里面缓缓露出身影来,只见上面坐着一个中年,一个青年男子,两个人都是目光冷峻,朝这边缓缓走来。另一匹战马走得比这两人半半个马头,只见马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个人在场的萧府弟子都认识,正是方圆。

三匹战马身后便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军队,只听步伐整齐,声动山林,少羽都无法估量那里到底有着多少士兵……庞大的血气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仿佛一团烈日一般在对方荡漾着,任何阴邪之气靠近那里都将烟消云散。

待得那人走到距离少羽等人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停了下来,方圆赶着马匹往前走了几步,手指着所有的萧府弟子,大声喝道,“你们还不速速束手就擒,不然只有被兖州军消灭,最后落得身死人亡的结果。但凡接受投降的人,我们将军保证给他一条活路。你们放心,我们的李奇将军是为深明大义的仁慈将军,从来都是善待俘虏。我方圆是看着你们曾经和我共事一场的份上,才这么告诉你们,如果换作是李奇将军,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方圆说话的时候得意洋洋,还当真以为自己是统领十万大军的大将军,岂不知所有的萧府弟子都对他鄙视之。

李奇这时候也冷冷开口,“投诚者活,拒降者死!”

方圆添油加醋的说,“大家都听清楚李将军的话了吗,投诚者活,拒降者死!人活着不容易,你们上有父母,下还有弟妹,如果今天在这里战死了,那以后谁去帮你门照顾父亲弟妹啊。我劝各位,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跟牛一样倔强,活着就是好的。”

方圆接下来又滔滔不绝的讲了一番大道理,劝降。

方圆的阔才的确不错,而且说出这些话,也的确让在场的不少萧府弟子都动摇了意志。

少羽站出来说了一句,“作为一男人,应该要学会感恩,应该要有点原则。如果一个人没有任何原则,苟且偷生的活着,连基本的尊严都丧失了,那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人生来是一身赤、裸,死了化做一堆黄土,人生来从不带什么东西降临世间,死的时候也带不走任何的东西,生命其实就是一个过程,是流芳千古还是遗臭万年,每个人的眼睛雪亮得很,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了。”

“哦,你不是那个啥啥啥,中了化物散毒的那个可怜的少年么,呀哈,你怎么也在这里说话了……你居然没死,我真是感到非常奇怪……哈哈哈。”方圆狂妄笑了。

少羽笑了,笑得很释然,“方圆,你今天会后悔的,如果你还能活着见到的明天的太阳,我萧少羽从此以后就不再姓萧!”

这话一出,少羽身上顿时升起一股狼烟之气,气直冲云霄,气势之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第二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方圆之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