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31章:、少羽的伤

《狂徒》

第231章、少羽的伤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羽扶着白子歌往附近的房子,可是白子歌没走几步,身子就一阵颤抖,居然是胸口一闷,嘴边流出一道血柱,旧伤复发,少羽当下猛的扶住白子歌,惊问道,“白子歌,你感觉怎么样了?”

白子歌面色发白,一时半会并未说话,而是在在吸气入神,过了很久才微微开口道,“还好,我需要休息。刚刚强行使用千里飞剑,对身体的反弹很大,千门不愧是成名已久的天位五阶高手,修为异常深厚,连千里飞剑都不能重伤他,出乎我意料了。”

少羽扶着白子歌在附近随便找了一间房子,进入其中给白子歌倒满一杯水送上,“你喝口水吧,我看你的皮肤很干燥,气血翻腾得厉害,赶快趁机打坐入定,将体内的血气镇压下去,不然我担心你会出乱子。”

白子歌也不多说话,直接把水喝完,然后打坐入定,少羽在旁边观看,明显的察觉到白子歌打坐入定后,脸色恢复了很多,而且全身的伤势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最后感觉到白子歌的血气渐渐驱于稳定。少羽这才放下心里,他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当下打坐入定,自行调理起内息来。

“全身有三分之二的地方都被化物散的斑点所覆盖住了,双腿上的紫色斑点扩散得很厉害,虽然可以移动,但是移动起来非常吃力,两双手也都移动困难,而且化物散的毒性有再进一步扩散的趋势,这么下去,前景非常不妙。”少羽心里暗暗想着,发现幽蓝都无法在体内运行通畅,全身的骨脉血脉组阻断的厉害。

“这化物散之毒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如此下去,我和植物人有什么区别?”少羽心里愤然,对千门异常憎恨,“上次五长老的毒好不容易解开,这下又碰上了方圆那个败类,居然被他再次施毒,本来情况并不算太严重,被千门一击之后,化物散之毒扩散得厉害。”

这个时候白子歌已经打坐完毕,睁开眼来,见到少羽身上的斑点在以缓慢的速度扩散,当下皱起了眉头。

少羽也在这个时候睁开眼来,面露苦色,白子歌道,“少羽,你身上的化物散之毒越来越厉害了。上次你的化物散之毒……”

少羽想来这白子歌为人诚恳守信,而且成熟懂事,是个深明大义的人,而且二人也算是朋友了,在刚才的战场上,她为了救得自己不惜将自己置入危险之中。想到这些,少羽便将第二滴生命之水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说道,“本来我以为以后再也不会中化物散之毒了,想不到方圆居然利用我姐姐,再次让我中了化物散之毒,本来毒性并不算十分严重,但是被千门攻击过后,导致我身体重伤,化物散趁虚而入,现在毒性已经占据了我身体的八成以上了,全身幽蓝根本无法通畅……连行动都非常的困难了。”

少羽并不隐藏自己的情况,把该说的都说了出来,不该说的,他依旧只字未提。

白子歌面色很苦,“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伤成这样,这见事情,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化物散是天下三大奇毒之一,连天位高手都无法抵抗,何况你如今还没有进入到天位境界,虽有生命之水,但抵抗起来依旧非常的乏力。不过……”

少羽提醒道,“不过什么?”

在少羽的影响里,白子歌是个不拘言笑的人,他说的不过,后文或许就带着一种希望。

白子歌说道,“不过你身上拥有一枚回天令,你可以拿着这枚灵牌上千湖圣地,找千湖圣医,有千湖圣医出手,解去这化物散之毒,应该不难。传说谱天之下,这化物散之毒,也只有千湖圣地的人才可以解开。”

少羽摇头道,“天山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地方,做落何方都不知道,何谈去千湖圣地千湖圣医?”

白子歌也沉默了,千湖圣医在九州大陆上只是一个传说,很多人都知道千湖圣医是天下第一圣医,能起死回生。但是千湖圣地这个地方却是从未有人去过,但凡去过的人也都没有回来过。

少羽忽然强撑着站起来,他站起来的时候很慢很吃力,从坐落到站起来,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让少羽全身的衣裳都湿透了,白子歌本来想上前搀扶,但是她感受到少羽似乎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站起来,便一直站在旁边观看,心里惊骇不已。

少羽起身后,转身就朝门口走去,“你受伤了,留在这里好好养伤吧,我到别出修养去。我回让人来照顾你。”

少羽走的很慢很吃力,白子歌一直站在他身后,怔怔的看着发生的一切。看到少羽的这些行为,白子歌的心忽然被震撼了,“这个少年面对如此悲苦凄惨的命运,脸上居然是一片坚毅,从他的脸上,我没有看到任何的气馁,任何的失望,甚至我未听他说过半句抱怨的话,更为听到过半句沮丧失落的话。这个少年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如此的坚强……”

白子歌没有再上前,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少羽走出门外,眼睁睁的看着少羽离开的时候关上房门,听着少羽的脚步声渐渐的走远,一点点的消失在远处。

少羽离开白子歌的房间后已是傍晚时分,他来到废墟之上,扶着破墙,一点点的行走在废墟之上,举目望这片一望无际的废墟,每走一步,少羽的心都沉重一分,“这里可是我自己的家乡啊,我从小长大的家,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到头来却被兖州的军队付之一炬,化为一片废墟……”

少羽忽然感觉到一种痛苦,这种痛苦里面包含着痛苦,自责,内疚,无奈和苦涩。这种感觉,少羽无法说出口,他一句话未说,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着,每走一步,他都吃力的皱起眉头,脸上便多出一层汗水,他甚至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将虚脱掉,但是他却没有秒年个过要停下来,就这么一点点的向前走着,“这里可是我从小长大的家乡啊。终究还是我的能力不足,我终究还是不够强大,连自己的家都没有能力去保护……如此的一个我,以后还谈什么成家立业,还谈什么未来,谈什么栋梁之才……”

走着走着,少羽终于走不动了,全身都是汗水,全身的体力已经虚脱,全身的骨脉无法连成一体,全身的幽蓝,体能都无法连成一体,甚至连血液都无法全身循环流通,最后他双腿一软,半跪在地上,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站起来。

“起来,站起来,站起来,萧少羽你给我站起来……”少羽一连又尝试了很多次,但终究都无法站起来最后他自己都不得不放弃,因为他实在没有一分力气了,连说话,张开嘴巴的力气都没有了,眼前所看到的世界忽然在摇晃,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

就这个时候,在他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影子,那个影子来到少羽身前,一手扶在少羽的肩膀上,一种无形的力量进入少羽的身体里,顿时让少羽好转了很多,少羽的视线渐渐的清晰起来,少羽的挺里也渐渐清晰了,身体重新恢复了一些力气。

“是你?”少羽终于缓过了一丝力气,抬头看着前方的那个女子,脸上露出一丝本能的微笑。

蓝衣女子,自然就是柳梦璃了,她脸上的面纱依旧还在,让人无法看透她的容貌,但是她的眼睛却是清澈如水,少羽能够从她的眼睛里面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下一章,少羽冲天位。十一点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柳梦璃和少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