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32章:、柳梦璃和少羽

《狂徒》

第232章、柳梦璃和少羽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的眼神,仿佛成了一面镜子,少羽从中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影子,他清晰的看到自己半跪在地上,样子十分的狼狈。他想站起来,却是有心无力,连续挣扎几次都无法站立起来,他从她的眼神里面看到自己的表情有多么的狼狈和落魄,有多么的无助。

柳梦璃淡淡的看着他,“上一次你中化物散之毒,我送给你一滴生命之水,在生命之水的聚众跌价效应之下,你的化物散之毒解开了,身体也更进一步。但是这一次你身中化物散之毒,我却是无能之力了。我并非医者,更非千湖圣医这样的天下第一圣医,化物散之毒,这世上能解毒的人不多,这里距离天山有几万里之遥,不等你到达天山,你已经被化物散之毒化为浓血而死了。”

柳梦璃说话的声音不大,很平淡,但是话语的内容却很难听。但是少羽却清楚,这话虽然难听,但却非常的现实。少羽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蓝衣女子,并不说话,表情却是渐渐的平淡下来,不喜不悲,不失落也不惋惜,平静的和柳梦璃的眼神一样宁静。

柳梦璃淡淡说道,“你这个人,也真是命运多舛,这么多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你的身上。化物散之毒已经很少在世上出现了,但是你一个人却在一个月内连续中毒两次,真是够悲惨的。这一次,我确实是无能为力,我来这里,只是找你谈谈心,聊聊天。”

少羽忽然笑了,释然的笑了“我已很感激了,能够在死之前和如此美人聊天,死也足够了。其实我也感觉到了,自从这一次被千门攻击后,我的身体抵抗力越来越差,越来越不是化物散的对手,化物散无时不刻在我的体内扩散,我也知道我命不久诶,刚才若不是你出手相救,我现在只怕已经不在世界上了。体内血液循环不通,幽蓝无法循环流通,甚至连体能都无法联合贯通,这样的情况,没有人可以活下去。”

少羽说出这样的话,是真的释然了,柳梦璃亦是很惊奇,“你这番话听起来,倒像是生死看透了似的,不知道你的内心,是否是真的这么想。”

少羽道,“纵然我不这样想,那有什么办法呢。化物散之毒,唯有天山的千湖圣地能解,我现在就要支撑不下去了,就算有回天令又有什么用。能够在死前和你聊天,我感觉已经很好了。所到底,这里毕竟是我的家,今天我最要感谢的人是你,若不是你关键时候赶到,只怕我们萧府就此灭亡了,萧府这两个字,从此以后将不会出现在世界上,你的出现,拯救我们萧家。”

柳梦璃淡然道,“这都是巧合,命中注定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命中注定你会被千门重伤,然后被化物散之毒侵染致死,难道你不这么认为么?”

少羽道,“虽然我不信命,但是眼下,我也别无选择了。我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小,虽然得到你的帮忙,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气血要供应不上了,我不能再说无用的话了,我萧少羽活到今年十六岁,本来天注定我在出生的时候就要死的,结果苍天有眼,让我在世界上多活了十六年,我已经很满足了。纵然还有很多理想,很多的不甘和不舍,人之将死,也没有办法。”

柳梦璃道,“好,这里是一片废墟,只有我一个人,你若是有什么遗言,尽管说出来吧,我会把你的遗言记在心上的。”

少羽道,“少羽谢过了。柳梦璃,我知道你是个高人,对我这种人未必放在心上,但是你之前送我一滴生命之水,救过我的性命,已是我的恩人,如今你又救了我们萧府的三百弟子,更是我的恩人。我之将死,没什么好感谢的。这枚回天令是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以后或许帮得上你,这灵牌,就送给你吧,请你务必收下。”

柳梦璃吃惊的看着那枚回天令,虽然说柳梦璃是铁血魔宫的人,铁血魔宫和幽蓝殿并称为当世的四大仙门,地位超然。柳梦璃本人更是修为惊天动地,一支玉笛就击退十万大军,这等气魄,这等修为实在惊人。但是饶是他这样的人,也是很难得到一枚回天令的,回天令实在是太重要了,太稀缺了。便是柳梦璃这样的高手,看到回天令,也不免为之心动。

少羽抽出回天令,用颤抖着的手举在半空,递给柳梦璃,他的手在颤抖,是因为支撑起来实在艰难,柳梦璃就这么看着他那只颤抖的手,眼睛愕然,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少羽不由说道,“柳姑娘,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务必收下,我快不行了。”

柳梦璃眼中有股异样的东西闪过,心里面仿佛有一种坚持了十六年的东西,那样东西本来无坚不摧,无往不利,坚忍无比,无人可破。但是此时此刻,居然缓缓的破裂了,“少羽,我答应你,这枚回天令,我收下了,你还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吧。”

柳梦璃接过回天令,但是并未拿在手里,而是放在地面之上,柳梦璃同时也蹲了下来。

刚才她是站着和少羽说话,但是此刻她却主动蹲了下来,和少羽齐平在同一个高度,这显示出柳梦璃对少羽这个人的尊重和认可。其实少羽并不知道,柳梦璃不单单是铁血魔宫的人,更是铁血魔宫的少宫主,三年之后,她继承铁血魔宫的宫主之位。一个铁血魔宫的超级高手,蹲下身和少羽平齐着说话,这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少羽道,“你告诉我,你上次在旅馆后院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柳梦璃肯定的点头,“不错,你就是前朝圣上唯一的儿子萧少羽,前朝的圣上名为萧赤,以绝世武力一统天下。你就是他唯一的儿子。”

少羽又道,“如此说来,那么我现在的父亲萧天河又是谁?”

柳梦璃道,“萧天河是你父亲生前的侍卫统领,你父亲出事以前把你交给了萧天河,是由萧天河一手将你抚养长大。”

少羽问道,“有什么可以证明?”

柳梦璃道,“具体的证据没有,但是有一件事情应该可以说明。你父亲应该带去你看过两个灵牌,并且让你跪拜那两个灵牌,其中一个灵牌写着:赤白的玉;另一个灵牌上写着:风白的玉,这件事情,你是否经历过?”

少羽努力的回忆起来,他依稀记得,在半年前离开朝阳郡前往青城的时候,朝阳会武结束的那段时间,父亲曾带自己去后院的祠堂里面拜过两个灵牌,当时还让自己对着那两个灵牌下跪,其中一个灵牌就是风白的玉,另一个灵牌正是赤白的玉。

“你怎么知道?此时的确是真的,当时只有我和父亲在场,你并不在啊?”少羽好奇问道。

柳梦璃道,“我来告诉你原因。你可知道那两个灵牌是谁的灵牌么?”

“不知道。”少羽摇头。

柳梦璃道,“赤白的玉,取这四个字当中的‘白’和‘玉’,白为上,玉为下,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皇’字,赤白的玉,这四个字的意思就是赤皇之灵位。风白的玉,取其中的‘风’、‘玉’和‘白’,白玉加再一起就是个‘皇’字,风为外,皇为内,组合在一起就是凤凰的‘凰’,凤凰就是皇后之灵位。这两个灵位正是赤帝和王后的灵位。”

柳梦璃这番话说出来,顿时如晴天霹雳一般劈在少羽的脑海里。

这些话字字如针插在少羽的身上,柳梦璃每说一句话都给少羽带来极大的冲击力,少羽明显的感觉到,这些话是对的,所有的事情都是铁铮铮的证据。

“赤白的玉,取白玉两个字,白为上,玉为下,加在一起就是皇,赤皇的灵位,赤帝……风白的玉,白玉加在一起是皇,风为外,皇为内,组合起来就是凤凰的凰,王后之灵位……父亲当初让我对着这两大灵位下跪,难道这都是真的,柳梦璃说的话都是真的啊。”少羽心里面在呐喊着。

他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是……铁铮铮的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承认。

“我……我真的是前朝的少主?前朝少主……哈,哈哈哈哈……”少羽忽然笑了出来,虽然他在极力的笑,但是声音却不大,带着沙哑,“开什么玩笑,我居然是前朝少主……”

少羽嘲弄的笑着,有些疯癫,柳梦璃没有再说话,就这么蹲在他旁边,怔怔的看着那个疯癫的少年。

过了很久她才说话,“这回,你该相信了吧。”

少羽再次平静下来。

刚才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在极度复杂的心境之下,少羽的心出奇的平静下来。

如今他听到自己是前朝少主的消息,心情一度疯癫,但是他现在再一次平静下来……

两次历经大变故,他的心都平静下来,内心有着一种无法言表的宁静,这种宁静仿佛坚韧无比,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破的一种宁静。

这种宁静是经历过过大风大浪,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之后的一种宁静,这种宁静是永恒的。

少羽开口道,“相信,你说的话,我都相信。”

柳梦璃心中再一次对眼前的这个少年另眼相看,“他居然触摸到了‘空’的心境状态,当真是了不起……”

柳梦璃道,“你没有别的遗言了?”

少羽想了想,最后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和青如玉约定了一年之后在白水湖大战,结果我没等到那个时刻先去了,麻烦柳姑娘你通知他,就说我少羽没能遵守承诺,我让他失望了。”

说完这话,少羽仿佛想开了什么,没有再说话,而是闭上眼睛,面朝天空,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释然,豁达……

柳梦璃缓缓起身,和少羽并排站在一起,也抬头凝望着天空,只见苍穹如墨,她缓缓的念道,语气平淡缓慢,青远悠扬——

“未悟之前。

鱼儿想飞,鸟儿想潜水。

开悟之后。

云在青天,水在瓶中。”

少羽忽然也跟着念着这话,语气空荡平缓,念着这话,少羽缓缓倒了下去,整个人倾倒在地上,直接倒地不起,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昏死过去。

但是天空中却回荡着少羽的声音。

“未悟之前,鱼儿想飞,鸟儿想潜水。开悟之后,云在青天,水在瓶中。”

“云在青天,水在瓶中。”

“云在青天。

水在瓶中。”

……

回荡之声一句接着一句,一波接着一波,最后少羽的身体上渐渐的发出红色的光芒……

(少羽要破天位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进阶天位(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