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35章:、唯一的真相

《狂徒》

第235章、唯一的真相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离开废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时间了,天色完全的黑了下来,群山环绕,一片漆黑,只见苍穹如墨,其上点点星光。原本壮阔繁华的萧府竟成了一片废墟,此刻举目望去,也看不到几盏灯火,只见熙熙攘攘的房间里面偶尔透出一些灯火来,看上去十分萧条。

少羽来到中庭院里,却并未见到萧天河,而是由萧雷,萧小凤,田中,暮清四个人在这里,四人坐在一张大桌子上,似乎在商量什么。见得少羽进来,四个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这种起身完全是出于尊敬。

经过这几次的大战,少羽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和形象和之前都大为不同,在众人的心里面,已经将少羽视为英雄,在场没有再把少羽当成是和自己同一个级别的人物了,当着十万大军的面直接将方圆擒杀,这等气魄,实在不是一般人做的出来的。

少羽冲大家点点头,“大家都是从小长大的兄弟,用不着这么客气,都坐下吧。再说了,论起辈分,我的年纪是最小的,你要是这么客气,倒是让我这个做弟弟的不太好做了。”

这群人毕竟在少羽小时候就在一起的,从小到大,只有方圆和刘文经常和自己对着干,其他人其实并没有特别的争对自己,这一次方圆已死,刘文下落不明。在场的为了萧府的存亡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当时还冒着生命危险带着萧府弟子撤离,就冲这一点,少羽心中以前对他们的成见就全部放下了。大家互相看看,然后一起坐下,少羽坐下后说道,“怎么个个都愁眉苦脸的?”

田中开口道,“这一次虽然我们保存了萧府的火种,但是损失惨重,萧府原有三千弟子,回去过年节的有一千,剩余两千人。今天在战争中死亡了一千七百多人,如今只剩下三百人了,而且萧府的建筑十成毁了八成,萧府基本上被毁灭了。这一次战争之后,众弟子情绪不高,纷纷要求辞退萧府弟子的身份各自回家……他们都不再想作萧府的弟子了。”

其他几个人互相对望着,都沉默不做声,少羽说道,“这么说来,众弟子要解退回家……那么萧府不是面临着要解散的局面?”

暮清说道,“是啊,大家对萧府都没有信心了。这一次大战失利,大家对我们萧府的希望都破灭了。刚才已经有两百九十多个弟子说要解退回家,我让他们再等等,明天一早再给他们答案。”

少羽看着萧雷,只见萧雷面色痛苦,再看萧小凤,表情也非常的忧郁,不过她根本不敢看少羽的目光,显然是之前化物散的事情让她非常内疚。少羽道,“如今只剩下三百名弟子,就有两百九十名弟子要解退……这场面也太震撼了吧,莫叔和父亲怎么说?”

众人都面面相觑,最后萧雷摇头道,“莫叔和父亲一直呆在一起,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过……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商议了一个晚上,始终没有想到应付的办法,少羽你从小就聪明,你帮忙看看,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要是萧府就这么解散掉了,实在是……”

少羽忽然问道,“那我问你们,你们对萧府还有信心么?或者说,你们愿意看到萧府解散么?你们还愿意继续留在萧府么?”

一连串的提问让众人汗颜,最后只有萧雷和萧小凤举手表示愿意留在萧府,田中,暮清都犹豫不定。少羽嘲弄笑了,“你看,你们自己看看……连你们几个萧府的领袖人物都对萧府没有信心,连你们都不再相信萧府,那么那些弟子们解退回乡就再正常不过了。大哥和姐姐是因为从小就是萧府的人,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你们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家解散掉,如果你们不是萧家的人呢?”

萧雷和萧小凤互相对望一眼,然后都把手放了下去,如果他们不是萧家的人,他们也不会愿意继续留在这里的,毕竟刚才的战争实在太残酷了,而且萧府在大军的压境之下,根本没有反抗之力,这样的一个地方,他们自然不愿意多留。

少羽道,“我看你们也都各自回去休息吧,没有必要在这里讨论了,连你们都不愿意相信萧府有未来,你们还拿什么去要求其他人?”

众人已不再说话,他们相信少羽说的话是对的,连他们自己都不愿意相信萧府有未来,拿什么去要求其他的人?

少羽站了起来,“如你们所说,明天早上聚合所有的弟子,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想去见父亲,大哥,父亲他在哪里?”

萧雷道,“在祖祠堂里面,父亲下午一回来就去了祖祠堂里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少羽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我倒觉得,萧府并非不是没有希望,但是你们几个领袖要相信萧府会有未来,如果你们相信的话,萧府肯定会有未来的。我想告诉你们一句话,即便我不是萧家的人,我也一定相信萧府会有未来!”

少羽随即离开,剩下在坐的四个人面面相觑,和少羽比起来,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一阵惭愧和自卑,就听少羽最后的那一句话——即便我不是萧家的人,我也一定相信萧府一定会有未来!

就这一句话说的如铁钉钉板一般的坚决,没有任何置疑的地步,在少羽的面前,他们始终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幼稚。

萧府的建筑十有八九都被毁灭了,但是祖祠堂却依旧完好,少羽来到祖祠堂门口的时候,只见里面泛着一些淡淡的灯火,其中点满了蜡烛,烛光映红了整个祠堂,少羽在祠堂门口站了一小会儿,然后敲了敲门。

“是少羽吗,门没有关,你直接进来吧。”里面传来一阵平淡清晰的声音,赫然是萧天河的声音。

少羽也不犹豫,直接跨门而入,进得祠堂里面,两边的烛台上点满了蜡烛,将高大宽敞的祠堂映得一片通亮,祠堂里面很空旷,只有萧天河一个人跪在灵牌下面的坐垫上面,背对着少羽。

少羽步入这里,顿时感觉到一股庄严宏阔的气息,心中不由变的神圣起来,每走一步,都十分的艰难,仿佛祠堂里面有着一股熟悉的东西吸引着自己往前走去。少羽一步步往灵台走去,从门口到灵堂面前,却是费了少羽几分钟的时间。

来的灵台面前,少羽在萧天河旁边的那个坐垫上跪了下去,目光凝望着灵台上的两个灵牌:赤白的玉,风白的玉。

这是少羽第二次见到这两个灵牌,本来少羽对这两个灵牌并无多大的震撼,但是自从柳梦璃告诉自己这两个灵牌的真相后,此刻少羽心中却是一片心潮澎湃,而萧天河的目光也是非常诚恳,沉默了很久,一直没有说话。

少羽开口打破沉默,“赤白的玉,取‘白’和‘玉’两个字,白为上,玉为下,组合在一起就是个‘皇’,赤白的玉,就是指赤皇,也就是赤帝。风白的玉,取‘风’、‘白’和‘玉’三个字,白玉加在一起是个‘皇’字,‘风’在外,‘皇’在内,组合在一起便是凤凰的‘凰’,凤凰就是女皇,风白的玉,就是王后之灵牌。这两个灵牌其实就是赤帝和王后的灵牌。上次我前往青城的时候,你让我对着这两个灵牌下跪,莫非这两个灵牌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萧天河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看来她都和你说过了啊,而且你也相信她了。”

少羽道,“不完全是,我今天来就是想问清楚事实真相的。从小到大,你才是我的父亲,我是你一手抚养长大了。不是我选择相信她,而是她说的话有理有据,使我找不到怀疑的理由。”

萧天河道,“既然你已经选择相信她,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少羽道,“有时候,有理有据的东西也可能是假的,真相只有一个。我今天来,就是问明那唯一个的真相,希望父亲把唯一的真相告诉我。”

萧天河道,“如果我告诉你,她告诉你的话都是骗人的呢?”

少羽道,“那么……也请父亲告诉我你的理由,如果父亲你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她说的话是假的,我便相信父亲。”

萧天河忽然笑了,很欣慰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少羽道,“父亲为何发笑?”

萧天河道,“是我担心太多了,她说的对,你应该并且也有权利知道按个唯一的真相。如今的你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独立主见,对事情的判断越来越趋近本质……是我想太多了。你是你,他是他,你不应该成为他的产物和依附,你应该有你自己的选择和生活。”

少羽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对面的那个中年人,“父亲,如此说来,柳梦璃的话是真的了?”

萧天河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不错,是真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到底是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