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39章:、剑圣的信

《狂徒》

第239章、剑圣的信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羽离开广场后直接回到房间,刚要进门,白子歌忽然说道,“你之前去见过你父亲了?”

少羽并不隐瞒,只道,“不错,今天凌晨四点回到房间之前我就去见过父亲了。”

白子歌道,“你父亲在哪里?”

“萧府的祖祠堂。”少羽说完这话,随后又补充了一句,“祖祠堂是个神圣的地方,外人没有得到父亲的允许,都不得入内。”

白子歌回到房间里面,拿出一样东西,然后径直转身离开,直接出门去了。

少羽有些奇怪,不过他也不多想,直接靠在大椅子上,摇晃几下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萧府祖祠堂门外上月毫片大树林,树林里面大树林立,好不茂盛。白子歌踏着脚步缓缓走在上面,来得距离祠堂百米处,她忽然停了下来,“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我突然感觉到世界浩瀚,而我却很渺小……”

白子歌很不舒服,她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压力,而是感觉自己站在了浩瀚的宇宙之中,望着满天星辰,而自己却只是沧海一粟。不过白子歌还是忍着心头的好奇和不舒服,一步步走到祠堂门口。

站在祠堂门口,她深深朝祠堂里面看去,只见里面还残留着很多蜡烛,蜡烛都烧得差不多了,可以清晰的看到祠堂里面弥漫着一层黄亮色的光芒,隐隐约约。白子歌目力过人,他在门外便看到祠堂正上席是一个很宏伟的灵台,灵台上面有两个灵牌,两个灵牌都雕刻得非常平凡朴实,但是那古拙的灵牌上面却给人一种古老的洪荒之气,白子歌本能的感觉到,这两块灵牌非常的不一般。

“是谁?”

就在白子歌看那两块灵牌看得入神的时候,祠堂里面传来一声冷喝,白子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当下连忙说道,“剑圣门下,白子歌求见萧府掌门萧天河。”

祠堂里面一阵沉默,显然祠堂里面那个说话的人也是惊了一下,白子歌说完之后依旧盯着那两块灵牌,喃喃说道,“好奇怪的灵牌,右边的灵牌上写着:赤白的玉,左边的灵牌上面写着:风白的玉。连一个人的姓名和称好都没有,当真是个奇怪的灵牌,我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灵牌。”

白子歌思索了良久,最后摇头否认,显然也是看不懂这两块灵牌上面写的东西什么意思。

一个中年人逆着光线从祠堂里面缓缓走到门口,挡住了白子歌的视线往里面探寻,“白姑娘,在下就是萧天河,剑圣门距离这里有几千里之遥,你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白子歌仔细的看了眼这个中年人,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中年人是萧少羽的父亲。就这一点,就足够引起白子歌的重视了,白子歌凝望了片刻,最后得出一个结果: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连我都无法看透他的修为。萧府之中,当真是藏龙卧虎。

白子歌很礼节的抱拳施了一礼,“师傅在十几天前曾亲手交给我一封信,并且嘱咐我一定要将信件交到你的手里。”

说着白子歌从腰间拿出一封被折叠了很多次的信封,看这信封上面的折痕就知道这信件经历了很多风霜和坎坷。

萧天河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接过信封,当着白子歌的面把信打开,阅读起来。待萧天河看完之后,将信封重新放入信封之中,然后将信封一点点的撕成碎片,最后抛向空中,洒得遍地都是。

从萧天河接过信封的那刻起,白子歌就仔细的注意着萧天河的一举一动,包括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变化白子歌都不放过,本来以为可以在他脸上看出一些别样的东西,结果白子歌失望了。从始至终,萧天河的表情都没有变化过一丝一毫的变化,白子歌无法琢磨出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在看完信件后情绪心态怎样。

到底怎样的一封信,才能让剑圣师傅亲自吩咐我千里迢迢赶到萧府?在临走之前师傅还对我千叮咛万嘱咐的?

“不管怎么说,小天脸上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他看完后就把信连同信封一起撕掉了,可见他不想让这封信被第三个人看到。我还是别问了吧。”

白子歌打定主意后开口道,“我已经把信件送到,先告辞了。”

说完白子歌就转身离开,她向来是个利索干练之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绝不再拖泥带水。

萧天河忽然开口道,“白姑娘留步。”

“何事?”白子歌回头问道。

萧天河犹豫了好半晌才开口说话,“感谢你千里迢迢给我送来这封信,萧府现在成了一片废墟,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让你见笑了。”

白子歌并不说话,她知道小天肯定还有下文。

“麻烦你回去转告你师傅,就说他的信我已收到,请他放心,我会妥当安排好一切的。最后有件事情我想拜托你,还望你答应。”萧天河道。

白子歌道,“什么事?”

萧天河道,“如今少羽也成为了天位级别的高手,在青州的一辈中开始渐渐的展露头角,希望你以后多多指导他,帮助他,照顾他。”

“指导他?帮助他?照顾他?”白子歌把这九个字全部重复了一遍,“我听不明白,你有话就直接说吧。”

萧天河道,“将来少羽也许会遇到很多的大麻烦,大困难,我担心他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渡过这些大难关,希望你可以在他旁边,鞭策他,帮助他走出困境。”

白子歌淡然笑了,“你这个人好奇怪,不过你今天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会转告师傅的,至于萧少羽的事情,他现在已经是天位级别的高手,风头正劲,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顾和帮忙。”

说完白子歌便转身离开,不过白子歌却对这封信件更加的好奇了,“这个萧天河好生奇怪,怎么说他也是修为高深的人,怎么在看完信件说出这样的话来,说自己的儿子以后会遇到大麻烦、大困难……”

萧天河却是站在祠堂门口,抬头凝望,“没想到事情来这么快,而且来的这么突然……”

(第二更。)

……本章完结,下一章“、新的情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