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5章:、四大名谱

《狂徒》

第25章、四大名谱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深夜,鼎剑阁的弟子基本上都入睡了,包括一些平时被公认为最勤奋的一些弟子也都纷纷上床睡觉了。

但是在苦竹林里却依旧坐着一个少年,借着那并不明亮的月光,吃力的看着手里的一个羊皮卷。

少年端坐在一块凸出在水面的大石头上,认真的凝望着手里的羊皮卷,脸上露出一副深思疑惑的表情。

如果陈远在的话就会发现,少羽手里拿着羊皮卷正是鼎剑阁最顶级的无上心法——《潜龙诀》,只有历代阁主才能修炼的至高心法。上次被破军盗出,陈远一路追踪,结果被第一次到达雾柳镇的少羽拣了大便宜。

“这心法果然博大景深,丝毫不在父亲的‘剑心通明’之下。我琢磨这心法有一年时间了,都没有长足的进步……”少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杨真玉说的很有道理,幽蓝六层的高手,能够驾御与幽蓝同属性的物质,我现在仅才幽蓝四层,要战胜六级高手,基本上不太可能。”少羽很冷静的分析着,“我的幽蓝属性也是属水,但我却还不能驾御水,只有修炼到杨真玉这个境界的人才能够化水为己用,成就大神通……王五,如果我能够领悟到《潜龙诀》的真法的话,便有把握战胜他……可惜这《潜龙诀》心法太过深奥。”

一直到凌晨两点,少羽才收起羊皮卷回去,可是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美丽的白衣女子在林间练剑。令少羽奇怪的是,这个女子的剑是带鞘的。

她的剑,一直都没有出鞘。蓝色的精致剑身看起来十分锋利灵巧,剑在她的手里仿佛被赋予了生命,每一招都自然灵动。

少羽在旁边停下来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忍不住赞道,“好完美的剑,好优美的剑诀,舞剑的人最是美丽,不知道组长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杨真玉刚好打完一套剑诀,停下身道,“这把剑名为‘月虹’,是母亲留给我最珍贵的礼物。”

“这把剑就是‘月虹’?”少羽吓了一跳,“这就是在九州大陆二十四大仙兵谱上排名第十七的月虹?”

少羽自幼博览群书,见识不小,自然知道九州大陆有四大名谱:仙兵谱,神兵谱,地榜,天榜。

仙兵谱上记录着二十四大仙兵利器,件件都是九州大陆上的稀释珍宝,为千万修行者苦苦追寻的兵器。

而神兵谱上记载着四件神兵,件件都是杀人于千里之外的恐怖存在,而且神兵谱是千年前流传下来的传说,千年来从来出现过人间,存在与否现在都存在争议。

地榜则是由九州大陆幽蓝殿总坛发布,上面是地界高手的实力排行榜。天榜则记录着天位高手的实力排行,不过因为天位高手实在太少,因此天榜在大陆上的影响力并不如地榜大。

要知道,地榜印刷成书,每一期的销量都有几十亿册,大陆上几乎家家都有一本地榜,而且每个修行者都期望自己的名字可以载入地榜,受亿万人崇敬。

神兵成为千年前的传说,仙兵却是现在千万修行者毕生追求的兵器。任何一个修行者得到一件仙兵,那都是了不得的事,就连鼎剑阁的阁主风清阳都未必有一件仙兵。在大陆上像鼎剑阁这样的门派很多,但是仙兵却只有二十四件。

少羽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关于仙兵的介绍,现在亲眼目睹仙兵,十分震撼。

杨真玉道,“不错,这是母亲临终前留给我最后的礼物,并且嘱咐过我,这件兵器不能随便出示于人,在实力到达八级之前不可随意出鞘。月虹的真意就是月之残虹,从不轻易出鞘,只为值得出鞘之人而出鞘。”

少羽仔细的观察着杨真玉手里的剑,只觉那蓝色的剑鞘上面包裹着一股淡淡的灵气,若有若无,看起来十分柔和,“原来如此,看来你也有一段悲伤的过往,而且你的家世来头还不小。能够拥有月虹的人,至少都是地榜前三十的高手,你的母亲是个值得尊敬的勇士。”

杨真玉淡然一笑,“我母亲离开的时候我才十岁,母亲临终的时候托付给我一件事。我这么勤奋的修炼,就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

“什么?”

“杀一个人。”杨真玉说这句话的时候,透露出深深的冷意。

“杀一个什么人?”

“一个离我很近的人。”她的语气还是这么冰冷。

少羽看了眼周围,附近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么晚了还在修炼,是为了明天的比赛吧。”

杨真玉爱惜的看着手中的剑,“但愿明天,月虹不会出鞘。”

少羽道,“你刚才练的是?”

“月虹诀。”

“好剑法,剑未出鞘已经有一股所向披靡的意念,不知道出鞘之后,会到如何恐怖的地步。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感觉韩俊要赢你,绝非易事。韩俊尽得掌门的真传,你要赢他也不容易。谁胜谁负,就看谁的心志跟坚定了。”

少羽说完便离开了,他感觉杨真玉不光是表面上一副冰冷的样子,连她的内心,也是冰冷的。她努力修行五六年,难道就是为了杀一个人?

这是何等冰冷的内心。

次日天刚刚亮,鼎剑阁便热闹非凡,广场上围满了人,比上次入选考核的人还要多,甚至连一些平时闭关修炼,就不出门的长老们都出来观看了。

少羽的比赛是第三场,前两场比赛还是要看的,看别人比赛可以为自己积攒不少经验。第一场比赛持续了很久,两个人实力相当,场面陷入僵局,但就这时候有个女子在场上大喊‘陈远加油。’

不知道怎么地,陈远居然越打越强,最后风头逐渐盖过破军,以微小的差距把破军淘汰出局,成为本次第二个晋级的弟子。少羽在场下却是看得真切,那个大喊加油的女子正是陈若离,自己初倒雾柳镇,在客栈里遇见的那个女子。

第二场比赛因为有美女杨真玉的参与,呼声更高,一开始战斗就进入高[chao],十分激烈,让人大呼过瘾。

“她的剑还是未出鞘,不过韩俊也还没有使出全力,两个人现在基本上持平,如果继续下去,就看谁的体力更持久了。”李青云坐在主[xi]台上,对旁边的风清阳说。

风清阳目光炯炯有神,“杨真玉使的剑诀十分诡异,我都没有见过,她手里的剑上带有灵气,应该是二十四大仙兵之属。未出鞘便有这分修为,居然能和韩俊打成平手,青云,看来你调教出一个好徒弟啊,你这身衣钵,后继有人了。”

李青云面上带笑,“师兄过奖了,韩俊是你手把手亲自传授的,杨真玉要战胜韩俊,很难。面对杨真玉的层层攻击,韩俊应付从容,游刃有余。可见他的经验之丰富,修为之深厚。”

风清阳淡淡一笑,“继续看吧。”

风清阳表面上虽然很平静,但是心里却在祈祷,“韩俊,我是鼎剑阁的掌门,你是我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千万别输给其他教练教出来的弟子啊,不然我这个掌门可要被师兄弟打脸了。”

李青云拳头都捏紧了,“杨真玉,你是赤元届最出色的弟子。坚持住,要是能把韩俊给淘汰掉,我这个做师傅的就可以在师兄弟面前长脸了。”

战斗还在持续,场下的观众急了。

“比赛到现在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两个人一直都是持平状态,照这么打下去,几个小时也打不完啊。”

“我倒是希望我心中的女神可以获胜,韩俊那丫的虽然长得蛮帅,但和心中的女神一比就差远了……玉,打他,用力打……”

少羽和韩平,李书大嘴几人站在一起,此刻大家都为杨真玉捏了把汗。

大嘴忍不住道,“少羽,组长的剑还不出鞘,出鞘之后战斗力最起码可以提高一倍。”

“是啊,组长的剑怎么还不出鞘啊……”

韩平却是站在一旁没说话,一边是他的亲哥,一边是带他一年的组长。他心里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被淘汰出局。

少羽道,“现在韩俊还保留了很大的实力,还不到拔剑的时候。到了时机,她会拔剑的。”

比赛继续进行了大约五十来分钟,杨真玉体力不支,招式频频出现漏洞,好在有惊无险,韩俊的势头越来越盛,渐渐的压住了杨真玉的攻势,最后打得杨真玉的防守几乎濒临崩溃。

观众的心都提了起来,大家都预感到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

就这时候,杨真玉突然一个凌空翻身,手中长剑一挥,整个人化做一股螺旋飓风卷向韩俊。

“长虹贯日!”

一道金色的虹光出现,直接划过十米距离,持着一股所向披靡的气势,一举贯穿韩俊所有的防守,将他整个人都撞飞起来,最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风清阳,李青云及另外三大教练同时起身,少羽等人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韩俊输了。”

少羽怔怔的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月虹诀第六层——长虹贯日!居然练成了月虹诀第六层……”

……本章完结,下一章“、少羽上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