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63章:、千门死了

《狂徒》

第263章、千门死了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羽的出现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毕竟是青侯亲自下的令,说要放千门离开,少羽如今站出来却说说千门不能走,隐隐中意味着少羽在忤逆青侯的意思。在青军之中,在青州的所有大小事务当中,青侯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从没有人敢忤逆青侯的意思,少羽的这个举动虽然说没有明着忤逆青侯,但是在场的青如玉和白子歌都看出来了,少羽这是在暗中和青侯对立。

“你……不让我走?”千门很是落魄,双臂被青侯截掉,此刻十分落魄,被少羽一拦,更是有种说不出的苦衷。

少羽冷然道,“不错,萧镇上一万子民的性命,我还没和你算。你看看这片土地,这方圆是多里土地曾经是我从小长大的家,这一次因为你们的军队,把我们萧府夷为平地,我生活了十六年的家,就这样被你夷为平地,这些帐,难道你以为能就这样算了么?”

千门气极冷笑,“既然你这么说,那我手下那死去的十万兖州军队,我去找谁算?那可是十万条鲜活的生命啊,结果被你一把大火焚烧得干干净净,这笔帐,又该怎么算?”

少羽握着一把生满锈迹的剑,目光坚定如刀,“胜者王,败者寇,如果今天你赢了,你便有资格杀了我,为你那死去的十万军队报仇,但如今的结果是你输了,输了,就必须付出代价。你觉得赌徒,在输光了所有的积蓄后讲道理,有人会同情你然后把继续还给你么?”

千门沉默了,随即缓缓点头,恶狠狠的道,“你好狠毒,才十六岁,你便如此心恨,以后长大了,必定是个祸胎。可是,刚才是青侯开口说放我走,你是青侯的部下,要杀我,也得问问青侯答应不答应。”

千门不愧是只老狐狸,一把将皮球踢回到了少羽和青侯之间,在他眼里,少羽毕竟只是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涉世未深,经验有限,如果自己在他和青侯二人中间周旋的,说不定有活下来的希望。

少羽冷笑一声,“你用不着在我和青侯之间用离间计,你自己都说了,我是青侯的部下,正因如此,我才深知青侯的意思。刚才青侯说放一条生路,是为了送给千夫子,送给乌侯一个面子。不错,青侯的确说过这句话,而事实上,青侯也做到如此,他没有杀你,他放你走了……如今杀你的人是我萧少羽,与青侯无关。”

少羽一手拿着剑,一边往千门走去,步步靠近,“亏你还活这么多年,却是一点也不了解青侯,你和李奇带十万军入侵朝阳郡,杀萧镇,一路上屠戮百姓子民,这有损伤了多少人……青侯身为青州的王侯,主宰一方军务,你在青侯的土地下犯下如此滔天罪行,青侯有怎么可能放过你?你未免太过天真了。”

千门有些吃惊,只道,“哼,你个无知小儿知道什么,青侯贵为王侯之位,一言九鼎,这是青侯金口承诺,你一个小子瞎折腾什么。”

少羽道,“真是因为青侯身份尊贵,一举一动都牵扯到太大的动静,所以才不好亲自动手杀你,由我代扰,这你都不明白。”

少羽再不说话,直接举起锈剑,对着千门就要一刀劈下去,不想千门却大喊一声,“我杀人就是犯罪,你一把大火焚烧我十万大军,那算什么……你们青军口口声声说仁义之师,我看也只是徒有其表……”

千门声音很大,但却字字冲击在其他的脑海里,少羽怕别人误解,只好解释道,“那你又怎么不问问你杀的是什么人,我杀的又是什么人?你杀的都是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你屠杀的都是老弱妇孺……我一把大火焚烧你十万大军,这是战争,这是兵事。你这个家伙真是越活越回到家了……如此愚昧之人也能炼就天位六阶,当真是个奇迹。”

少羽手里的锈剑在半空划过一条弧线,最后直直的劈在千门的脖子上,千门虽然抵抗,虽然躲避,但此时此刻的千门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少羽的锈剑随着他的身体在移动,最后稳稳的从他脖子上削了下去。

“噗……”一片鲜血飞溅而起,染红了少羽手里的剑,千门的头颅跟着飞上空中,高高的飞了出去,还伴随着千门的呐喊哀嚎。

堂堂一个天位六阶的大高手,就这样在少羽的一剑之下,给斩断了脖子。

少羽一手握着剑,横举在半空,他面对着白子歌几人,鲜血拍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狰狞。千门死了,少羽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落地了,但是少羽却并没有因为千门的死而太高兴。相反,他心里依旧不踏实。

“千门死了。”少羽拖着长剑,一步步走到白子歌身前,小心翼翼的将白子歌扶了起来,此时此刻,少羽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上前去扶白子歌而不是青如玉。青侯虽然是自己的上司,但是他对青侯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虽然敬仰,但却不怎么喜欢这个人,因为少羽本能的感觉到这个人似乎和自己之间存在着某种隔阂。

或许正是因为青如玉是青侯的女儿,所以少羽才本能的走到白子歌身边,“你没事吧?”

白子歌面色苍白,声音很虚弱,缓缓摇头,“我没事,千门他该死,你这一剑,劈的好,这样的人渣,早该消失在世界上了。”

这话从一个大美女口中说出来,听着有些别扭,少羽本能的耸了耸肩膀,“你连续动用大型道法,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后来又动用了晋级的封印术,我带你回去休息吧,不然……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

少羽也不客气的将千门的内丹收了起来,然后扶着白子歌离开,“我就不打扰你门父女两个人聊天说话了,我和白子歌先行一步。”

眼见少羽和白子歌互相搀扶着离开,青如玉皱眉问了一句,“你们要去哪里?”

少羽道,“朝阳郡,我很多朋友兄弟都在那里,我得过去和他会合。”

说完少羽便和白子歌缓缓离开,少羽离开的时候都未和青侯打过一次招呼,青如玉皱着眉头,一直看着少羽和白子歌消失在远方的山林里,这才回过神来,“父亲,你怎么来这里了?”

青侯看了眼印无海,说道,“听说我女儿有危险了,我总得过来看看,让别人来我都不放心啊,毕竟千门是六级高手,稍微有个不注意,你可能就栽在他的手里了。”

青如玉道,“还好你来的及时,要是再晚来片刻,后果不堪设想。对了,另外刚刚父亲你和千门说话的时候,你说你不是为了千门而来的,那么请问父亲你是因为什么来这里的?”

青侯叹息道,“这一次我和印无海一起来到萧镇,的确是为了别的事情而来的。对了,我问你点事,你觉得少羽这个人,怎么样?”

青如玉有点吃惊,他不知道请后为什么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根本猜不到父亲是什么意图,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道,“忠义,城信,勇敢,坚毅,不错啊……是个很值得结交的人,而且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天位境界的大高手,十六岁的天位境界大高手,他和明月又为我们青城学院创造一个不错的成绩。”

青侯听完却是摇头,“我不是说他人怎么样,我是问你除了知道他人品以外,还知道点关于他的别的什么事情不?”

青如玉更蒙了,思索半晌后连忙摇头,“不知道……少羽他好像没什么秘密吧,他从小就是在萧府长大的,中间因为和萧府的方圆合不来,离开萧府去了鼎剑阁。在上次的朝阳会武上,少羽更是夺得了第一的好成绩,从此名扬海外。后来的事情,父亲你肯定不陌生了。”

青侯依旧摇头,“比如,你只不知道少羽身上有回天令?”

青如玉微一思索惊道,“我想起来了,我听千门当时的口气说,好像说少羽身上确实有回天令之类的东西……当时情况太紧急,我没注意,现在被父亲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青侯道,“回天令可是千湖圣医的东西,别说是少羽,就连我和剑圣都弄不到一块来,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可能落到他的身上?”

青如玉忽然愣了一下,“听父亲你这么一说,事情的确很奇怪。像回天令这种东西落到少羽身上,确实匪夷所思。不过少羽是有大运的人,拥有这些东西不正说明少羽前途不可限量么,这是大好事啊。”

青侯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笑了一下,“算了,当我没说,你在这里休息片刻吧,我和印无海到四处参观一番,回来的时候,我们一起上路回去。”

“恩。”青如玉也不客气,当下在一棵大树下打坐起来。

印无海来到青侯身边,“青侯,这一大片都是废墟,我们要去哪里?”

青侯道,“去萧府的祖祠堂,看个究竟。”

(第三更。今天无更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青侯的猜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