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64章:、青侯的猜忌

《狂徒》

第264章、青侯的猜忌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青侯,如今的萧府都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啊,这祖祠堂在哪里,都很难寻找……”印无海踏步走在废墟之上,看着眼前那一片萧条的景色,不少地方还面着大火,看起来十分凄凉。

青侯道,“萧府是朝阳郡第一世家,占地有方圆六七里宽,里面建筑无数,如今这里因为战争尽数被焚烧干净……要想在这种情况下找到祖祠堂无疑于大海捞针。不过你应该有这个经验,但凡祖祠堂的地方,都有着一股圣洁之气,这是常年香火供奉所致,我们顺着这些圣洁之气寻找下去,便可以找到祖祠堂。”

印无海不置可否的点头,“青侯,你这么大老远亲自赶来萧镇,而且还寻找萧府的祖祠堂,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青侯轻轻摇头,“发现不敢说,只是感觉不对劲而已。一个少羽的身上居然有千湖圣医的回天令,你就不觉得奇怪么?”

印无海想了片刻,摇头,“我觉得这一点青如玉小姐说的有道理,少羽是个有大运气的人,他拥有回天令并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况且他是你的学生,如今又是你青军的军官,应该说是一件大好之事啊。”

青侯摇头,“一年前我的分身来到这里观看朝阳会武就发现不对劲,不过那个时候毕竟是我的分身,各方面都不如我自己,所以才没看出什么。你想想看,这一次萧府面临生死劫难,身为萧府世家加主的萧天河居然不在场?你不觉得奇怪么?”

印无海思索之后仍旧摇头,这回他没有再问,而是直接说道,“青侯你怀疑什么就直接说出来吧,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青侯道,“我现在看少羽很像一个人,一个已经故去的人。”

“谁?”

“赤帝,二十多年前的赤帝,你还有印象么?”青侯小心翼翼的说出这一句话。

这话一出,青侯本能的朝周围看了看,印无海也是被这话惊了一下,顿时如雷劈一般愣在当场,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他居然是笑了,好似听见了一个很大的笑话,一直在笑,“青侯,你这个玩笑太得太大了吧,少羽怎么可能像赤帝,赤帝在少羽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是太乙境界的超级高手了,而且你看赤帝是何等惊才绝艳,何等的雄才大略,几千年以来的第一人,少羽怎么看都和赤帝没有半点关系。”

印无海说的很绝对,“怎么?莫非青侯你就凭这些就判断他和赤帝有关系?”

青侯释然一笑,“我也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这一次来萧镇,就是为了看个究竟,在我心里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

印无海劝道,“我说青侯你这些年当真是太过劳累了,九州王朝如今都不复存在了,你还担心什么啊……九州王朝是赤帝一手创立起来,他凭借一己之力创造了几千来从未有过的辉煌,但是也是因为他自己,这样一个伟大的王朝在建立后的短短数年间就消失崩裂了。现在是王侯割据的时代,你还担心什么啊。”

青侯道,“你可能不知道,那时候几大仙门的人说赤帝已经死了,但是我却并没有看到过赤帝的尸体……你敢确定赤帝死了么?当初如此狂盛的一代帝王,你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尸体,你莫非真的以为他死了?”

印无海不说话了,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当下陷入沉默,青侯道,“九州王朝这趟水,太深了……当初赤帝的妻子就是四大仙门之一的铁血魔宫的宫主,二人合力征讨天下。如今继任铁血魔宫宫主之位的是柳静云,前段时间千门第一次围攻萧镇的时候,青如玉和白子歌两人轮番力战千门无果,结果还是铁血魔宫的人出面帮忙化解的矛盾,据说来的是一个穿蓝衣服的蒙面女子,以我看来,这个人应该就是柳梦璃了,下一任的铁血魔宫宫主,如今的铁血魔宫少宫主。可见少羽和铁血魔宫还是有所渊源啊……这让我不得不防,如果少羽真的和赤帝有瓜葛……我必须早做准备。”

印无海听完后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当下问道,“如果你发现少羽真的是赤帝的遗孤,你当如何处置?”

青侯道,“我目前也只是感觉而已,如果我有证据证明少羽就是赤帝的遗孤,我必将杀无赦。九州王朝毁灭的时候,曾死了多少人?数以万计的无辜的人都被牵扯到那场变故之中,现在大陆上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我不想因为一个遗孤,再次把社会弄得血雨腥风。如果少羽真是赤帝遗孤,他必须死!”

印无海点头道,“少羽就目前来说是一个不错的人才,我觉得青侯若是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他是彻底遗孤,千万不可杀错了。我觉得少羽将来必定是个大才,能为青侯你平定天下的大将之才,实在难得。这种人,绝不可错杀。”

青侯也微微叹息,“我正是因为这个才亲自来这里看究竟的,若少羽只是一般的人,我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去,即便怀疑到他身上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结果了他,正因为他是大才,我才亲自来此,小心翼翼。”

印无海道,“青侯爱才之心,让人佩服。如果得少羽的帮助,将来青侯平定天下,便又多了一大力助。”

青侯点头,已不再说话,二人顺着废墟寻了许久,忽然青侯停了下来,往身下一指,“就是这里了,在这片废墟里,这里的圣洁之气最为浓厚,若我猜不错,祖祠堂的位置就应该在这里了。”

青侯和印无海用通天之力将脚下的废墟石块一一掀开,最后渐渐的露出了萧府祖祠堂的真容,二人走进祖祠堂大门,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姓萧的灵牌,虽然很多灵牌都断裂了,但经过青侯二人的复原,已基本能够看清楚灵牌上面的字迹。

二人在灵台下凝望良久,最后印无海道,“青侯,我看是你多滤了,这些都是萧府祖祖辈辈的灵牌,一切都很正常。”

看到这样的场面,就算青侯再怎么多疑,此刻事实摆在他眼前,他也不好说什么了,当下叹息一声,“但愿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随即二人一挥手,顿时冲天而起离开了这片废墟……

话说少羽和白子歌离开萧镇之后便进入了大山里面,约莫走了半天的路程,二人恰好来到一条小河旁边,便停下来喝水。

“今天就赶路到这里吧,你好好调息身体,不然身体很难恢复,之前连续使用大道法对身体伤害特别大,我去找点吃的。”少羽将白子歌放在河边,给她打好一壶水,然后转身找吃的去了。

白子歌倒也没说什么,自己的伤的确不轻,需要调理,当下打坐下来,安静的调运着体内的幽蓝,用幽蓝滋润身体……

离开之后少羽便快速往萧镇的方向赶去,“这一次青侯明确说过不是为了千门而来,看来他来这里,多半是为了我,他莫非真的看出一些什么端倪了?知道我的身份了?他这一次来肯定是为了调查我的身份,我得回去看看……”

少羽来到萧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少羽直接进入萧府废墟的祖祠堂里,只见这里的土地被翻新过,少羽顿时一紧,“看来青侯果然来寻找我们萧府的祖祠堂了……不知道他看出了什么没有,我临走前故意换上了很多姓萧的灵牌,希望可以蒙过青侯的眼睛。”

少羽再一次动用幽蓝之力,将压在祖祠堂上面的石块废土重新挖掘开来,待完成这一切后,少羽猛的进入祖祠堂的大门里面,站在灵台前面看着眼前的那十多个灵牌,“看这些灵牌都没有被移动的痕迹,看来青侯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唯一的破绽就是,这些字迹是我新雕刻上去的,虽然用各中手法让字迹显得老化,但如果遇到行家仔细琢磨的话,还是容易看出来这些字迹是刚刻上去的,如果青侯也发现了这一点,就麻烦了……”

少羽跪在地上,祈祷几次,然后鞠躬几次,最后猛的挥手,身上力量迸发,顿时把所有的灵牌瞬间打碎掉了,所有的灵牌都化为了木屑,洒落一地。

“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留下半点痕迹,我现在已经相信我的身份,我必须为了自己的身份而做点什么,但是目前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少羽紧紧捏着拳头,一跃而起,重新把石块废土埋在祖祠堂上面。

做完这一切,少羽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刚准备离开,忽然发现有个人站在前方,只见他背对着自己,双手负背,大风吹来,他却稳丝不动。

这个人端的不是别人,正是青侯。

少羽大惊,身体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此时此刻的少羽,心里一片慌乱,居然是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今天第一更,还有更新……昨天最后一张更新了两次,真是抱歉,主要是卡了一下,发两次,朽木会尽快联系编辑把其中一章删除掉。)

……本章完结,下一章“、夜幕下的对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