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65章:、夜幕下的对话

《狂徒》

第265章、夜幕下的对话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少羽万万没有想到,青侯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一次少羽回来说白了就是回来毁灭证据的,没想到被青侯抓了个正着,这心里面的惊骇程度,可想而知。不过好在少羽心智较为成熟,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当下很快就稳定下来,“青侯?”

青侯依旧背对着少羽,声音缓慢而平静,“我就猜到你会回来,便在这里等你。”

少羽一点都猜不透青侯心里在想什么,当下只好恭敬的说道,“青侯在这里等我,莫非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青侯摇头,“不然,刚刚我看到你进入祖祠堂里面大肆的毁灭那些祖上灵牌,这些灵牌代表你们萧家的祖祖辈辈,你如何为何要将这些灵牌一一消灭掉?莫非你是在掩饰什么不可告人的真相么?”

青侯旁敲侧击,让少羽心中一惊再惊,少羽额头上都出冷汗了,不过他依旧小心应付着,“不,这只是其一,我回来的确是为了消灭灵牌,不过却不是为了掩饰什么不可告人的真相。”

青侯目光沉凝,“那是为何?”

少羽道,“萧府在兖州军队的冲击之下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我打碎祖辈的灵牌,是为了让他们安息,安息入地……没有什么不可靠告人的目的,在青侯面前,莫非青侯觉得我可以在你面前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么?以你的双眼,真的假的,虚的实的,难道你还会看不出来么?你是青州的王侯,对青州的一切都了入指掌,何况我一个少年的心思,难道你还猜不透?”

被少羽这么一说,要是青侯继续揪着那事情不放,就未免太说不过去了,青侯凝着眉头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你回来消灭灵牌只是其一,那么其二是什么?其耳后面还有没有其三其四?”

少羽恭敬的说道,“这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家,现在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我这个做儿子的回来这里看一看,莫非青侯认为有什么不对的么?我想在夜晚的时间,一个人在这片废墟上大哭一场,难道不对么?”

少羽的话里面蕴涵着一股悲怆,青侯也不好说什么了,他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只见他双目血红,语气里面还带着一种怨愤之气,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突然间国破家亡的可怜少年……

青侯其实也只是一说而已,见得少遇这副模样,青侯缓步来到少羽身前,忽然叹息一声,“是我多滤了,少羽你想一个人在这里呆就呆在这里吧,国破家亡的感觉不好受,一个人好好痛哭一场,会好很多。”

青侯说完便转身离开,只见他身体直接冲天而起,消失在天穹之上,在远处的一个山头上,印无海和青如玉都在那里,青如玉依旧在远处席地打坐,而印无海则是闲着,见得青侯回来,印无海忙上前道,“青侯,结果如何?”

青侯点头道,“他果然还是来了,而且也的确把祖祠堂里面的灵牌全部销毁,看起来很是奇怪……和我的预想不谋而合啊。”

印无海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把他……结果了?”

青侯摇头,“没有,我让他离开了。其实他说的有道理,摧毁一片灵牌并不能代表什么,他说摧毁灵牌只是想让自己的祖辈门安息入地,其实也是有道理的。他之所以再次回来,是想看看这个已经被打成废墟的家,想在废墟上面好好的痛苦一场。他说的话,都是人之常情,在情在理,我不能因为我的一点怀疑,就这么把这么好的一个苗子给结果掉啊。”

说完后,青侯深深呼吸,“人的想法太多了,看哪哪儿都是幻觉,看谁谁都有嫌疑……诶,还得回去多多修心养性才好。”

印无海呵呵一笑,随即两个人互相望着对方,皆都笑了出来,此刻青如玉也打坐好了,当下起身道,“什么事情让你们这么开心。”

话说青侯离开之后,少羽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整个人身上全是汗水,身体都有些发软,“别看刚才和青侯只是说几句简单的话,其实这其中字字暗藏杀机,若是我底气出现任何不足的情况,恐怕下场就不一样了……”

傍晚时分,这片废墟广场上空无一人,相反还有无数的尸体骨骼,遍地都是,这里白天就死了十一万多人,到了夜里,阴气十足,处处都弥漫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死亡气息,如果一个人夜晚还能够呆在这种地方,需要很大的勇气。

“这里没有人,白天吸收了大哥的本命珠,我来看看效果吧……”少羽也打坐入定下来,仔细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白天局势太过紧张,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的感受身体的变化,现在有时间,一定要好好试一试。”

“拳力……没什么变化,一拳依旧只有三磅的力量,速度也无明显变化,在两千五百米每秒左右。唯一变化的是……骨脉,全身的骨脉仿佛发生了某种非常奇妙的变化,变得坚固异常。以前我体内的十万斤幽蓝如果瞬间爆发的话,骨脉明显感觉到很脆弱,仿佛要支撑不住这么多幽蓝的依附一般,可是如今不会了……即便是同时运转十万斤的幽蓝,全身的骨脉也坚挺如山。看来这就是大哥的本命珠给我身体带来唯一的好处了。当出本命珠化为气态之后随着骨脉游走,把所有的气态都倾注到了全身的骨脉之上,看来错不了……我的骨脉的确是发生了某种程度的变化,只是暂时我也不知道骨脉如此坚固是好是还是坏事。”少羽仔细的感受着身上一点一滴的变化,脸上不时的带着一些微笑。

“至于其他的,并无多大提升……体内的鲜血虽然都变成了透明的无色液体,和水流差不多,但除了流通循环速度加快以外,并无本质上的变化……这无色的血液,听起来当真是奇怪,血液都能变成无色,可惜我只有《圣经》第一卷的上半部分,要是有下半部分的话,我或许还能在上面找到一些答案,眼下看来是不太可能了……”少羽对自己的鲜血变成无色,十分担忧。

“体内凝聚着本命珠,此刻的我应该是天位一阶吧……幽蓝的眼色和变成粉红色,和五长老幽蓝的眼色差不多……不知道天位境界的分阶是按什么来划分的。自从凝聚出了本命珠之后,脊椎的作用便没有那么重要了,全身幽蓝的核心渐渐转移到本命珠上面去了,本命珠成了全身能量的核心和源泉,幽蓝的诞生全部移到了本命珠之上……”少羽喃喃自语,“就算我全身的脊椎被折断了,也关系不大了,因为脊椎不再是全身幽蓝的核心,全身的幽蓝核心源泉由脊椎转移到了本命珠……难怪本命珠对一个天位高手是这么的重要,里面蕴涵着的可是一个天位高手一生的积累和沉淀啊。”

“化影分身术和潜龙诀都只剩下最后一重了,现在我虽然还无法摸透,不过我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将这两门心法练至大成。上次白子歌对付千门的时候,便使出了九个化影分身,可见这个女人当真是了不起。”少羽缓缓睁开眼来,“进入天位之后,服用了大哥的本命珠,对修为的提升都微乎其微,看来白子歌说的话没有错,到了天位境界后,要想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多半要靠自己的体会,自己的感悟了,外在的辅助作用实在很有限。”

少羽升空而起,“天位高手虽然能虚空借力,但能够借力的限度很有限,所以御气行空的速度并不快,能有几百米每秒就很不错了,真正的速度,还是要借地面才行。”

来大山顶上,少羽回头看了眼自己那个家,心中百感交集,“这就曾经辉煌一时的萧府了,我从小在萧府长大,那个时候以为萧府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世家,那时候我曾把萧府当成自己的靠山,以为以后不管出了什么事,只要有萧府在,就不怕……现在看来,是我当初太幼稚了,这世道,是靠武力来说话的,靠山只能是自己……”

“这片地方毁灭了,我少羽的生命也就此终结了……曾经的我只是萧府的三少爷,只是世人眼中的天才少年,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那个萧少羽……”

少羽踏着山头,往白子歌的方向奔腾而去,一路上再没有回过头,一道银色的光在山间奔腾,不出多久他便赶到了白子歌所在那条小河。

此刻白子歌刚好打坐完成,一个人靠在大树上看河,看河面上面的月光随着波涛轻轻的荡漾着,看鱼儿偶尔浮出水面……

“你好些了?”少羽问道。

“恢复得差不多了。”白子歌从地面上拣起一快石头,朝河中扔了出去,只听“叮咚”一声,飞溅起一片水花,“你看这四处荡漾的波浪,你看起来这些波浪是在以石头为中心朝周围扩散……其实这些波浪只是上下动荡着,并不曾移动过,更不曾前进过,人们看到的,只是错觉罢了……”

少羽望着那动荡的波浪,一时愣住了,“其实这些波浪只是上下动荡着,不曾前进过,人们看到的,只是错觉……”

恍然间,少羽仿佛想到了什么……

(第二更,还有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沼泽小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