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70章:、大智慧(上)

《狂徒》

第270章、大智慧(上)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到白子歌脸上充满了疑惑,少羽解释道,“我们是中午十分和千寻大战的,我偷袭的他的时候是下午时间,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小时过去了,若是直接冲过去,万一千寻的伤势恢复了大半,那我们可就要遭殃了。我们不能确定千寻的伤势,眼下必须过去确定之后再做定夺啊。”

白子歌承认自己进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情十分急躁,自从刚才和千寻战斗过后,体内血气翻腾,心情十分烦乱,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的平复下来,若不是少羽在旁边多加提醒的话,白子歌自己都不知道会犯下多少错误,当下她深深呼吸,然后点头。

少羽也不奇怪,当下和白子歌绕到千寻身后百米左右的一个大石头后面,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千寻的一举一动,“他居然在用木柴生火烤肉,也太悠闲了吧,我本来以为他会用火属性道法来烤肉,这样速度更快,烟气较小,不容易被发现,眼下倒好,他居然大摇大摆的用木柴生起了火,难道他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不对啊,如果他的伤势完全恢复的话,此刻肯定会赶着回朝阳郡城外面的大营才是啊……而不是躲在这个小河边上……”

少羽仔细的琢磨着千寻的想法,奈何光靠琢磨是找不出答案的。白子歌仿佛想起了什么,用蚊子一般的声音小声说,“少羽,你之前攻击他的时候,你的拳力主要作用在他身体的哪个部位?”

少羽仔细回想一番,开口道,“是胸膛,我用拳力攻破他身外的幽蓝茧,那个时候他意识到我的拳力很恐怖,做出本能的反应,用双手护胸,我的拳头是作用在他的双手,但是间接的会传递到他的胸膛里面。胸膛是作用拳力最大的部位。”

白子歌点头道,“看来他是伤到了心脏,心脏受了重伤!”

她说的很决绝,少羽连问,“为何这么说?”

白子歌说道,“你看啊,如果他的伤势完全恢复了的话,此刻必定会赶回到中军大营里,但结果却躲在这个小河旁边烤肉吃,显然是他伤势还没有恢复。另外,是个人都知道,在野外用火属性道法烤肉速度更快,而且烟气很小,不易被发现,只要不是个脑残的人都会选择用火系道法来烤肉,但是千寻偏偏就是个例外。如此看下来,解释就只有一个了——他根本没有能力用火系道法来烤肉。刚才你那两百磅的力量重伤了他的心脏,让他的心脏受了很重的伤,无法凝聚幽蓝,只有这样,他才不得已生柴火烤肉。”

少羽道,“我赞同你的说法,说的在情在理,可是天位高手不是拥有了本命珠么?一切的能量都隐藏在本命珠里面,幽蓝的源泉也将由心脏转移到本命珠啊……本命珠才是一个天位高手的最核心。对于地界高手而言,心脏才是幽蓝的源泉啊。”

白子歌道,“话是没错,那我问你,人体的幽蓝是靠什么运输到全身各个部位的?还不是靠血脉么?靠血液循环将幽蓝运送到全身各个部位。而心脏是血液循环的中枢,一切血液都要经过心脏才能到达全身各处,心脏的搏动之力是血液循环的原动力。幽蓝亦是如此,虽然源泉是本命珠,但如果幽蓝想要到达全身各个部位,还是要靠心脏啊,心脏受损,幽蓝根本无法运送到全身各处。”

少羽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倒是把这个给忘了,如你所说,这么看来,千寻多半便是心脏受了重伤,一时半会无法恢复。”

白子歌点头,“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少羽笑了,一时兴奋忘记了身份,居然主动把白子歌往自己怀里一揽,来了一个大拥抱,然后才松开,“你太聪明了。我下去会他一会,你就留在这里,但事情有变,你便在这里接应。”

说完少羽便腾空而起,直接破空朝千寻的方向奔了过去,扔在白子歌一个人愣愣的站在树稍,她脸上还浮现几次红晕,刚才少羽突然的动作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脑袋里都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空白……心跳也加快了很多。

千寻一个人蹲在河流旁边,他身旁生了一堆柴火,手里拿着一根粗实的长棍子,棍子一端串着一头剥去了皮的野兔子,放在火上烧烤着,野兔子因为烧烤的火候比较到位,出现了诱人的金色,上面还有不少油滴渗透出来,香喷喷的。

“恩,味道很不错……”千寻把野兔拿到鼻子旁边仔细闻了一闻,然后狠很的咬了一口,大肆的咀嚼起来,连声叫好,“味道真是不错呢,想不到我千寻也有这方面的天赋,酒家里面的肉都没有我自己烤的香,看来以后有时间我要自己多动手弄肉吃,味道一绝。”

千寻又将野兔放到火上面烤起来,然后继续撕咬起来,连声叫好,吃的十分起劲。

“还蛮会享受的吗,居然一个人在这里弄烤肉……就不知道你吃到化物散的味道没有。”少羽缓缓从他身后走来,走到他身前。

千寻愣住了,刚刚一口咬在野兔上,然后转头看到少羽,脸色都白了下来,“你说什么?这野兔子上面有化物散?”

少羽连笑道,“不是有句古话叫做一其人之道还只其人之身么,你曾经用化物散毒害我,我自然要遵循古人的意思,用化物散毒害回你才是啊,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啊,我可爱的千寻大将军?”

千寻表情惊骇,显然是被少羽的话吓到了,但是他转念一想,连忙冷笑,“怎么可能,这只也兔子是我亲自宰杀,亲自剥皮,亲自烧烤的……从头到尾都是由我自己亲自经手,你根本没有下毒的机会。”

少羽双手抱胸,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不以为然道,“是么?看样子千寻大将军的眼睛还是不够锋利啊,我要问你了,你是在哪里剥的皮,又是在哪里洗的肉?”

千寻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河里,这条河是附近四十里内唯一的水源,剥皮洗肉都是在河里完成,千寻顿时大惊,“你的意思是?”

少羽淡笑道,“不错,还算你不笨,能够把这么复杂的温情想清楚……我在河的上游下了化物散,整条河的河水都染上了化物散之毒,你用水洗肉,用水剥皮……焉有不中毒的下场。”

“你……你……你真卑鄙!”千寻猛的站了起来,看把手里的野兔一把扔了出去,就连嘴里咀嚼着的野兔子肉也都全部吐了出来,同时还用手指头去扣自己的喉咙,把刚刚吃下去的野兔子肉都吐了出来,吐的脸红鼻子青的。

少羽道,“没用的,化物散之毒入体即散,你就是把肠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也改变不了中毒的下场。”

“你……你,你……你真狠毒!!”千寻手指着少羽,全身都在发抖,显然他相信了少羽的话。

少羽连声道,“是么?这都是你教我的啊,说到底你资格比我还老呢……不过呢,这化物散之毒,并非不可解,我有解药,只要你配合我的要求,我可以考虑把解药给你,帮你解除化物散之毒。”

千寻冷笑道,“化物散之毒是天下三大奇毒之一,普天之下除了千湖圣医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解毒,你有解药?你唬谁呢?”

少羽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怀里的回天令掏了出来,放在手心,呈现在千寻的眼前,借着金黄的火光,千寻可以清晰的看清楚少羽手上的回天令,一开始千寻只是好奇,但是看了半晌后猛然大惊,“回天令?怎么可能?这是千湖圣医的令牌,全天下也只有九枚,你怎么可能会有?”

少羽并不急着回答,而是反问道,“这是假的么?”

千寻仔细凝望,最后连连摇头,“是真的,这回天令上面散发着一股圣洁之气,仿佛可以驱散万毒,起死回生,这的确是千湖圣医的回天令。”

少羽开口道,“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和千湖圣医是至交,你相信否?”

千寻犹豫半晌,最后点头,“我相信。”

少羽继续说道,“我现在继续告诉你,我有化物散的解药……你相信否?”

“我相信。”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千寻不得不信,便是在后方观看的白子歌都看得一身疑惑,不知道少羽究竟要干什么。听少羽一句话扣着一句话,好像跟真的一样。

少羽笑了,“既然你相信我有化物散的解药,那就好了。你身上的化物散毒如果在三日内没有解药,你便会全身化为一堆浓血而死。如果你不想死,那就必须按我的要求去做。”

听说自己三日后若无解药,将化为一堆浓血而死,千寻整个人浑身大震,面色发白,身体颤抖不已,“你说……只要你给我解药,一切都好商量。”

少羽伸出两跟手指头,“你只要答应我两件事,我就给你解药。”

“哪两件事?”千寻惊问。

“第一件事——退进,围攻朝阳郡郡城的十五万大军,全部退回兖州!你答应不答应?”少羽冷声道。

(第二更,还有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少羽上将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