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299章:、美人很温柔

《狂徒》

第299章、美人很温柔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便是站在悬崖峭壁的上方,举目望去,也只能看到一片茫茫的红色血海,而在这鲜血大河之中,躺着无数的尸体。有一个少年在这十四万尸体中间寻找存活的个体,或许是这个少年的诚心打动了上天,也或是上天见这个少年实在是太过可怜,雨月下越大,仿佛是苍天的眼泪,越流越多。

“还有活着么?到底还有没有人活着?”少羽找遍了峡谷平原上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没有发现一个幸存者。当下他咆哮一声,仰天咆哮一声,“为什么……老天,你告诉我这都是为什么啊?这可不是儿戏,而是十三万鲜活的生命啊……”

他仰头凝望苍天,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在大喊,“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如此残忍的把十三万条鲜活的生命送下地狱。”

他一把跪了下来,跪在地上,跪在充满鲜血的地上,仿佛他喊得累了,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他就这么跪在地是行,望着周围一大片的尸体,他没有再说一句话。

大雨在下,早就把他全身的衣服打湿掉了,少羽浑然觉。一旁的白子歌站在原地,他一直在凝望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从他开始寻找幸存者到现在,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看到此刻那个少年跪在地上默不做声。感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萧索之意,看着他身上那股苍凉,那种悲怆,她的心仿佛被一股东西揉碎掉了。眼泪再忍不住在眼眶里面打转。

她卖开脚步,缓缓走到少羽身前,然后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她轻轻开口,声音清晰而充满着关心,“少羽,我们回去吧,这里雨大。”

少羽仿佛没有差距,眼睛只是看着前方那无穷无尽的尸体,他的嘴边赫然还在流着鲜血,白子歌知道这是少羽自己用自己的牙齿咬破下唇而致,看着少年那一张脸,白子歌生平第一次有一种要照顾他一辈子的冲动。

过了良久,少羽忽然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只见这个女孩身穿白色的衣裙,此刻大雨倾盆,把她全身的衣裙都打湿掉了,衣服紧紧的贴在皮肤上,露出里面白皙晶莹的皮肤来,那xiōng部上的地方更是清晰看到里面那青色的束胸,完美的曲线尽数展露在少羽眼前,少羽双目无神,看不到焦距,他缓缓站了起来,就这么在雨中看着那个女子。

大雨打湿了她的头发,晶莹剔透的雨水顺着她那绝色脸庞往下掉落,如玉珠落水,肩膀上白皙的皮肤清晰可见,身下的长裙也紧紧贴在白子歌修长的大腿上,就这么看去,她整个人此刻散发出无穷的诱惑力,修长白皙的长腿,高佻挺拔的身材,近乎完美的曲线,白皙如玉的皮肤,精致无双的脸庞,特别是那一道眼神,更是透露着无穷无尽的诱惑力。

少羽就隔着半米的距离的距离凝望着眼前的那个女人,而白子歌也并不回避,而是用一双清澈如水的凝望着眼前的少年。良久,白子歌忽然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投入他的怀抱中,仿佛一对相隔了几万年的恋人再次相遇,“少羽。”

她只是喊了两个字,随后便没有再说话,而少羽也是没有动弹,过了片刻他忽然伸出双手,揽住白子歌的腰,狠狠的拥抱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眼泪再忍不住冲少羽的眼睛里面掉落下来。

眼泪里包含了无奈,愤怒,委屈,愧疚,自责,失败,耻辱……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少羽这眼泪蕴涵着的情绪有多么的沉重……他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是紧紧的拥抱着眼前的这个女子。

话说过了很久少羽和白子歌才山得悬崖,带着四千亲卫部队往后方的大山开始走去,临走的时候,少羽跪在悬崖上面对着悬崖下面的十三万战士深深磕头九次,然后才起身离开。就在少羽起身的那一瞬间,少羽整个人就晕倒过去,再不醒人事。

四千亲卫部队约莫前进了一百里路程,此刻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恰好这里有一条大河,在王云的命令下,四千战士开始就地扎营。

四千亲卫部队扎营过后便开始在帐篷里面烤干衣服,有士兵吃过饭后便开始睡觉,这几天的赶路,对他们来说太累了,现在千火狼已死,绿色营的铁骑兵虽然还在,但是一时间群龙无首,需要一段时间才可能重新出山,大家也就不并不担心有敌人追杀,大部分士兵都睡得很死。

王云和李逵子看着众多士兵睡得很香,山林里面一片死寂。王云和李逵子来到大营外面,看着这场不知道要下多久的大雨,感叹一声,“李逵子,你感觉到我们的兄弟们都睡着了,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啊,我们能够从如此紧张的战事中存活下来,的确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李逵子道,“可不是么。我们能活到现在,上将军的功劳不可胃不大。虽然上将军在上次的战役中指挥失误,但是谁都想不到铁骑兵的威力居然如此变态,最后上将军还是保留了两万骑兵和四千亲卫部队,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战绩了,能够在如此恐怖的铁骑兵手下保存两万四千余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上将军才做得到了。我决定了,从此以后一直跟随在上将军身边,再无他想。”

王云也是点点头,“不错,虽然说良将难得,但是一位圣君,更是千百年难得一遇。我王云也决定了从此留在上将军旁边,上将军去哪里,我王云就跟到哪里。”

二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好不舒服,大雨倾盆,雨声盖过了一切,仿佛狂风暴雨永不会停息下来,中军大营,后房。这里只有少羽一个人,任何人都不得入内,房间里面生着两盏昏黄的油灯,少羽躺在大床之上,缓缓的睁开眼来。

他睁开眼的时候,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正是白子歌。此刻的白子歌只穿着一身轻薄的白色长裙,因为外套被打湿的缘故,她此刻穿的比较轻薄,虽然灯光有些昏暗,但是从少羽这里看去,依旧可以隐约的看到白子歌衣裙里面的情景。

“你醒了?”白子歌见少羽醒来,脸上明显的闪过一丝惊喜,“刚才我帮你查看过了,你身体脉象紊乱,心志不坚定,显然是受了青云大峡谷一战的影响,让你承受的压力太大,你此刻能醒来,最好不过了。”

少羽缓缓坐起身来,靠在床头,深深呼吸,“我们现在是在哪里啊?”

“距离青城两百里的大山上,外面暴雨很大,大山很泥泞,处处都涨了大水,行走起来非常不方便。加上你这个上将军有晕倒过去,战士们只好在这里扎营了。”白子歌缓缓道。她自己都不感觉到,此刻的白子歌说话比之前温柔了很多,以前的白子歌是个比较冷淡的人,对任何人任何事的态度都比较平淡,说话语气自然是平铺直叙。但是自从这一次战役之后,白子歌对少羽说话,语气里面明显温柔了很多,白子歌本人没有发现,但是少羽却感觉到了。

少羽缓缓点头,“原来如此啊,战士们都还好吧?”

“都很好,经过几天的赶路,现在大家都睡过去了。”

少羽微微摇头,然后嘲弄的笑了,他转头看着白子歌,只见此刻的白子歌也在转头看着他,她的衣裙是半透明的白色,借着昏黄的灯光,少羽可以清楚那白色的衣裙里面,蓝色束胸紧紧的绷着,随着白子歌那呼吸上下起伏着。而此刻的白子歌似乎并没有经过精心的打扮,头发有写松散,美丽无双的脸上更是带着一丝庸懒的气息,衣裙在腰间系着蝴蝶结,因为是坐在床头,她一双白皙的大腿展露在空气里,修长而白皙,圆润极富曲线,整个人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少羽此刻和白子歌不过隔着半米的距离,少羽忽然把头往前伸,白子歌闭上了眼睛,仿佛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却没有阻挡。

(少羽的第一个女人……今日还有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雨停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