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337章:、剑圣说(上)

《狂徒》

第337章、剑圣说(上)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少羽和白子歌谈论茶的味道和意境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那荷叶上面的中年白衣男子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中年男子站起身看着眼前的那画板,忽然哈哈大笑一声,开口既成一首诗,而且意境悠长连绵,回荡不绝。

便是少羽这个从小读尽万卷书的人听了这诗也不由站了起来,惊骇的看着前方的那个中年男子,“好诗,好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好一句‘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少羽连续将那中年白衣男子的诗重复了两遍,最后连声叫道,“好诗,好词,好意境……人生快意,莫不如此,在下也有一首诗,恳请剑圣指教。”

那站在荷叶上面的中年男子顿时转过身来凝望着少羽,他就站在那轻飘飘的荷叶之上,仿佛身体没有半点重量,站在荷叶上亦坚稳如山。

这是少羽第一次看到剑圣的眼睛。

这是少羽第二次看到这样的眼睛,一双深邃无比,仿佛可以包罗万象,可以容纳沧海桑田,可以容纳一切的人间甜苦,这一双浩瀚的眼睛。

少羽见过千火狼的眼睛,那是锋锐。少羽见过千门的眼睛,那是恶毒;少羽看过袁慧的眼睛,那是狠辣;少羽看过印无海的眼神,那是沉稳;少羽看过剑爵天草的眼神,那是洞穿一切的锋芒;少羽见过青侯的目光,那是深沉似海。

但是这些,没有一双眼睛比得上剑圣的眼睛。如果非要说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青侯,青侯的眼睛深沉似海,同样是让人看不透,但是青侯的目光里面并没有包容一切的感觉,并没有浩瀚的感觉。

一个人的修为意境高低,不看别的,只看这一双眼睛就足够了!

少羽看到这一双眼睛的时候就断定,剑圣的修为在青侯之上!

这是少羽第二次看到这样的眼睛,上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睛……是在几个月前的旅馆里面,第一次看到柳梦璃的时候。

柳梦璃的眼睛是清澈的,清澈的可以倒映出所有的影子,清澈的让人感觉到是天上下凡的仙子。虽然没有并不似剑圣的目光给人浩瀚的感觉,但同样让少羽有种别样的冲击力。

只看到剑圣的这双眼睛,少羽心里便有了想法,“柳梦璃的修为和剑圣有得一拼!不可想像!”

剑圣看到少羽之后,认真的审视着少羽,片刻后笑道,“你也会做诗,说来听听。”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少羽凝望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少羽说话的时候,言语间透露出一股反常的坚韧,其中蕴涵着一股所向披靡的气势,同时还带着一股大无畏的牺牲……听起来有种波澜壮阔,惨烈悲壮,苍凉凄惨的感觉。

虽然是一首诗,但是从少羽口中念出来,却有着一股别样的感觉,震撼着白子歌和剑圣。

剑圣听完后亦是吃了一惊,口中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然后连连点头,重新凝望着少羽,“不错,是好诗,好气势,好魄力,好境界。你就是萧少羽?”

少羽恭敬抱拳弯腰施礼,恭敬说道,“真是在下,少羽在此拜见剑圣前辈。”

剑圣微微点头,整个人往亭子的方向轻轻一跃,整个人便跃到了亭子里面。少羽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只见男子年纪四十左右,面目英俊,一袭长发飘飘,给人一种飘飘然的感觉,仿佛是一个画家,更或是传说中的圣人。

这中年男子身上唯一的瑕疵就是脸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疤,从左脸横着铺到右脸,中间横跨过鼻梁,这刀疤看起来触目惊心。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然后转头对旁边的白子歌道,“白子,去帮师傅弄点山茶过来,要新鲜的。另外通知你天草师叔,就说他上次斩杀千火狼有功,我要好好见见他。”

白子歌恭敬行礼,“是。”

冲少羽眨几下眼睛,然后就乖乖的离开了,意思是:你小子学乖点,这可是我师傅,怎么子也要给我点面子。

少羽连连点头,表示知道,其实他根本不知道白子歌那眨眼睛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白子歌走后,中年男子自己泡了一壶茶,然后在少羽对面坐了下来,从茶桌上翻出两个杯子,将其中一个杯子放到少羽身前,剑圣亲自给少羽倒了一杯茶。

剑圣在少羽心中本来就是一个了不得人物,此刻亲自给少羽端茶,这还得了?少羽当下起身道,“剑圣前辈……这怎让少羽承受得起。”

剑圣淡笑着,给自己的茶杯倒满,“喝茶,不要讲究太多,只要遇到懂茶的人,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来,喝茶。”

少羽心里怪怪的,但是剑圣都说话了,少羽也实在没有办法,只得端起茶杯敬了一下,然后轻轻喝了一小口。

喝过剑圣泡的茶,少羽才发现白子歌泡茶的手艺有多么的烂,同样的茶叶,同样的开水,同样的茶具,但是从剑圣手里泡出来的茶,味道就是淳美憨厚,回味无穷。

剑圣道,“你现在是青州的王侯,羽侯。肩负着青州十亿子民的安危,你身上的担子,可是不轻啊。”

少羽摇头道,“在下惭愧,少羽能力有限,无力扭转大局,眼下局势越来越复杂,让少羽感觉到有心无力啊。”

剑圣笑了笑,并不继续,而是转开话题道,“当初朝阳会武上,你获得冠军,天草曾经邀请你到剑圣门里来,结果你拒绝了,后面你加入了青城学院。在青城学院的那一年时间里,你成长得很快,好些事情都出乎了我的意料。”

少羽并不说话,而是期待着剑圣的下文,他感觉到,剑圣的话还没有说完。

剑圣道,“你并非剑圣门的弟子,却做到了绝大多数连剑圣门弟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十七岁的你,已经把剑圣门的三大绝学练到了极致。潜龙诀,化影分身术、剑心通明。这三大绝学全部都被你练成了极致,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少羽连声道,“这都是少羽机缘巧合所得,有很大的运气在其中。”

剑圣道,“我没有责怪你学习这三大心法的意思。就算在剑圣门里,能够将这三大绝学同时练成极致的也不多,两只手,十个手指头,数都能够数出来。”

少羽道,“剑圣门内高手如云,第一弟子白子歌更是到了血色幽蓝时代,而且最近我感觉到白子歌的修为一日千里,突飞猛进,只怕距离黑色幽蓝时代也不远了。剑圣你也教出了一个好弟子。”

剑圣忽然拿起一个空的茶杯,放在少羽眼前晃荡几下,“你看这茶杯是什么形状?”

少羽看着那茶杯,稍微思索过后道,“是圆形。”

剑圣摇头,“这不是真正的答案。”

少羽再次凝望着那圆形的茶杯,甚至动用了化万物为眼,结果还是说道,“这就是圆的,难道不是么?”

剑圣摇头,手微微用力,茶杯顿时变成了方的,一个标准的长方体,“现在呢?”

少羽道,“方的?”

剑圣再次摇头,手上用力,茶杯变成了椭圆的,“现在呢?”

少羽疑惑了,他这一次没有回答,而是在思索着,少羽感觉到答案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剑圣继续说道,“大家都所知道的一道数学题:一加一等于二,很多人都知道这个真理,很多学子也都经常把这个真理念在嘴里,甚至教给自己的学生,但是他们并没有更深层次的去想这个问题。一滴水加一滴水仍旧是一滴水,一个半圆加另一个半圆是一个满圆……你刚才说这茶杯是圆的,它也可以是方的,还可以水椭圆的……茶杯到底是什么形状?”

少羽再一次陷入沉思。

剑圣道,“其实每个人看世界都有着不同的角度,同一个世界在一万个人看来,就有一万个世界……因为每个人认识世界的角度都不一样……但是这一万个世界当中,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他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是假的……任何事物,只有一个本心!一个真谛,一个本质!如果你看一样东西,没有看到它的本质,那么你换一万个角度看,就会看到一万个不同的景象……可是如果你看到了物质的本质,万物再怎么变,都离不开那个本质,万变不离其宗!”

少羽喃喃道,“万变不离其宗?”

剑圣道,“不错,就像我刚才问你茶杯的形状,茶杯可以有一千一万个形状,也就有一千一万种答案,每一种答案都是对的,但却是假的,真相只有一个!”

“真相只有一个?”少羽心中仿佛有了一丝明悟。

剑圣道,“不错,真相只有一个。”

少羽忽然凝望着剑圣,“那么,刚刚你问我,茶杯的形状是什么?这个真相如何?”

剑圣,“只有一个真相。”

“是什么?”

剑圣道,“那就是——你所看到的都是假的,你所看到的都是不存在的。”

“我所看到的都是假的,我所看到的都是不存在的……那什么才是真的?什么才是存在的?”少羽内心忽然波涛汹涌。

剑圣道,“茶杯没有形状!”

“这是唯一的真相?”

“对,茶杯本没有形状……形状不过是人们赋予它的。”

少羽沉默了,心中有无数的东西在涌动。

剑圣又问,“树叶是什么颜色?”

少羽道,“没有颜色。”

“对,这就是唯一的真相。我再问你,水是什么?”

少羽道,“水什么都不是。”

“正确,这就是真相。我再问你,剑是什么?”

“剑什么都不是。”少羽本能的回答,但是就这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少羽体内的涌流更加的猛烈了。

剑圣道,“这就是最厉害的剑,如果你能看透剑的本质是什么都不是,那么你的剑,将天下无敌!”

(第三更,来电了。少羽要有大突破了……不会有跳跃式突破,不会出现一领悟什么剑法就瞬间跃迁到五阶六阶,不会的。今天无更新了,感谢brainfeng的打赏支持,各位的咖啡和书评……)

……本章完结,下一章“、剑圣研究了二十年的成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