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342章:、萧天河的真正身份!!!

《狂徒》

第342章、萧天河的真正身份!!!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经过无数的尝试失败过后,少羽终于接受了眼前的现实:凭借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打破这堵墙。这堵墙十分厚实,自己两百四十三磅的拳力轰击在上面都没有任何反应,这再一次冲击了少羽这颗幼小的心。

以前,少羽的拳力一直是他引以为豪的事情,少羽坚信,两亿四千万斤的拳力打出去,不论是打在任何物体上,都会粉碎掉,见石开石,见铁断铁。但现在的情况却截然相反,少羽的拳力轰击在那墙上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这等于是狠狠的打击了少羽的心。

离开这片湖泊,少羽来到周围的群山,只见这里山外是山,一眼看不到尽头,这茫茫地方,真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

十天的时间,少羽花费了整整十天的时间在奔跑上面,少羽一直沿着一个方向笔直奔跑,希望可以跑到世界的尽头,然后找到离开这里的路,但是这里天大地大,根本没有尽头。

十天之后,少羽只得放弃了从尽头离开这里的念头,因为他已相信,这个地方是没有尽头的。

重新回到池塘的时候,少羽感觉到十分的居丧,他心里对外面的世界冲了无心的思念和憧憬,但他就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每天醒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冲着这道墙狠狠的给他来那么几下。他多么希望出现意外,自己一拳下去,这墙就倒塌了,但是意外终究没有出现,让少羽几乎绝望了。

除了第一天遇见了地之精灵外,其后的时间内,少羽再也没有见过第二个人,这荒山野岭的,只剩下少羽独自一个人。

“上天无道,入地无门啊……”少羽最后绝望了,心情也渐渐的平复下来,不再像之前那样念着回去了,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少羽开始思索着进入山洞之前剑圣和自己说过的话。

“剑圣前辈说让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是有缘人……说我练成了《圣经》第一卷的练血成精,而接下来的《圣经》第二卷则是炼精化气……莫非这个荒山之内,存在《圣经》第二卷的心法?可是这里山大地大,就算存在我也未必找得到啊。”

少羽一点一滴的回忆着之前剑圣在山洞外面和少羽说过的话,“剑圣二十年的研究成果就是水中生火,火中生冰。冰亦有冰焰,同样可以燃烧万物,而火则可以在水中产生,并且将水焚烧干净……”

“血继界限的真谛就是用生命去继承界限,界限可以创造生命……而瞳力就是界限和生命之间的桥梁。”

“拳力的爆发倍数,一百倍是极限,我现在的力量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继续去追求提升爆发倍数,实在是一件很不明智的行为,更多的是……我要去学会如何运用这些力量,如何将这些力量集中到一个点上……如果我能够将这些力量集中到一个小点上面,那么,天位七阶功参造化之下,我再无敌手……”

“要想创造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东西,首先我必须学会用自己独有的目光和心态去看待世界……看待世界的本质。如果我能够把剑看成是什么都不是的东西,那么我的剑法将天下无敌……”

“……”

少羽将锈剑拿出来,开始练起了剑,从这一天起,少羽的脑海里面时常浮现出剑圣说过的那些话,这些话无时不刻的在冲击着少羽的脑海,冲击着少羽的心头……

而少羽的心态渐渐的平静下来,开始了疯狂的修炼生涯。他早早的起来练剑,中午开始凝练拳力,下午则是训练血继界限,到了晚上他则是琢磨《圣经》里面的东西……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里没有黑夜,没有白天,在这里几乎没有时间,少羽只是机械的睡觉,然后起床吃饭,接着开始修炼,渐渐的,少羽仿佛回到了自己刚刚打开幽蓝的那段日子,回到了重新,回到了重新那种为了修炼而不顾一切的状态……

……

通天峰,东部,池塘小屋。

“师傅……你把少羽弄哪里去了?我都好几天没见他人影了,你该不会是把他怎么了吧?”白子歌这天来到池塘边上,对远处的剑圣大声问道。

剑圣目光平和,一手拿笔,在书桌上写下一副又一副的对联诗句,一边说道,“丫头你急个什么,我一个老头子还能把他吃了不成,你就放心去吧,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白子歌继续问道,“要过多久?”

剑圣道,“这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快则数天,慢着数月……或者数年,总之他迟早有一天会出现的。”

“什么啊?慢则数月甚至数年?师傅你别开玩笑好不好,他现在可是青州的羽侯,三天后就要在青城东大门举行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要是他不出现,那青城还不乱成一团粥了。”白子歌大惊。

但是剑圣却是很悠闲的书桌上写着字儿,一点都不紧张,“你别急啊,我把他送进流年洞去了。”

“你把少羽送进了流年洞?就是那个……时间比外面缓慢三百六十五倍的山洞?”白子歌不置信的问道。

“不错。”

白子歌道,“可是……师傅你不是说,这流年洞格外危险,只进不出,除了你和其他三位师伯进去过外,没有任何人进去过么?而且以师傅你的天赋,当年和其他三位师伯也都在里面困了一百年才离开,这么凶险的地方你居然把少羽给送进去了,要是万一他出不来怎么办?”

一听说剑圣把少羽送进了流年洞,白子歌整个惊的几乎是尖叫出来。

剑圣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眼白子歌,反问道,“你就对少羽这么没信心?”

“不是……我……我……”白子歌心里十分担心少羽。

剑圣淡笑道了,“你虽然和少羽相处的时间比较长,但是他的实力和天赋,我比你更清楚。以少羽的天赋和毅力,十天内必可以出来。很可能他出来的时间将比我想像的要短得多。”

白子歌也只好点头,当下深深行礼道,“既然师傅都这么说了,子歌定然相信师傅。如此我也回去修炼了,每日清晨我都会来看望师傅。”

剑圣点点头,“去吧。”

白子歌走后,剑圣微微叹息,并没有拿起笔重新写字,而是站在栏杆旁边,眺望着远处的群山,最后深深呼吸,“去看看他们几个吧。连青侯那人都被重伤,这事情可不得了……在整个青州之内,恐怕只有青侯可以和我一战了。我实在难以想像,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够重伤青侯啊。”

剑圣走到山洞的另一厕,这里是一个破屋子,但是在这个屋子里面却坐着三个人,这三个人在下棋。

两个棋手,一个裁判。一个女的,两个男的。

剑圣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屋子里面的三个人同时转头看去,见得来人是剑圣后并不觉得惊讶,继续下着他们的棋,仿佛对于剑圣的到来不稳不闻。

能够对剑圣如此不讲究礼节的,也只有和剑圣同为天武盟的四大剑道高手了,这三个人赫然就是剑魔月百合,剑灵韩非和剑仙李煜。

剑圣也在旁边坐了下来,“诸位兄弟,出大事了,别玩了行不?”

剑圣的语气有些玩味,也只有在这三个人面前,剑圣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女子月百合道,“剑圣师弟,你今天怎么也有心思到咱们这里来凑上一壶,现在没位置了,你要下棋到一边排对去。”

女子的确美丽,虽然年纪很大,但是她风韵尤存,端的是一个美丽妇人,而且语气平坦,丝毫未将剑圣这个青州第一强者放在眼里。

另外两名男子,分别是一个矮小一个高大,高大的是剑灵韩非,矮小的是剑仙李煜。

李煜一边拿着棋子下了一步,一边说道,“是啊,剑圣师弟,你现在虽然贵为剑圣门掌门,但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的顺序不是么。排队去吧,一会儿百合说想和你玩几盘。”

韩非道,“剑圣师弟,久闻你棋艺高超,来来来,过来帮师兄琢磨琢磨,我这棋貌似越下越危险了。”

李煜忙道,“诶,韩非师弟,说好了不能打无赖的,剑圣师弟,别理他,你站一边看就是了。这家伙天天嚷嚷着要挑战我,我今天非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韩非道,“我……还怕了你不成啊,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剑圣开口道,“传来确切消息,青侯被人重伤了!”

“咔嚓!”

李煜和韩非的棋子同时放在桌面上,两个人同时惊讶了,纷纷转过身来看着剑圣。而月百合也是惊讶的看着剑圣。

三个人的眼神里面都充满了惊讶,“剑圣师弟,当真当假?”

剑圣道,“我亲自来找你们,自然是真的。”

三人互相对望着看了一眼,然后纷纷摇头,“不可能吧……青侯何等修为啊,虽然他对外公布的修为是天位七阶,但是他的战斗力我们最清楚不过了,便是剑圣师弟你出手,也未必能将其重伤……怎么如今连他也会被重伤。”

李煜看着韩非,“韩非师弟,你之前一直在萧府,和青侯多有接触,你可有看法?”

如果少羽在的话就会发现,如果白子歌在的话也会尖叫……如果朝阳郡内任何一个人在这里的话,看到韩非的面容后会尖叫起来……

因为——

韩非

就是

萧天河!!!

(还有更新。)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正主宰天下的势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