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349章:、三年苦修终出关!

《狂徒》

第349章、三年苦修终出关!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青城东大门外面人潮涌动,全州动荡,开始选举新的领袖的时候。

通天峰东部的池塘小屋上,白子歌一人独坐在那里修行,从晚上到白天,她一直都坐坐在那里,从未动过半份,现在天色渐渐亮起,东方红日升起,她依然没有动。

池塘小屋后山的那个大石洞里。

少羽同样站在菩提树下,只见少羽站在大树下面,一手握着锈剑,缓慢的挥舞着手里的锈剑。锈剑的速度很慢很慢,慢的比舞蹈的姑娘还要慢。

更重要的是,少羽的剑始终在重复同一个动作,就是往前刺的动作。这个动作在他手里不断的重复着,虽然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但是却给人厚重的感觉。每一次刺剑都仿佛带着无穷无尽的厚重之感。

一个简单的动作,到了少羽手里,却带着无穷无尽的意味。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一直以为剑心通明最高的境界就是飞剑,百步飞剑之上的千里飞剑已经是剑的极限了,我错了……我错了,这不是剑的极限,剑在上面还有更高的境界,还有更高的境界,之前我一直感悟不出来,直到现在……我才想明白,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

“骨脉和血脉其实都是假的……是人们赋予的东西,人们一开始修炼的时候就就遵循着血脉的规矩去练,这是人类受到了本身知识的限制。正是因为幽蓝流传血脉是人类世代流传的经验,所以后代们在修炼幽蓝的时候,都会先将幽蓝压入血脉之中,然后通过血脉来流遍全身……这固然是好事,但是一旦血脉受阻,幽蓝运输也就断裂了。骨脉也是同样的道理……这都是只假象,都只假象,人们所看到的,都是假的。我现在的幽蓝可以不需要通过骨脉来传送了,可以随意的体内流淌,只有身体的地方就会幽蓝……以本命珠为核心,我不需要任何的脉络,自己的身体就是传送幽蓝最好的脉络。这样,即便是我的骨脉受伤了,我的幽蓝依旧可以在体畅通无阻,只要我的身体不灭,我的幽蓝就不灭。以前我一直没能走出人类给自己挖的那个坑,现在……我经过三年苦修,终于走出了。”少羽对自己现在的情况非常清楚。

“幽蓝有几种分法,常态幽蓝、液态幽蓝、固态幽蓝,高聚幽蓝、究级幽蓝和终极幽蓝。现在我的修为是天位六阶,黑色幽蓝时代,但是我的幽蓝依旧是气态的,也就是常态的幽蓝,这很让我不解,这个问题我没有找到答案,但是其他很多问题,我都明确了自己的方向。”

少羽将锈剑收了起来,然后缓缓呼吸,“《圣经》第一卷炼血成精,即是将鲜血催连成精,炼成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这个精,其实就是血液之精华,生命之精华,按剑圣的说法,下一步就是炼精化气,我尚且还不能够理解炼精化气是什么意思,如果以后有缘分遇见《圣经》第二卷,我肯定要好好的研究一番。上古强身术,将我的身体强化到如今的状态,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强化力量了,接下我若还想在强身术上有所突破,只能从凝练力量上面下手了,凝练也是强化的一种方式。”

“血继界限的关键还是在于瞳力和界限之中,瞳力的高低要看自己对血继界限的感悟深浅。血继界限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感悟了三年,也没有找到血继界限具体的道路,不过对水火的感悟却深刻了很多。”少羽苦笑道,“红色幽蓝,血色幽蓝,黑色幽蓝,功参造化,超凡入圣,身外结界。天位的阶层划分不是按照阶数来划分的,而是根据幽蓝的强弱来划分的。只要抓住了这个本质,才能真正的在天位境界内大有提升。虽然这样,但我终究还是没能突破进入天位七阶功参造化的境界,功参造化……”

少羽缓步走到那池塘边缘,注视前方的那道巨墙,“现在的我,应该有足够的实力把这道墙粉碎了吧。”

就在少羽准备动手的时候,前放的湖面上忽然多出一女人来,正是地精。

女子以久坐在竹排之上面,不过这一次她画的不是别人,而是少羽,“少年郎,别动,我帮你画一副画。”

少羽看着身上那不整的衣裳,大片衣服都腐烂掉了,而且胡须长有两尺,头发都快到膝盖上了,看上去非常的吓人,少羽不由苦笑道,“前辈,你看我这个样子,画像就不必了吧?”

在少羽说话的时间里,那女子一手拿笔,居然在虚空出画了起来。

一笔!

女子从开始移动笔到结束,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当女子将手里的笔拿开的时候,只见虚空出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少羽,那人和真人一般大小,几乎就是和少羽从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少羽看得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在他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至少少羽看到这副画是女子一笔画出来的,而且中间不见女子更换任何的颜料……

鬼斧神工!

少羽不由问道,“前辈……”

少羽刚要说话,女子忽然伸手制止,然后只见那女子冲那个画像吹了一口气,只见那个画像中的少羽居然动了起来,然后从虚空里走到竹排上面,栩栩如生。

这分明是一副画,但是它却是在动弹,这幅画却是和真人一样在动弹!

少羽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到如此神奇的事情!

女子轻轻一笑,然后右手一挥,只见那画像顿时朝着少羽飞了过去,面对面的朝少羽飘了过去,当这画像来到少羽身前的时候,忽然化为虚无,一切消散于虚空之中。

少羽却是呆住了!

女子问道,“你看到了什么了?”

少羽片刻后才回过身来,当下对这个女子十分敬佩,“我看到了一副画。”

女子摇头,“你错了,你看到的其实不是画……你看到的只是一面镜子,刚刚我并没有画你的画像,我不过画了一面镜子,你看到的那个画像,其实就是你自己。”

女子说的模棱两可,但是少羽却从她的话里面感觉到了什么。

女子道,“在我地精看来,画画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画镜子,因为没有任何的画可以比镜子照出来的东西还要真实。可是我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在这里呆了几百年也没有突破,少年郎,你出去之后记得帮我问问,画画……画镜子上面是什么境界?”

少羽将女子的心记在心上,“这三年时间里,多谢地精前辈的指点和照顾。这里三年,外面三天,我有非常急迫的事情要离开。不知道我如今的拳头够不够硬。”

女子点头道,“够硬,但是你记住了,每个人只能在这里呆一次,但凡出得去的人,就再也进不来了。所以,人只能在这个山洞里面呆一次,你既然决定了,就走吧。”

少羽道,“我修为停滞在天位六阶很久了,一直找不不到突破,大概是遇到瓶颈了,我想出去看看。地精前辈你……”

地精摇头,“我是这个山洞的精灵,我一生一世都要守护在这里,这个山洞因我而生,也将因我而死,待我死去的时候,就是这个山洞消亡的时候。我是没法出去的。”

少羽心中感慨,这三年来,少羽没少受这个地精的指点和帮忙,和非常要好,如今要分别……

少羽只是深呼吸,并未说话,他缓步来到墙壁前,然后……

“轰隆!”

一拳轰击在墙壁之上,只见墙壁没有任何的震动,也没有任何的声音……片刻后整面墙都直接消失。

在墙壁破碎的瞬间,少羽受到了一股强烈的了拉扯之力,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巨力拉扯出去,最后在少羽耳边回荡的只后一声女人的叹息。

山洞之外,只见那山洞口上依旧刻着柄巨大的长剑。

当初是从这里进去,现在是从这里出来!

时隔三年!

没有人能够想像到,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在那样的环境呆了整整三年,这该是一种怎样孤寂的环境……

看到那柄石头雕刻的剑,感觉到天中的太阳和周围的迷雾,还有这里熟悉的环境,熟悉的空气。

少羽知道,自己出来了。

“地精前辈,少羽走了,他日如果我还能在进去,一定去拜访你!”少羽对着山洞大门深深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三年的指点,一日师傅百日恩!

离开山洞的时候,少羽心中确乎非常的伤感,但是他并未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往山下走去。

经过池塘小屋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人在亭子里面打坐修炼。

这个人正是白子歌。

而在池塘对面的荷叶上,仍旧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在那欣赏着这一片荷叶,好不清闲。

当然,少羽的出现也引起了剑圣和白子歌的共同关注。

白子歌猛的睁开眼来,看到了眼前的少羽,剑圣也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少羽。

……本章完结,下一章“、新任领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