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4章:、惊天魄力!

《狂徒》

第4章、惊天魄力!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午,骄阳似火,炙烤在东阁院的那个少年身上。

“喝,九百零八,九百零九,一千……一千零一”少羽赤着上身,右手中指抵地,做着标准的俯卧撑。每做一个,他的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早已汗流如水,地面的石头都印出一大片湿润的轮廓。

“一千零……零……蓬!”少羽刚要喊出一千零二,不想身体不听使唤,直接瘫倒在地上,第一千零二个俯卧撑硬是没有完成。

“我草,昨天我就能做一千个,今天才进步了两个?”躺在地上的少羽竖起两根手指头,苦笑骂道,“大哥用幽蓝支撑,一次性可以完成四千个……我没有幽蓝,少做一点是应该的,但也不能少这么多啊。”

少羽仰躺在地上,看着天空的蓝天白云,脑海里全部是昨天星辰台上内阁会武的事情,“六次了,我在幽蓝殿里祈祷了六次,结果都失败了,难道我真的要像仙子说的那样,用什么邪恶的神巫术来打开幽蓝?这东西太邪恶了,一旦被府上发现,肯定要把我赶出去……”

“少羽……”

一个十六七岁左右的美丽女子,兴奋的从门口大步走进来。

正是少羽的姐姐萧小凤,萧府内阁的第六个弟子,三年前在星辰台上把少羽给挂掉的人。

“姐姐你来了,快到屋里坐吧,这里太热了。”

少羽也顾不得穿衣服,起身把身上的灰尘拍干净,讪笑道。

小凤笑道,“和姐姐还这么客气干什么,我来有件事情通知你。”

“什么事啊?”

“今天是暮清进入内阁、成为父亲第七个亲传弟子的好日子,按照惯例,父亲请了所有的内阁弟子吃午饭,你是我弟弟,当然也不能缺席。”

小凤笑着说,脸上洋溢着一种自豪,一种能够成为内阁弟子而特有的自豪。

少羽心里忽然感觉到一阵冷意,不过六年来他已习惯了,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好啊,等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就过去。”

……

萧府占地数万亩,院落上百座,其中的中庭院是所有院落的中心,也是萧天河居住的地方。

“所谓的吃饭不过就是他们自吹自擂的一种形式罢了。”少羽嘲弄的笑了,然后步入中庭院的大门。

大厅很宽敞,摆了三个大桌,人数也不少,来这里的多半都是府上的精英子弟还有长老们。此刻三桌都坐满了,热闹非凡。

少羽一眼就看出来今天的正主就是中间那个大圆桌上的一群人。七个内阁弟子,还有莫七,父亲,都在其中,还有几个陌生人。

他们已经开始用餐了。

少羽深呼吸一口空气,缓缓的朝中间的大圆桌走去,随着他距离大圆桌越来越近,周围热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待少羽来到大圆桌旁边的时候,整个大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少羽身上。

“站住!”少羽刚要迈出下一个步子,就听到大圆桌上的一个少年大喝了一声。

少羽停下来,看到那人年纪也才十五六岁,但是他肩膀上别着一个徽章,上面写着两个字:地2。

“刘文,地界三级高手,半年前他初入地界,半年时间升了三级,如果没有受药物刺激的话,刘文的潜力还不错。”少羽心里估算着。

一般人九岁开幽蓝,但幽蓝是从心脏发出,经全身血脉运转循环。九岁小孩血脉不完善,修炼起来进步很慢,一般要到十四五岁血脉完善后,修炼起来进步才快。半年升三级,很不错了。

面对这么多人,少羽也不好失了礼数,当下礼貌的说,“刘兄,你有什么指教?”

刘文摆出一副官腔道,“你明知道今天是暮清师妹进入内阁的大好日子,怎么还故意迟到,你这分明就是没把暮清师妹放在眼里。像你这样不懂礼数的人,我真不明白父亲怎么会让你继续留在府上。”

少羽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一口唾沫被他强吞下肚里,‘刘文是父亲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儿子,比我大三岁,在我六岁的时候他就进入了内阁,不过他这十多年来,处处于刁难我,这几年我失势,他就越发的嚣张跋扈。’

刘文旁边另一个内阁子弟也附和的说,“刘文说的不错,你从小在府上长大,也算是饱读诗书,深知礼仪,你这样的行为真的给咱们萧府的后辈蒙羞啊,三年一次的好日子,你却迟迟不来,这种行为,实在不把大家放在眼里。”

这少年叫方圆,是内阁七名弟子中修为最深厚的几人之一,已经达到了地界四级,在萧府中受尽人宠,被誉为是萧府未来的顶梁柱。

刘文和方圆的两句话,顿时把少羽推到风口浪尖,面对人们看过来的目光,还有其中各种各样的眼神,少羽心里嘲弄的笑得更厉害了。

“方师兄,少羽年纪尚小,偶尔失礼一次也是情有可原的,我们做师兄的就不要为难他了。”萧雷突然出来解围,他走到少羽身边,试图把他拉过去坐下。

方圆说话了,“哼,年纪尚小?萧雷,看你说的,好像少羽真的是个小孩子似的。其实他不小了,暮清只比他大一岁,可是暮清却能够规规矩矩办事,他呢,屡次在内阁会武上给师傅丢脸不说,还迟迟不来参加暮清的宴会。我也知道他天生愚钝,在内阁会武上丢师傅的脸,我们大家都可以理解,但在三年一度的宴会上大失礼数,这是大家都不能容忍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方圆师兄说的对,他资质愚钝,大家可以理解,可是他失礼数,乱纲法,这根本就是玷污我们萧府子弟的修养和文化。”

刘文突然出口,“少羽这个人,失礼数,乱纲法,还屡次给师傅丢脸,给我们萧府丢脸。他是我们萧府的怪胎,萧府三千子弟,哪一个不是精英,哪一个不是开启幽蓝的前途无量的修行者,只有这个少羽,居然连幽蓝都打不开,根本没有前途而言……简直是笑话,他是整个萧府乃至朝阳郡的笑话啊……”

方圆继续道,“九州大陆设立幽蓝殿,就是让神来选拔子民,人人都可以得到神的认可,被神开光,被神灵打开幽蓝。惟独少羽这个怪胎,六年来一直不被神灵认可,一个连神灵都不认可的人必定是祸害,他的存在迟早会给大家带来祸害,这样的人,我们不能让他留在萧府啊!”

“这样的人,留不得……萧府留不得他,把他赶出萧府!”

“把他赶出萧府,不能让他给咱们萧府丢脸了……”

“赶他走……”

“赶他走……”

“祸害……”

“祸害……”

一时间,客厅里面的人群都沸腾起来,人人都义愤填膺的大声喊着要赶少羽走……

萧雷表情大变,这一通的大喊仿佛一个惊雷一般劈在他身上,把他整个人都劈蒙了。

他猛的转过头,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却发现这个弟弟表情出奇的平淡,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这丝笑容里充满了嘲弄,还有一种连萧雷都无法理解的忧伤绝望。

少羽看着桌上的小凤姐姐,还有……自己的父亲,看到他们两个人无动于衷,心中仿佛被刺上了一把锋利的刀,这种痛是来自灵魂的最深处。

“连父亲都希望我离开萧府,父亲居然要我离开我生活了十五年的家…………哈……哈哈……哈哈哈……”少羽心里笑了,笑得那么无力。

九州大陆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修为高就受人尊敬,崇拜和巴结,修为低就要被人嘲讽,排斥,诋毁……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的。

少年的五指深深的插入掌心,面对这一波接着一波的嘲讽,他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羽的笑声狂放而大声,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大厅里又恢复了刚才的宁静。

“你们,你们……”少羽身体颤抖着,手从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指过,“你们就因为我在内阁会武上输了三次,就因为我在今天的宴会上迟来片刻……就因为这个,就因为这个你们就说我是祸害,就全体声讨要赶我走……”

少羽又用手指着自己的心窝,“你们告诉我,我少羽到底犯了什么错?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你们都已经开饭了,我才接到参加宴会的通知,我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就赶过来庆祝暮清师妹进入内阁……我少羽到底有什么错,你们要赶我离开萧府?这里是我家,这里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家,你们这些外人,凭什么赶我离开自己的家啊!啊!!啊!!!”

这一连串的扣问顿时让所有人无声无言,每有一个人出声反驳,因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少羽的眼睛早已润红,萧雷拉着他不要继续说,硬是被少羽挣开,“大哥你不要阻挡我,让我把心中憋了多年的话今天都全部说出来。”

他手朝方圆一指,“别以为你们取得了一点小小的进步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方圆,我今天就点名告诉你:如果我九岁那年开启幽蓝,现在绝对不止地界四级的修为,我至少都是六级高手。况且你还吃了府上那么多的灵丹妙药,如果没有这些药物的刺激,你现在最多也就是三级高手,如此成就在我萧少羽的眼里简直连皮毛尘埃都不如。”

只见方圆柳眉倒竖,气得脸色都涨成了猪肝色,未等他发作,少羽又把手指对向刘文,“刘文,你一进府就嚣张跋扈,处处与我为难。父亲是说过你们母子在外面受尽了苦头,会好好的补偿你,但是你不要连最起码的尊师重道都忘记了,父亲为你打通全身脉络,给你服用府上最好的丹药,六年时间过去你才修炼成地界三级,我都为你感到羞耻。更何况,方圆每次用修炼心得为条件和你交换父亲私下赐给你的丹药,方圆此人诡计多端,我奉劝你以后少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以你的才智还应付不了。你缺少的不是什么修炼心得,你缺少的是一颗勇往直前的心,雄心!把心放开,勇往直前,你的修为必如船过湖海,乘风破浪。这番话是我这个哥哥对你的肺腑之言!”

“你放肆,你算个这么东西,居然敢在我四级高手面前口出狂言,你莫不是敢藐视幽蓝殿的权威,我以地界四级大人的名义,要你给我下跪求饶!”方圆陡然站起来,大声咆哮着。

“就是,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刘文感觉很没面子,也拍手而起。

少羽大袖一挥,手指向方圆的鼻梁,又指了指刘文,一字一句的道,“方圆,刘文,你们给我听好了:一个萧府……我少羽还未必放在心上。我今天就随了你的愿,离开萧府。”

这话一出,举座哗然,所有的人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少羽继续道,“不过方圆你记住,你今天加在我萧少羽肩膀上的,他日我必会十倍的讨回来!”

这一下,连方圆自己也说不出话来了,他心里忽然感觉到一阵发毛。

大厅里静得可怕,只剩下大家的呼吸声。少羽走到餐桌前,对着萧天河猛然跪了下去,一把磕了九个响头,“父亲,少羽不孝,没能给你争光,不过将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这九个头,全部都是少羽发自内心对父亲的感激。”

少羽起身后,又对莫七深深的鞠躬三次,“莫叔,不管以后怎样,您都是我心中最敬重的莫叔叔。少羽走后,会天天想念你。”

“小凤姐姐,少羽辞别了。”少羽微微一拱手。

“少羽。”萧雷一把抓住少羽的肩膀不放,“如果你决定要走,大哥陪你一起去。”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却在少羽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差点让少羽掉下泪来,“大哥,父亲身边需要你,再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不但是我的大哥,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前我都听你的,这次你听我一回。”

少羽拿开萧雷的手,大袖一甩,直接转身大步走出客厅大门,“记住了,你们今天加在我萧少羽肩膀上的,他日我必定会十倍的讨回来!!!讨回来!!!!”

少羽人已经消失在客厅大门口,但是他最后的那一就话却洪亮如钟,久久在客厅里面回荡,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回荡不绝。

莫七的脸上浮起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欣慰的笑容,“能够有这种震慑诸神的魄力,将来成就岂能一般!”

……本章完结,下一章“、撕杀狼人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