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446章:、黑衣和少羽(上)

《狂徒》

第446章、黑衣和少羽(上)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码头的一百多艘船只里面,有一艘船最为雄伟,这船足有四层,宽有十五米,长有五十米,端的是一艘巨大的船。其中更是有数一百多名水手,维护船的运行,可见这船有多么的雄伟了,这种船虽然是商业用船,但是在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改装成战船,用于战争。

“这船载个上千人没有任何问题,如此大的船居然是被五个人给买走了,真是浪费。更重要的是,这五个人居然也是冲着雾柳镇去的,”史龙不满的开口。

杨剑也道,“最诡异的儿时,这五个人居然把这个码头上所有的人都买走了,而且时间这么凑巧,怎么看都向是冲着我们来的。”

五个人边走边议论着,个个都对那五个把这一大片船只买下来的人非常不满,少羽也开口道,“显然是争对我们来的,不过看起来,他们和铁骑联盟似乎并不是一路人。既然他们也是前往雾柳镇,我们不妨上船去做个伴。”

“少主何以见得他们不是铁骑联盟的人?”

“很简单。”少羽指着周围的土地,“如果他们是铁骑联盟的人,直接在码头拦截我们就是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嗨,伙计,等等。”眼看着那大船上的水手就要收起船梯,准备起航,少羽却是冲那几个准备收起船梯的水手喊了一声,“我想搭个便船,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那几个水手对望几眼,然后由一个比较彪悍的水手开口道,“我们主人说了,这艘船不收外人,更不收来搭便船的人。如果有一个带剑的少年前来,则可以上船。就不知道你是不是主人说的那个带剑的少年。”

恍然之间,少羽吃了一惊,少羽感觉这个主人十分的有意思,少羽笑了,“你看我是不是不少年,是不是手里拿着剑。”

几个水手看过少羽的相貌和手里的剑后还在犹豫,彪悍水手又道,“我们主人还说了,那个带剑的少年是一个悲伤的人,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请上船吧,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还请你不要上船。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话说到这里,少羽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们主人说的少年,就是自己无错了,当下便大步的踏上了船梯,缓步走到了船上。白子歌等人自然是跟着上船了。

水手们没有再说话,而是把船梯收起,起锚开航,大船缓缓的离开岸边,向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青江上游开去。

有一个水手带少羽他们到事先就准备好的房间里,就在少羽准备休息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进来。”

进门的依旧是那个彪悍的水手,他对少羽很恭敬,“公子,我们主人请你到船头上一叙。”

少羽道,“好,我马上就来。初来船上,本来就应该去拜访你们主人。”

少羽稍微准备之后便出门了,隔壁的白子歌几个聚在一起玩什么游戏,少羽微微一笑便走了。对于他们少羽并不担心,一来是他们的修为都不低,杨剑更是达到了天位七阶的境界,只要不是遇到八阶九阶级别的高手有足够自保的能力,这个世界上可没有这么多的八阶九阶高手。

甲板上冷风吹来,很多水手都在驾驶室里面驾驶着船只,更有人在稳固船帆,船只开的很平稳,速度也不慢,逆水行舟。少羽在甲板上转了一圈,最后来到船尾,这里一片空阔,只有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背对着自己,只见他站在船的最边缘,手里握着一个鱼竿,似乎在钓鱼。从少羽这个方向看过去,根本看不到黑衣人的手叫,鱼竿的一端伸入了他的衣袖里面,并不见他的手脚。

少羽甚至感觉眼前这个黑衣人是画里面的,站在船头上给人一种并不真实的感觉,“好奇怪的一个人,他身上的长袍居刚好落地,看不见他的脚,他的休息也恰到好处,看不见他的手。他头上还带着一个帽子,帽子的存在遮住了阳光进入他的脸部,我也看不见他的脸。”

少羽虽然站在黑衣人身后,但是少羽练就的化万物为眼,早就把黑衣人身前的相貌也看了个楚。

“船在走,水在流,鱼钩放在流水中,如何钓得住鱼儿?”少羽沉默良久后开口道。

“水虽然在流,但是鱼儿也在动,鱼钩同样在动。鱼儿也喜欢捕食运动中的食物,为何钓不到鱼?”黑衣人的回答倒也干脆。

少羽道,“但是你的鱼钩上并没有放鱼饵。”

“真正愿意上钩的鱼,是不需要鱼饵的。钓鱼的最高境界是让鱼儿愿者上钩。”黑衣人缓缓说到,语气平缓如线,没有半点波动。

少羽道,“愿者上钩?”

“哗啦……”说话之间,黑衣人猛的把鱼钩往上拉,一只金色的巴掌大小的鱼儿便落在了甲板上,这鱼儿的嘴被鱼钩紧紧的钩着,鲜血顺着它的嘴边渗透出来。

“果然是有原者上钩的鱼。”少羽道,“之前我本不信有自愿上钩的鱼,但是现在我信了。”

黑衣人其实就是黑衣,他微微一偏鱼钩,鱼钩便离开了鱼儿的嘴边,他重新将鱼钩放入水里,“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无法让人相信的,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黑衣人微微说道,“比如你在一年前断然想不到你就是前朝赤皇的儿子,你更加想不到你会在一年之内成就天位九阶的境界,更想不到你会成为全天下势力的公敌,是么?”

少羽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个黑衣人,而且两个人说话不多,但是少羽已然感觉到这个黑衣人不是一般人,“你说的不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让人无法置信,但却实在的发生着。”

黑衣继续说道,“其实你虽然只有天位九阶初级的修为,但是足可以对付九阶中期的高手,加上你手上拿着圣剑,便是秦风益同这两个人也要惧你三分,你大可以不必要如此辛苦的跑路……而事实上你却是一直在跑路,一直在逃避,你太低估自己了。”

少羽道,“我一点都没有低估自己,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或许不会一直跑路,但是我身边有朋友,或许我自己对上秦风益同这样的高手我并不一定会输,但是我身边的朋友……肯定会因为我而受到连累,甚至是被连累致死。城西一战,我失去了的羁绊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看到我身边的朋友受到伤害。”

黑衣人道,“如此看来,你接二连三的跑路,并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为了你身边的朋友?”

“不错!”少羽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样的朋友,时刻阻碍着你的脚步。或者说,这样的,根本就不叫朋友,叫做累赘。”

少羽道,“如此看来,你并不明白朋友的含义,朋友不一定都可以帮得上自己,但是朋友就是朋友,不管他们现在怎么样。”

黑衣人道,“那我问你,在你的心中,是怎样定义朋友的?”

少羽道,“当你落魄,当你失败,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会义无返顾的站出来帮助你,和你共患难的,是朋友。当你成功,当你辉煌,当你登上高处的时候,给你送礼道贺,对你阿谀奉承的,是虚伪。”

黑衣若有所思,片刻后说,“可是在你的人生路途上,你的朋友带给你太多的麻烦和阻碍,如此你还要一心一意的为他们着想,你值得么?”

少羽道,“值得,别人如何待我少羽,我少羽便如何待他,有恩还恩,有德报德,有仇报仇,这永远都不会改变。”

“你很傻,如果你不懂得如何利用别人,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皇者,更不可能成为人上人。”黑衣反驳。

“或许你说的对,但是我少羽坚信的东西,就不会轻易改变。我只想让天下人知道,我少羽是一个德才兼备,有情有义的人。我不想让天下认为我少羽是一个厚黑的野心家。或许很多年以后,天下人,天下势力都会记得起我少羽,或许很多年以后,我少羽可以凝聚出一股很大的力量,或许很多年以后,我可以改变一切。”少羽面对着黑衣,一字一句的说道。

黑衣握着鱼竿的手微微动了一动,“你果然与众不同,难怪乌侯他们会输给你。不过你现在并不知道我是敌是友,你就把自己的心窝掏出来,你就不害怕我是敌人么?”

“怕,怕得很。”

“既然你怕,为何还敢说这些话。”

“有些话当说则说,不当说则不说。不管你是不是敌人,我感觉这话可以和你说便说了。”少羽说完之后转开话题道,“你既然是东道主,找我出来坐,不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些话吧。”

黑衣微微笑道,“你站到我旁边来。”

少羽迟疑了,这个黑衣给自己的感觉是非常的危险,黑衣人身上处处都透露着危险的气息,让少羽很不安。保持适当的距离,就算黑衣人突然攻击,少羽也有把握来得及防备,但如果走到黑衣人身边的话……可就……

……本章完结,下一章“、黑衣和少羽(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