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450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狂徒》

第450章、酒不醉人人自醉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这里,柳梦璃可以忽略任何人的存在,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生死,但唯独少羽……唯独少羽,是她始终都绕不过去的人,眼看少羽来到了黑衣身前,柳梦璃便将笛子移开了嘴边。笛声一停,那十只由千万细小水滴凝结而成巨狮便停了下来,然后重新分化成千万水滴,朝四面八方退散,顷刻之间便便重新回到了水面。

一切都清静如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巨狮凝聚得快,退散得也快,柳梦璃依旧站在船尾的甲板上,远远的凝望着少羽几个人,她只是默默的看着少羽,并不说话。

但是少羽却从柳梦璃的眼神里面看到一丝痛惜和无奈,少羽心里大为愧疚。黑衣这个时候却是哈哈大笑一声,“真是没想到啊,你堂堂铁血魔宫的少宫主,继承了铁血魔宫多少千年来的所有天分于一身,地位如此之高的人,如今却是绕不过一个少羽。有人说柳梦璃将会是未来超越现任宫主柳静云的人物,更有可能超越当年的蓝水月。但是我看不然啊,你并不像外人传言的那么完美,少羽就是你最大的软肋。有了这个软肋,你的路就不可能走得很长很远。”

柳梦璃只是静静的看着少羽,连看都看不看黑衣,她的声音冷漠和冰寒,“我的路能走多长,由我自己说了算,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别以为你会一些雕虫小技,本宫主就会让步。今天看在少主的份上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躲得了初一,必躲不过十五。我警告你以后放收敛一点,如果你敢对少主图谋不轨的话,本宫主将不惜一切代价劈了你。”

黑衣人轻小了两声,然后直接来到船上,下船去了船舱,而青如玉和萧雷也都木讷的跟着黑衣下了船舱。

少羽目送萧雷二一直消失在船舱的入口,这才从半空中走到船甲板上,只见柳梦璃一手握笛,笔挺的站在船尾上,眺望着远方的天空,对旁边的少羽却是不闻不问。少羽感觉到柳梦璃是在生自己的气,当下轻轻开口道,“你生气了?”

柳梦璃默默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是你我的观点不同而已,这个世界上,我从未听过有真正使人完全复活的奇术,即便是千湖圣医这等天下第一神医,也无法完全的使一个死去的人复活成原先的样子,这是违背自然法则的事情,决然是不可能存在的。现在萧雷和青如玉虽然活着,但不过是行尸走肉,还不如让他们到九泉下去安息。”

少羽沉默了,沉默了很久很久,其实他也是个明白人,柳梦璃把话说到这份上,少羽又怎么可能不会明白,只不过他不愿意放弃最后的一丝丝机会罢了,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这个残酷的现实……在残酷的现实和充满谎言的童话面前,少羽宁愿选择后者。

“我……我……”少羽刚准备开口,但是柳梦璃却是直接转身离开,背对着少羽一步步的走向船舱。少羽转过身来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杂。

船尾的甲板上,只剩下少羽一个人站在那里,原本出现在这里的卫庄也在黑衣离开的时候一起跟着离开了,少羽只是站在船尾,双手负背,凝望着远方的水域,感受着大船破水行舟,看着前方的水域被船只一点点的破开。

“是我错了么?是我错了么?是我错了么?”只有十七岁的少年凝望着苍穹,默默的疑问着,“是我的错么?难道是我太异想天开了?难道这一切都已成过往,难道大哥和如玉的存在只能成为回忆么?连一点点的幻想都不应该存在么?”

“我十五岁开始打开幽蓝,幽蓝开启之后,我才真正的开始了自己的修炼生涯……本来我以为我成为萧府里最了不起的弟子,但是没想到只过了两年的时间,萧府就不在了……没想到只过了两年的时间,我已经成为了全天下的公敌,没想到只隔两年的时间,我已经惨败成几乎一无所有……没想到一切一切的不幸都降临在我的身上……没想到最后我连自己最心爱的人儿都保护不了……没想到我随着修为的提升,我却是连保护自己身边的人的能力都没有……”

少羽不断的垂问自己,每问自己一个问题,少羽便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每一段往事,每一个曾经的人儿,都牵动着少羽的心,每想起一个人,少羽都感觉仿佛身上的肉被割去了一块。

“少羽……”

一个悦耳清晰的女声在少羽的耳边响去,少羽没有转身,但是他已知道来人就是明月。

明月穿的是一身紫色的衣裙,衣裙很单薄,却显得很精神,整个人笔挺的站着,有着一股别样的风姿,她的身影,沉重而低哑,“刚才这里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我做错了吗?”少羽轻轻的问了一句,似是在问明月,又似在问他自己,更或是在询问苍天。

“你没有错,事到如今,谁都没有错……错的是在错误的时间、在错误的人身上发生了错误的事情……”明月缓缓开口。

“在错误的时间发生了错误的事情?”少羽喃喃道。

明月道,“这些事情迟早到会发生的,死者已诶,希望你可以放宽心。在我的心中,你是一个无比坚强的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你所想不开的。至亲之死,固然伤痛,但迟早要从伤痛里面走出来,谎言终究只是谎言,但现实永远都是现实。存在世上的,只有现实,而没有谎言。”

少羽道,“如你所说,也是我痴心妄想了,我不该奢望大哥和如玉可以重生,是么?”

“明月的意思,少主应该很清楚。我就不明说了,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谁也说不定,能够把握的,只有现在……少主是个坚强的人,或许过些时间,少主就不会想现在这样选择了。”

少羽忽然问道,“如果换成你是我,你将怎么做?”

明月摇头,“我不知道,磨难和挫折好比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用的好,我们可以站在石头上,让石头变成自己的垫脚石,让自己站得更高。用的不好,大石头可能把我们压死。若是明月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想我未必能做到少主这么好,但是至少明月会一直鞭策自己不断往上,不断往上……”

少羽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只见她是那么的冷静,少羽记得明月一直是一个话少的女人。但是自从她知道自己和白子歌在一起之后,她就变得更加的沉默寡言了……但是少羽却是知道,她一直都在关心自己,只不过她的关心并非用言语,她的关心是压在心里面的。

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她没有和自己说过这么多的话了。

少羽忽然感觉到一阵怜惜,为眼前的这个女子感觉到一阵怜惜。少羽在想,难得这个女人,对自己如此的关心……但是自己给她的,却是很少很少……

“明月……”少羽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明月没有让少羽后面的话说出来,她只是默默的说道,“少主,能够珍惜的,只有现在的人。也只有现在身边的人,才是最值得你用心去珍惜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没必要再过分的执着。”说完明月便也转身离开。

甲板上又复只剩下少羽一个人,少羽重新凝望着前方,良久后深深呼吸,

夜半钟声,夜已经很深了,少羽依旧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船尾,他手里多了一个酒坛,他旁边的甲板上躺着一大片的酒坛,他就这么坐在船的边缘,不时的举起酒坛,往口中倒下一大口酒,烈辣的酒进入肚子,有一种火辣辣的刺痛,这中刺痛让少羽时刻回忆恰曾经的往事,这种刺痛让少羽忘记了很多,忘记了很多很多……

“哗啦哗啦……”酒坛里面的酒水不断的流入少羽的口中……

“别喝了……”一只玉手伸过来握住了酒坛,那只手十分用力,一把将少羽手里的酒坛抢了过去,白子歌将酒坛放在甲板上,看着地面上一堆的空坛子,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么晚了,回去睡觉吧……这里风大,别冻着身体了。”

少羽跄踉的站了起来,伸手要去夺白子歌手里的酒坛,“我要喝酒,给我酒……快给我酒。”

“你喝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再喝了……不能再喝了。”白子歌将酒坛拿开,然后扔在甲板上,酒坛哐啷一声破碎了,酒水飞溅一地。

酒坛破碎的声音惊了少羽一跳,少羽猛的摇了摇头,“你把酒倒了……你怎么把酒倒了,你怎么把酒倒了……我要喝酒。”

“蓬!”少羽没走几步,然后身体就站立不稳,直接往地上一倒,摔在地上,然后魂睡了过去。

“酒不醉人,人自醉……”少羽躺在地上,喃喃的说着话儿。

白子歌眼中浮出一丝痛色,缓缓蹲下身来,注视着身下的那个人儿,久久不动,最后长叹一声,“苦命的人儿……”

(今天还有更新,不过会比较晚,大家不用等了,明天早上来看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不做二不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