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459章:、狭路相逢

《狂徒》

第459章、狭路相逢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面对道祖的极度不满,少羽依旧靠在柱子上,并未表现的有多么愤慨,看到道祖这个样子,少羽反而是释然了,对于那种喜怒露常挂在表面上的人,少羽感觉没什么可值得担忧。真正恐怖的人,是明明内心想将你千刀万剐,但是还能笑着和你说话的人。

“小人得志?”少羽重复的念了一遍这四个字,然后嘴边弯起一个弧度,只见他“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堆唾沫,然后指着那堆唾沫道,“把它舔干净!”

这话着实在把所有人都吓到了,雷军和剑徒明显的惊讶出声,就连乌侯都惊讶的目光一亮,唯独青灵和情谊这两个工具没有反应,对他们这两个没有了意识的人来说,别说舔一堆口水,就是让他们吃几堆屎,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眨一下眼皮。

道祖有意识,这等奇耻大辱,他怎么接受得了,但是想到刚才黑衣对他说的话,他却是惊骇的看着少羽,好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少羽再往地上吐了一堆唾沫,“把这一堆也舔干净。若是再没听懂我的话,那就你就到前面的茅坑里面把所有的屎都给我舔干净。”

“你……”道祖气极大怒道,“你……你这分明是欺人太甚,你这是在侮辱我……”

少羽冷笑道,“我就是要侮辱你,我就是要欺负你!!!给我舔!!!!”

少羽几乎是爆喝出来的,这话声音极大,说得让道祖都惊了一下,不过道祖似乎认定了不想听少羽的令,他双目圆瞪,盯着少羽,也不说话,少羽自然是不逞多让,和道祖互相对望着,片刻后乌侯上前拍拍道祖的肩膀,“听了他的话吧,舔了,黑衣还没走远,说不定我们的对话早已落入黑衣的耳里,你这样,莫非是想再手妖瘤的痛苦。舔两堆口水比起妖瘤来,如同牛身上的一根毛,忍了吧。”

剑徒和雷军则是站在旁边,一直瑟瑟发抖,他们两个人修为低下,当初能够得到黑衣的帮助逃脱少羽的魔爪已经是大幸了,没想到如今却再度落入少羽的手里,心中别提有多么的害怕了,雷军和剑徒对少羽的惧怕,胜过了一切。这个时候雷军和剑徒都蹑手蹑脚的,仿佛想趁少羽不注意的时候溜之大吉。

“少羽,你欺人太甚!!!!”道祖受了乌侯的劝说,特别是当乌侯提到谣瘤两个字的时候,心中仿佛想起了什么,眼睛里面明显的闪过一丝后怕之色,然后渐渐的蹲下身来,伸舌头去舔地上的两堆唾沫。

每舔一下,道祖心中就发誓一次,一定要找机会把少羽给做掉!!!舔完两堆口水的时候,道祖心中对少羽的恨,也盖过了一切。少羽就这么坐在亭子的护栏上,眼睁睁的看着道祖一口一口的把地面上的口水舔干净,少羽的眼皮都不曾眨一下,在道祖做这事情的时候,少羽心中升起千百杂味,曾经的委屈和愤恨,全部都涌现出来,没有人知道少羽心中对道祖的恨有多么的深切!

舔干净地上的口水后,道祖抬起头来看着少羽,眼睛里面都带着深深的血丝,血丝很浓很密,十分吓人,他刚主呢比把口中的沙土口水吐掉,不想少羽又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若是敢把口中的沙土吐出去的话,就准备去舔屎吧!吞下去,一滴不留的吞下去!”

道祖面色发红,额头上青筋爆起,刚要朝少羽冲过来,结果被乌侯紧紧的拽住了手臂,道祖仿佛想起了什么,这才把口中的沙土吞下去,脸色都青了。

道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恨,血丝密布眼珠子上,在这一双眼睛里面,人们看不到半点理智,所能够看到的只有杀戮和憎恨。

少羽却是未有半点动容,依旧冷笑着,当下走到道祖身前,一个巴掌甩在他的脸上,“道祖,你当日对我犯下的罪过,我杀你一千次都不足以换醒我那些死去的朋友兄弟。今天我暂且不杀你,但是你给我记住了,总有一日,我会把我失去的东西从你身上讨回来,时间就在取得圣经心法之后。”

“啪!”清晰的巴掌拍在道祖脸上,在道祖的脸上留下五道深深的青色指印。

道祖本能的想反抗,但是乌侯的手掌却是一直握住道祖的肩膀,道祖这才作罢。

旁边的剑徒和雷军早已吓得浑身发抖,少羽转过头来,目光落在雷军和剑徒身上,“当初就是你们俩个泄漏我是前朝少主的身份,致使几大王侯同时来围攻我,致使我所有的兄弟都驾崩西去,一切的罪恶都缘起你们。本以为我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找到你们,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那正好,正好我们之间也该做一个了断。”

说话的时候,少羽缓缓伸出右手,右手缓慢的是狠向雷军,去抓他手里的长剑,雷军明明看到少羽的手朝自己伸过来试图取自己的剑,但是他却发现总是他看见了,却是无从躲避,他的手还未来得及避开,剑已经被少羽抽了出来。

“哐啷!”

少羽抽出雷军的长剑,对着雷军的脸就是一剑削了过去,雷军往后一退,但还是无法快过少羽的剑,整块左脸都被少羽削了下来!左脸上面的眼珠、嘴唇,耳朵,鼻子都被削掉了一半,他的左脸几乎只能看到一块血粼粼的肉!

“啊!”雷军没有办法避开,当下猛的捂着自己的脸跪在地上痛哭惨叫,叫声要多惨烈有多惨烈。剑徒见得此情况,当下二话不说,起身就跑,直接冲天而起。

“咻!”一道白色的见光冲少羽手中的剑锋上迸射而出,直接贯穿了剑徒的胸膛,一道血柱喷射出来,血箭冲天。

“想走?尔等小人害死我多少至亲,就想这样一走了之?死!”少羽手中的长剑再度一偏,另一道剑光直接射向剑徒的脖子,剑徒的速度已然极快,但再快的身体在少羽劈出的那道剑光之下,都显得微不足道,剑光仿佛白驹过隙,一闪眼便斩断了剑徒的脖子!

“哦……你,你……你……你……”剑徒最后的声音从嘴里面吐出来,鲜血从七窍里流出。

“你背叛了剑圣门,背叛了所有所有的人,便是不为我,为了剑圣前辈,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在你背叛之初,就应该想到有今日的下场!”少羽冷冷道。他出剑的动作很普通,剑光也很暗淡,但是就是这看似平凡的一劈之间,却有着极强的杀伤力。剑徒好歹也是天位七阶的高手,却是连半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

看到少羽真真切切的在杀人,道祖那充满了血丝的眼睛也渐渐的恢复了一些清明,他仿佛意识到了少羽并不是逞口舌上的能力,他真的会杀人。虽然道祖不相信少羽能够将其杀死,但是看到少羽如此凶悍,他已是被震慑到了。

剑徒的脑袋从脖子上分离出来,他的七窍流血过后便直接呜呼而去,赫然是死了。少羽一手握着一柄银色的长剑,剑身山公害残留着一大批秒年鲜红的血,他就这么站在雷军的身前,像一个残忍的杀神。

“哈哈哈哈……光杀几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看来无耻之人也只能够欺负欺负修为比自己低好几个级别的人。以此来提升自己的自信心。”便是这个时候,一道朗爽的声音从院子外面传开,随即便有一个中年男子从院子大门处走了出来。

“益同?”少羽看到俩人,皱起了眉头。

见到一般人,少羽都是很淡定的,但是益同不一样,少羽曾经和益同对过一招,一个月前在朝阳郡的时候,少羽去郡守府里面偷看,结果被益同发现,逃离的时候被益同阻击,当时的情况少羽历历在目。

乌侯几个人看到来的人是益同后也都感到很惊讶,特别是道祖,见得益同更是吓的脸色都白了几分。

益同哈哈大笑的大步走进来,“少羽,一个月不见,别来无恙啊,我可是听说你在这一月里,修为一日千里,不知道谣言说的是否属实,上次在郡守府里,我们可是交过一次手的,我对你的修为十分感兴趣,今日再来切磋。”

少羽道,“益同,应该不单是你一个人来这里吧。后面的那两位高人,既然来都来了,何必藏着捏着,现身吧。”

话落,秦风和秦雨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其中秦风当先,秦雨略走在秦风身后。

秦风气色极好,见到少羽后更是露出灿烂的笑容,“少羽,哈哈哈哈……在朝阳郡里我未能将你的人头拿去领工,本以为就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了,没想到前后才隔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再见面了。真是天不助你啊。”

少羽笑了一下,随即看着旁边的那个美女,看着当初差点和自己那个的女人,“是你?你是秦风的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少年英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