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57章:、凶手!

《狂徒》

第57章、凶手!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完了,完了……完蛋了。”刘文见少羽当场毒性发作,而且还在最后时刻翻盘制住了暮清,更引起萧天河,风清阳等几大高手的注意。他二话没说,转身就跑。

“给我回来,站住!”王刚见刘文吓的脸色发白,转身要跑,忙伸手把他给扯了回来。刘文只是幽蓝五级,王刚毕竟是老弟子,修为比刘文厉害多了,刘文虽然拼命的在挣扎,但还是被王刚给生生扯了回来。

“你干什么啊你?”刘文转身大怒,瞪着王刚大吼一声,眼睛里尽是血色,脸色更是发白,白得看不见一丝血色,样子十分吓人。

“刘文,你跑干什么啊?现在长辈都知道少羽受了凝血虫的感染。你如果在这个时候逃跑,不就表明你做贼心虚么,长辈们肯定会怀疑到你头上。你先冷静下来,别急着脱身。”王刚压低声音喝道。

刘文一边点头,双手一边颤抖,“对,对……你说的对,我现在不能逃脱,不然就显得我做贼心虚,长辈他们很容易怀疑到我们头上……可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啊,是你们……是我们一起想出来的主意。”

方圆和王刚对望一眼,王刚道,“的确如此,要怪就怪你用的量太大了,少羽感染凝血虫才几分种就发作了,用平常两倍的量就足够了。只要让少羽血液流动变慢就可以了,一下子把他的血液给栋住了,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方圆也道,“王师兄,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讨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我们来商量一下解决办法。少羽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很多强者的主意,他们很快就会查下来,我们要及早商量应变对策,不然容易出漏子。”

刘文同伴并没有抛弃他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怎么办?怎么办啊?万一父亲找我去问话,我该怎么说?”

王刚沉思了片刻,说,“我也担心这个,万一长辈们找我们去问话,就难办了。”

方圆也面路难色,他们三个人,以王刚的年纪最大,阅历也最为丰富。方圆次之,刘文最是浅薄无知。

刘文有催道,“你们倒是快想个办法啊,我们该怎么办?”

方圆道,“我看事情没那么严重。不管怎样,我们一口咬定今天我们三个一直在这里看比赛就是了。再说我们在暮清的剑上涂抹凝血虫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只要我们不说,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王刚也点头,“只有这样了,只要我们死不承认,谁也拿我们没办法。”

刘文总算吃了颗定心丸,脸上开始放出笑容,“好,就来个死不承认。”

……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第一轮比赛结束了。

成绩最好的是萧府。田中,萧雷,方圆三个人全部胜出,暮清和少羽的一场胜负未定,以30个积分的高分名列第一,在广场上的大石柱上名列首位。排在第二位的是慕容世家,20个积分。鼎剑阁以-20的积分排在最末尾,位列倒数第二的是蜥蜴门,-15分。

鼎剑阁人气大跌,朝阳郡千万人口中九成九的人都在说鼎剑阁不行,以后坚决不能把后代送到鼎剑阁去,把子女送到那里,等于是自己把子女的未来给断送了。

一天的比赛结束了,广场上的六万观众都散去了,杨真玉站在大石柱下观望良久,最后摇头,“少羽,你一定要醒过来啊。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说鼎剑阁不行,鼎剑阁的未来可都在你我身上了。教练培育我们四百多个日夜,我们不能辜负了他们啊。”

白梦、方楠二人刚吃过晚饭,李青云便上找上门来,李青云的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白梦二人也热情的泡茶招待,“李师兄,这么晚了还到我这来,有什么急事么?”

方楠是风清阳的师妹,自然可以称呼李青云为师兄。

李青云开口道,“你是掌门师兄的师妹,那我就直接说了。今天少羽在广场突然中凝血虫毒而晕死过去,我怀疑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故意为之?”方楠惊讶的把刚吞下去的茶又吐了出来。

李青云沉身道,“我只是怀疑,目前并没有证据,所以想来问问你们一些情况。”

方楠道,“李师兄尽管放心,只要我们知道的,言无不尽。而且,少羽和我也是生死之交,他今天发生这种事,我也想查出是谁在做祟。”

李青云道,“前一段时间少羽一直都和你们在一起,他有没有过异常的行为?”

方楠仔细回想起之前的点滴,最后肯定的摇头,“没有,之前我们在秦川猎杀过一个月的怪兽,但都没有遇到凝血虫。况且如果少羽是秦川里感染的凝血虫,那我和白梦也应该感染才对,可事实不是这样。”

李青云无奈摇头,随即起身离去,“如果你们发现有什么情况,记得通知我一声。”

“知道了,李师兄请放心……”

李青云回到少羽住处的时候,只见少羽已经醒了过来,只不过脸色很苍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萧天河和风清阳都在旁边。

“少羽。”李青云快步走到床前,关切问道,“少羽,你感觉怎么样了。”

少羽惨然一笑,“我很好,谢谢教练关心。”

萧天河道,“我刚才用火化术将他体内的血液重新解冻,现在勉强可以行动。只不过火化术不能太强,不然会将他的五脏六腑融化。火化术虽然可以暂时让他体内的血液恢复缓慢流通,但却加速了凝血虫的繁殖,过不了多久血液会重新凝固,到时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羽儿。”

少羽面色苍白,“父亲,足够了,我还能醒来,已经足够了。我想出去走走。”

萧天河和风清阳对望一眼,眼色十分复杂,最后萧天河还是点头,“恩,你大概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记住,两个小时后必须回来。不然……”

“父亲,我知道了。”少羽的动作有点僵硬,下床穿好衣服便出去了。

刚开门,少羽不由吃了一惊,只见很多人都站在门外,韩平,杨真玉,韩俊,陈远,白梦,方楠,萧雷,萧小凤还有暮清。

少羽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门外站着这么多人。

“少羽……”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而且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分沙哑,因为他们都从长辈的口中听到,少羽基本上没有活命的可能。

他们,都是和少羽有感情的人。

少羽随即便笑了出来,不过笑得很苦涩,“谢谢你们,谢谢……”

少羽渐渐走到暮清身边,“暮清,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二人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少羽低声说道,“你的剑,在比赛之前,是不是被什么人拿去用过?”

少羽醒过来之后,从父亲那里得知自己被感染了凝血虫,他知道凝血虫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虫,一旦被感染上,基本上没有解药。少羽很清楚,自己的凝血虫一定是在和暮清对战的时候感染上的。

少羽更清楚,凝血虫感染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通过伤口进入人体血脉,而唯一的机会就是……战斗最开始,暮清的剑锋划过自己的脖子处的皮肤,这是唯一的机会……

少羽相信,暮清虽然有时候比较狂妄,但是她绝不是那种在背后用手段的人。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在比赛前拿走她的剑,在剑上做了手脚,而暮清并未知情。

“没……”暮清刚要回答,猛然想起来,“对了,刘文他在比赛前拿过我的剑。当时他不小心把墨水泼到我的剑上,他向我道歉,并把我的剑拿去清洗。怎么了?”

少羽摇头,苦笑,“谢谢。”

只说了两个字,他边转身离开。

“果然是他,是刘文……”少羽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带着复杂的心情,他敲开了刘文住处的房门。

一会儿后,刘文起身开门,见得是少羽后,脸色瞬间白了下来,连身体都在颤抖,“怎,怎……怎么是你?”

少羽冷笑一声,眼睛里面爆射出精芒,“你本来想说,我应该已经死了的,对不对?”

刘文依旧在发慌,过了片刻才缓过来,“哪,哪……哪里的话,你知道你福大命大,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吗?”

少羽只是看着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弟弟,过了许久突然爆喝一声,“你为什么要用凝血虫毒害我?为什么?”

“噗!”一时过激,少羽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本来,刘文刚见到少羽的时候,十分惧怕,因为少羽行动从容,根本不像个重伤之人。可此刻见到少羽吐血后,他突然大笑嚣张起来,“哈哈……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你这个做哥哥的,什么时候谦让过我,你们都嫌弃我不是父亲正派的儿子,你们一直都嫌弃我母亲是个青楼女子,你们一直都瞧不起我……特别是你,特别是你,每次见到我都是一副大人训示孩子的态度……每一次你都对我指指点点,每一次都批评我……你当我是什么,你当我是你徒弟么?我不需要你的指点,我不需要……我讨厌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我讨厌你们比我更出色,我讨厌你们夺走父亲对我的爱,我讨厌,我恨……”

这番话,刘文几乎是吼出来的。

少羽听得呆了,过了许久突然嘲弄的笑了,“原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刘文啊刘文,你居然要谋害亲哥哥,你居然要谋害亲哥哥……”

少羽突然一把扑到刘文身前,试图把他摞倒在地,少羽一边用力一边大吼,“刘文,你居然对自己的亲哥哥下手,你……”

见得少羽发飙,刘文撒腿就跑,可没跑几步就看到少羽身体跄踉一下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只是用一双仇恨的目光盯着他,死死的盯住他。

“去死……”刘文见少羽良久都没有反应,终于鼓起勇气,拿起铁锤对着少羽的胸口就是一锤轰下去。

“蓬!”一百斤重的大铁锤结实的锤在少羽的胸口。

“喀嚓,喀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明显响起,最后连少羽的胸口明显的瘪了下去。

就在刘文要锤第二锤的时候,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

刘文想也没想,扔掉铁锤撒腿就跑,瞬间就从后门跑出了院子。

“少羽……”萧雷从院门口冲进来,刚好看到少羽躺在院子里,身下到处都是鲜血,看起来十分吓人。萧雷一把冲了过去,“少羽……”

接着探查少羽的鼻息,发现已经断气了。

“怎么可能……”萧雷当下抱起少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少羽的住处,只见萧天河还在房子里,其他人都已经散去了。

“父亲,少羽他……他断气了。”萧雷手忙叫乱的将少羽放在床上,转过头来对萧天河道,“父亲你快想想办法啊,少羽他……他……”

萧天河摇头,“雷儿,羽儿他感染的是凝血虫,而且胸口又接受了上千斤的冲击力,右边的肋骨都塌陷掉了,现在要救活羽儿,除非天山的蝴蝶圣医,以她的起死回生之力将少羽救活,不然……”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少羽他……他是我最好的弟弟啊,父亲……”萧雷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他还是我儿子!!!”萧天河爆喝一声,随即起身离开。留下萧雷一个人……

萧雷陪在少羽床边良久,最后被莫叔拉了回去,因为明天还要比赛,明天是十六强进八强,竞争更加激烈。萧雷身为萧府的主力军,必须好好休息。

房间里面,只剩下少羽一个人,还有一直在旁边掉眼泪的小影。

一人一兽就这么睡在同一张床上,接受着幽暗月光的洗礼。

约午夜时分,所有人都在睡梦中的时候,少羽的身体正一点一滴发生奇异的变化,只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就连少羽自己都不知道……

也是从这一天起,少羽的命运开始了转折。

……本章完结,下一章“、换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