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59章:、罪人刘文的下场

《狂徒》

第59章、罪人刘文的下场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罗冰在宣布最后一场比赛推迟一个小时后,便来到青翼旁边,“青侯,这个事情,你看……”

罗冰是幽蓝殿在朝阳郡的总负责人,按理说地位非常高,已然不容小视。但是在青翼面前,他却规规矩矩,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不敬。

青翼微微开口,声音轻而淡,却含着一股无穷的韵味,“就按如玉说的去办吧。朝阳会武,二十年才一次,有人敢对选手下毒,这显然是对幽蓝殿的权威视为无物,这种人,必须要揪出来严惩,不然,起不到震慑的作用。”

罗冰微微躬身,“青侯说的是,我这就协助如玉统领去彻查事情真相。”

青翼轻轻点头,然后便移开了目光。罗冰也转身离开,和青如玉一道去彻查事情真相。

罗冰刚走,青翼旁边的剑爵忽然笑了笑,“青侯,才几年不见,如今你的修为更加的让人琢磨不透了。想来青侯除了处理军务外,依旧不忘修炼啊。“

剑爵在十年前就是地榜排行第三的绝顶高手,现在十年过去,按理说修为已经进入到天位境界。他不像罗冰,在和青翼说话的时候比较随和,但还是恭敬的称青翼为青侯。

青侯,这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称号。只有九州大陆上九大王侯才有资格称为‘侯’。就像只有一统九州的人才有资格称为‘天子’、才能称为‘皇者’一样。

剑爵虽然是绝世高手,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地位超然的大人物,态度还是比较恭谨的。如果剑圣在的话,那情况又不同了。

青翼淡然一笑,“天草兄说笑了,我是青州的军侯,每天都要为青州的亿万子民着想,军务繁忙,没多少时间修炼。天草兄倒是落得个清净,可以一心潜修,十年前已经是九级颠峰,如今早已是天位高手了。在青州乃至整个大陆上,天位高手,可不多见。”

剑爵道,“青侯言重了,在来参加这次会武之前,师兄就嘱咐过我。青侯虽然忙于军务,但却一直不忘修行,近年来修为一直突飞猛进,是我们青州修行者的表率。”

天草就是剑爵,剑爵的师兄就是剑圣,青州第一强者!

而且是青州无可争议的最强者!

“哦?古庄那个家伙可真是有闲情,他最近还好吗?”青翼那一直平淡不见底的眼神终于露出一丝精芒,只不过这丝精芒一闪就过去了。

对青翼而已,或许也只有剑圣古庄这种级别的高手,才能引起他的兴趣吧。

“师兄一切都好,就是总叨念着要去青城青侯府拜访青侯。”剑爵的态度依旧恭敬。

“哈哈哈……拜访?古庄那家伙是来探情的吧,想看看我如今到了什么境界而已。不说那些了,这一次天草兄亲自来朝阳郡观看比赛,可算是给足了朝阳郡的面子。在这一群年轻人里面,你可看中了哪个?”青翼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他们来这的目的都一样,就是来寻美玉的。寻找有潜能冲击天位境界的年轻人!

天草道,“慕容家的两个孩子不错,还有萧府的田中,这三个人都跨过了七级的门扛,而且年纪轻轻,用心栽培,将来或许可能冲击天位境界。”

“天草兄真是好眼力,一眼就分辨出优劣。不愧是天武盟成名已久的四大剑道高手之一。”青翼淡淡一笑,然后便不再说话。

……

广场角落,青如玉和罗冰、还有暮清站到一起。

青如玉手里拿着暮清的剑,仔细看过后直接问道,“你的剑上残留着凝血虫的味道。也就是说,昨天你故意在剑锋上涂抹了凝血虫,一开始刺破少羽的皮肤。凝血虫透过血液感染到少羽全身,进而凝固他全身血液。”

青如玉和罗冰都是人精,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直接找暮清来问话。

罗冰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暮清只是摇头,“我没有,我没有那么做,我没有这么做!!”

青如玉皱了下眉头,“那么?是有人栽赃?在昨天比赛之前,有人用过你的剑?”

暮清这才想起来,“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比赛之前,的确有人拿过我的剑。”

“谁?”

“刘文。”暮清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少羽问过她一模一样的问题。

青如玉点点头,“罗冰,你先叫人把她请到房间里稍息片刻,我去找刘文。”

说是请暮清到房间里休息片刻,其实就是把她监禁起来。

青如玉找到刘文的时候,刘文正和王纲、方圆在一起。青如玉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刘文,暮清告诉我,昨天她在比赛之前,你用过她的剑,对不对?”

面对这个妖孽般的怪才,刘文本能的感觉到一丝敬畏和恐惧,十六七岁就成就了九级颠峰境界,这在刘文看来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被这样的人盯着,刘文几乎连撒慌的勇气都没有,最后还是方圆暗暗踢了他一脚,他才一口咬定,“是拿过。”

“你在剑刃上涂抹了凝血虫对不对?”

“没有,我没有这么做。”刘文嘴上这么说,但是面对青如玉那蛇一般的目光,背后的冷汗却是一层接着一层。

“你做了。”

“我没有,我没有,我说了没有就没有!!”刘文吼道。

青如玉点点头,随即吩咐侍从将刘文三个人分别关到三个不同的房间,青如玉最先来到王纲的房间里,“王纲,我知道是你们三个人一起下的毒。我是青州的大统领,没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底下做鬼。按照我的风格,你们私自谋害朝阳会武的选手,破坏朝阳会武的规矩,你们必死!”

“扑通!”

王纲一头冷汗,二话没说就跪了下去,“大统领饶命啊,我……”

“我现在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如果你做的好,我便饶你不死,如果你敢欺骗我,株连九族!”青如玉字字如针,字字插在王纲的心尖。

“大统领请说,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会做,绝不会有任何隐瞒。”

青如玉道,“你把整个事情完整的说一遍,如果我发现有半句假话,株连九族!!在你说完经过之后,我会一个个去审问其他两个人,如果你们三个人说的话有半点冲突,三个人全部都株连九族!!!”

王纲的衣服都湿透了,他再不敢有半点隐瞒,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最后头都不敢抬。

“好,很好!”青如玉说了三个字,随后便开门离开。

约莫二十分钟后,王纲三个人便放了出来,青如玉直接下令把刘文绑了起来。

“怎么了?为什么绑我?为什么只绑我一个人而不绑其他人?”刘文咆哮。

青如玉道,“你是主谋,谋害选手,破坏规矩,二十年来从未有人敢做出这样的罪行,为了平息民怨,你的罪行是砍头示众,即刻执行!”

“不……不!!!我不是主谋,是他们怂恿我的,他们才是主谋,他们两个才是主谋,是他们怂恿我这么做的……你不能这样,不能……”刘文大喊救命,被侍从强行带到了星辰广场。

八万观众重新回到位置,青如玉面对八万双目光,铿锵有力的说,“经过调查,谋害少羽的真凶已经查明,他就是广场中央的——刘文。他的行为不但侮辱了幽者、武者的精神,更是破坏了朝阳会武的规矩。二十年来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为了示警,为了幽者的精神,为了比赛,为了死去的少羽……我们决定给他处以砍头示众的罪行!!”

青如玉刚说完,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手握大砍刀走上场来,利索的把刘文拖到广场中央。

“不!!不……不,我不要死,父亲,父亲……救我,父亲救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刘文大声呼救,眼睛直直的看着主[xi]台上的萧天河,眼睛里充满了哀求。

“看在我母亲为你而死的份上,父亲救我,救救我……”刘文的呼喊声越来越大。

萧天河摇头,走到青如玉身边,“大统领,天河有件事,想请大统领帮忙。”

“何事?”青如玉皱起了眉头,似乎她预料到萧天河会向她求情一般,脸色并不太和善。

“刘文是我儿子,他犯下大罪,理应受罚,而且理应当斩。但请等第八场比赛结束之后再斩。比赛之前杀人,也不吉利。”萧天河的声音十分平淡,平淡的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青如玉犹豫了一下,最后冲罗冰使了个眼色,罗冰即道,“赛前杀人,是为凶兆。等这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再处罚刘文!现在,最后一场比赛,暮清对秦四……开始!!!”

暮清和秦四同时上场,暮清嘴边翘起一丝弧度,手里的剑缓缓举起,“秦四师兄,来吧。”

秦四也抱拳施了一礼,“暮清师妹,请!”

“哐啷!”暮清的剑刚刚出鞘,正要击向秦四——

“且慢!”

一个洪亮、清远、悠扬的声音从场外传来,声音似洪水般冲来,每个人面上都仿佛感觉到一股飓风扫过。

广场的八万观众纷纷转头,就连主[xi]台的高手都纷纷侧目,向着那个声音的源头望去。

只见一个身着灰白长袍的少年从广场外缓缓走来,正是少羽!

……本章完结,下一章“、少羽的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