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60章:、少羽的心

《狂徒》

第60章、少羽的心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谁这么大能量?”

“是少羽?居然是萧少羽……真的是他,昨天他不是在战场上倒下了么,怎么、怎么又站起来了……”

每一个观众看清楚来人是少羽的时候,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当然更多的是……兴奋。昨天少羽的表现获得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和支持。很多人本来就希望少羽今天能够上场,少羽的出现,也可以说是众望所归。

“什么?是少羽?不可能,不可能……”方圆看清楚来人的相貌后差点连眼睛都掉了下来,“他明明死了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又活过来……昨天刘文告诉我,刘文把他半片胸膛都锤扁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王纲也是一副哑然的表情,“对啊,我昨天还特地去他的房间里看过了,他的身体都有一半被锤坍塌掉了,五脏六腑具碎,不可能再活过来的。况且他还感染了凝血虫,全身血液凝固,更不可能存活,怪事,怪事啊……”

方圆道,“他活过来也就罢了,可问题偏偏是……我们三个谋害他的事情已经被青如玉等人知道了,但是青如玉把消息封住了,其他人并知道我们也参与了谋害少羽的过程,所以我们两个并没有判刑。刘文也因为是事情的主谋而受到惩罚。可是,昨天刘文趁着少羽身体虚弱的时候在少羽的胸口锤了几重锤……这等于是刘文当着少羽的面杀害少羽啊,是罪上加罪。”

王纲接口道,“你是说,如果把刘文锤打少羽的罪行也算进去,刘文的罪行就不止这么大,光杀头还不行?”

方圆道,“是啊,如果少羽不醒,昨天晚上锤塌少羽半个胸膛的事情就没人知道是刘文干的。可现在少羽突然醒过来,一旦他在公众面前揭发刘文……刘文的罪行还要加!”

王纲恍然,“的确如此,如果少羽把这事给说出来,刘文的罪行还的往上加。到时候就不是杀头这么简单了。”

在九州大陆,其实也是有成文法律体系的,而且法制非常健全。现在虽然九州各霸一方,九大王侯各自为政,但是法律一直都很健全。在大陆上有专门执行法律的机构——兵马司。

但凡民间的矛盾冲突,都可以申诉到兵马司,由兵马司进行传唤和审判。兵马司的后台就是各大王侯的军队!

在青州,以青翼为侯,也就是说青翼就是青州说一不二的人物。他也是维护青州法律的最高执行者,兵马司有着强大的幽者、军队做后盾,这保证了法律通行无阻!

无论高低贵贱,无论穷人富人,只要是理亏的,一般都会败诉,都要受到兵马司的惩罚。即便是军队的大统领,各大郡的郡守,但凡做了违法事的,一旦被起诉都会失败,接迎着的是严重的处罚。

正是兵马司的严厉执法,保证了各大州郡的稳定,和健康发展,使得军方和百姓相处融洽,很多强大的武者,幽者都不敢无视法律的存在而胡作非为!

这也是王纲,方圆他们惧怕的原因。杀头罪在大陆上算得上是比较轻的罪行,更重的有车裂,火烧,油煮,剥皮,割肉等等更可怕罪行,甚至包括最可怕的株连罪!

方圆点头道,“是啊,一旦给刘文加罪到割肉,剥皮……或者是株连九族……这么大的罪行,刘文一定会把我们供出来。而且如果判株连罪的话,整个萧府都会受到牵连的,我们到时候也逃不了责任。”

王纲狠狠道,“奶奶的,这个少羽真是难缠,这样都还弄不死他,草!现在我们怎么办,只能听天由命了。”

方圆道,“是啊,少羽这个家伙,让我几天都睡不着觉,有机会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他!下次我直接把他的头砍下来,看他还死不死……现在只能指望刘文不要把我们供出来了。”

方圆和王纲都很清楚,青如玉之前审问他们的时候就知道,是他们三个人一起谋害少羽的。但现在是朝阳会武的关键时期,不宜引起大的动荡,只好拿修为最低的刘文开刀。其实,如果按照兵马司的风格来办事的话,他们三个都是重罪!!!

青如玉不公开,是给他们两个留了条后路,可是……如果一旦刘文在公开场合把他们俩个供出来的话,青如玉迫于舆论压力,就不得不判方圆和王纲的罪了!

他们两个人现在额头上早已布满了汗珠,他们怕啊,怕刘文把他们说出来,那样,他们就完蛋了!

场上在一阵的惊讶过后,很快就爆发出一阵比雷鸣还要震撼的掌声,欢呼声。

“轰隆……”八万观众齐齐大喝,可想而知这声音、场面有多么的震撼!

“是少羽?果然是那小子,我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死的,哈哈……白梦,你看看,我们的铁战友,那分明就是一个铁人麻。”看见少羽走来,方楠激动的欢呼不已,几乎快忘记自己是个女人,应该保持女性的幽雅温和。

韩平和韩俊几个人更是远远的就朝少羽跑了过去,“少羽,我就知道你命大福气大,没那么容易挂掉。哈哈……你能站出来,太好了!”

韩平一拍少羽肩膀,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啊,可把我们给担心死了,我们鼎剑阁的弟子昨天一晚没睡,你猜我们都在干什么?”

少羽笑问,“你们都在干什么?”

韩平大笑道,“都在讨论你在鼎剑阁的日子里,你醒过来之后第一件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

少羽皱起了眉头,想了片刻摇头道,“你们讨论的结果是什么?”

韩平把头凑到少羽耳边,低声道,“这段时间最关心你的人是组长,你醒过来之后第一件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安慰安慰师姐。”

少羽恍然的抬起头,只见杨真玉站在远处的人群里,一身雪白色的裙纱在人群里显得格外耀眼,她脸色有些苍白,隔着人群远远的朝自己望来,清理无双。

那一刻,少羽心里有个地方莫名的动了一下,少羽冲韩平一笑,“你小子,整天都不见你做正经事。”

少羽走到杨真玉身边,千言万语不知道怎样开口,最后只是简单的打招呼,“师姐。”

杨真玉淡然一笑,“恩,你来了就好,如果你还可以上场的话,来的正好。”

少羽转身,双足轻轻点地,整个人就升上了一米高的星辰广场,和暮清、秦四成三角之势互相站立着。

主[xi]台上的青如玉也震惊的站了起来,“他怎么可能还活过来,昨天我亲自查探过他的伤势,半边胸膛坍塌,五脏六腑碎裂,全身血液凝固……按道理来说,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活过来啊。”

萧天河,风清阳、李青云、王二、莫叔、慕容百合,慕容十航,韩平,杨真玉,白梦……等等,昨天所有看过少羽伤势的人,心里都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少羽如何能再活过来?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现在比赛当紧,没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揪着不放。

青如玉和罗冰商量一阵,罗冰洪亮的声音响彻广场,“按照会武的规定,如果少羽能够在这场比赛之前回到战场,昨天的比赛就是少羽胜出,今天将由少羽代表鼎剑阁出战蝎子门的秦四。现在,比赛开始!!”

社区的报道蜂拥而至:“我是XX社区,现在为您做现场直播报道,昨天在战场感染凝血虫的少羽再次回到战场,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将由少羽对抗秦四,最后一名八强选手将在秦四和少羽中间产生……少羽是我们心中的永不倒英雄,我们看好他的表现……”

……

暮清冲少羽惨然一笑,没有说话,直接离开了战场。

台下万众齐呼,少羽却是一脸的淡然,手里依旧握着那一柄生满锈迹的长剑。长剑是那么的不起眼,看起来是那么的普通,但就是因为父亲当初的一句话,让他少羽一直都握着它!

“秦四,请!”少羽轻轻开口。

“萧少羽,不客气了!”秦四大喝一声,手里的大刀远远的朝少羽平削而来。

刀锋很快,与空气都摩擦出一阵阵刺耳的爆鸣声,只听这爆鸣声就感觉得出来,这一刀的威力大的惊人!

随着秦四的不断靠近,刀锋越走越快,最后形成一道蓝色的风刃,风刃约一丈长,隐约组成一把巨型大砍刀,直向少羽劈来。

“蓬!”

少羽一直都没有动,哪怕是刀锋直接劈到少羽身前,外人依旧没有看到少羽有所动弹。在外人的眼中,那巨大的风刃和砍刀,直接从少羽的肚子出劈过去了!

强大的刀刃将地面都劈出一个方圆几米的大洞来,威力可见一般,别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头大蛮犀牛,此刻也要被劈得连渣都不剩了。

然,整个过程,外人根本就没有看见少羽动弹过。但是待烟尘散尽,大家都看到惊人的一幕,少羽手里的锈剑已经抵住了秦四的喉咙!

没有看到少羽的剑是如何抵上秦四的喉咙,更没有看清楚是何时出的剑。

主[xi]台上的青如玉眼睛赫然一亮,“是洞微大成……隐隐要跨入完美级,这已经是初入完美级的身法。他刚才其实动了,只不过精确无误的抓住风刃和刀锋之间的细微缺口,从缺口中钻了过去。完美的利用周围的地理环境和自身的速度避过攻击,他比昨天更强了,而且不止强上一两成。看来他已经蜕变了!”

其他几位BOSS级人物也都微微点头。

秦四如雕塑般的愣在当场,表情哑然,大有死得不明不白的意思。

“你输了!”少羽缓缓开口,然后把剑收回来,转身离开。

从开始到结束,他都没有多说一个字,他的表情也没有变化过一下,仿佛永远都是那么的平静、淡然。

“第八场比赛,鼎剑阁的少羽胜出,鼎剑阁以0个积分名列第三,恭喜萧少羽晋级八强。今天的比赛到此结束,明天的比赛将更加精彩。接下将对罪犯刘文进行处分。”罗冰冷漠的声音响起来。

“少羽赢了!!!少羽赢了!!!”

“少羽!少羽!!!少羽!!!!”

“羽!!羽!!我心中的羽永远是最强的!!!!”

观众的呐喊,狂欢声盖过了一切。更有人直接脱下衣服大肆的挥舞着,以示心中对少羽的热情和喜爱!

……

两个健壮的大汉重新把刘文拖到广场中央,每个大汉手里的刀都有一个人那么大,看起来就十分吓人。

一个大汉把刀高高举起来,就要往刘文的脖子上砍。

“少羽,三哥,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我比你还年轻,我不想死……”刘文见少羽一步步走下星辰广场,鼻涕眼泪一起都流了出来。

少羽在萧府排行第三,刘文叫他三哥,也是没错。

“三哥,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请你再给我一次忏悔过错、重新做人的机会……”刘文的求救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可怜。

“父亲,父亲……你救救我,求求你让三哥开口救我,我是你的亲儿子,你不能偏心,你不能偏心啊!”刘文跪在地上,不住的给少羽磕头,直接把额头都磕出了鲜血。

刘文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怜,但是场上却没有人可怜他,由韩平带头大喊了一句:该死!

随即成千上万的人跟着喊:该死!

“该死!他该死!杀了他!!杀了他!!!”

“他破坏了朝阳会武的规矩,更玷污了幽者的伟大精神,杀了他!!!”

“那两个大块头的大汉,你们还等什么啊,对着他的脖子往下砍就是啊。”

……

听着雷鸣般的喊杀声,刘文忽然停止了求救,他整个人都蒙了,傻了眼,跪在地上,彻底的傻了眼。

少羽突然停了下来,这个动作让场上的观众渐渐的平静下来,每个人都感觉到,少羽可能要做出点什么动作了。

少羽停了半晌,忽然回过身,远远的凝望着主[xi]台上的萧天河,紧紧的望着自己的父亲。萧天河似有所觉,也转过头来,望着这个儿子,一对父子,就这么互相对望着。

片刻,少羽仿佛间想到了什么,迈起脚步渐渐走向刘文,一步步走到少羽身边。

“三哥,救救我,救我……我知道我错了……可我不想死啊!!”刘文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又不住的给少羽磕头。

“啪!!!”

少羽猛然一个巴掌抽在刘文的脸上,清脆的声音让全场的人都听见了,刘文的左半边脸顿时肿的老高,和个大胖子的脸一样。

“你把我们萧家人的脸都丢尽了!萧家从来没有怕死的种!!我真为父亲替你感到悲哀!生了你这么一个没骨气的儿子!!!”少羽语气冰冷,铿锵有力。

“三哥教训的是,刘文天生就没有骨气!”刘文连连点头称是,对死亡的恐惧让人丧失了一切的尊严。那些所谓的尊严和面子,在死亡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少羽继续喝道,“没做过的事情,你瞎喊个什么劲。做人,要行得正,坐得直,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天地良心,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你看看你这副德行,那一样像个男人!!!”

少羽转身,面对着主[xi]台,直言道,“罗主持,少羽有话要说。我在比赛前就感染了凝血虫,这事,和刘文没有关系。请罗主持明断!”

少羽说完便直接步入人群里,从人缝隙间走向人群末尾,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

晚上,鼎剑阁四合院里。所有的鼎剑阁弟子都在欢庆,少羽的出现给鼎剑阁的未来带来了希望。本来这一次朝阳会武鼎剑阁获得倒数的排名已成定数,但少羽的出现却打破了僵局。

“哈哈,真是畅快,这一次我们鼎剑阁总算有希望了,再也不用被那些无知的人民看扁了。来,喝酒……”

韩平也非常开心,待大家都喝得差不多的时候,韩平给少羽倒上一杯酒,略带醉意的说,“少羽,你为什么最后故意说在赛前就感染了凝血虫?你这等于是帮助刘文开脱罪行啊。他谋害你,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少羽皱着眉头,猛然把一大碗酒一口饮尽,“在乎!非常非常在乎!!我差点因为他而死掉,刘文的所作所为,我怎么能够不在乎,说实话,我也恨不得他受到惩罚!!!”

“那你还为什么帮他开脱罪行?你要知道,因为你的那句话,刘文很可能被无罪释放的。”韩平继续追问,旁边的十多个鼎剑阁也都纷纷追问。

就连不远处的李青云和风清阳都转过头来看着少羽。因为他们也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少羽再满上一碗酒,一口喝完,“蓬”的一声把碗砸在桌面上,“因为他是萧家的人!!!”

短短的几个字,却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因为刘文是萧家的人,因为他和自己是骨肉兄弟!所以不管他做什么,我都要原谅他!!!

这就是大丈夫的胸襟!!

“他是父亲的儿子,和我是血脉相连的兄弟,我知道……父亲不希望他死,父亲舍不得他死,我怕他死了父亲会伤心难过!”少羽双手捂着脸,悲怆的说,“我不是想杀他,而是我怕他死了父亲会伤心,我不想父亲伤心难过!!”

韩平、杨真玉听了都是感觉一阵心酸,韩平更是握住了少羽的少,杨真玉随即也把手搭了上去,“少羽,你的胸怀,让我们钦佩,不管怎样,你都还有我们,我们是最好的兄弟!!”

风清阳和李青云在不远处喝着酒,忽然李青云感慨万分,“少羽这是何等的胸襟啊,我自问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做不到少羽这样。我李青云带了二十多届学生,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像少羽这样优秀的孩子。”

风清阳也道,“这个孩子有前途,将来,必定辉煌。要么帝王将相,要么主宰众生,要么一世枭雄!”

(六千字大章节,二合一。今天更新完,少羽能够重新复原的原因,下章解说。)

……本章完结,下一章“、蜕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