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徒 [目录] > 第7章:、高手对决

《狂徒》

第7章、高手对决

朽木可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夜酒肉疯狂,次日天刚刚亮,萧天河便起身告别了。

“和父亲交流了一夜,才发现,这些年来,父亲一直都在关注我,一直都在寻找改变我的办法,是我让他失望了。”少羽一边整理东西,重新上路。

“我萧少羽就不信了,既然我没有心脏,上天都让我活了下来,那么我肯定会找到变强的方法。要不然,上天他老人家干吗让我活下来。”

少羽连续三日赶路,这日中午来到朝阳郡北部边界地带的一个小镇,雾柳镇。

少羽站在山头,俯视着山脚下的小镇,“这小镇规模还算可以,有方圆十里大小,应该会有居住的旅店吧。这里距离小镇应该还有四五里路,下山去去看看。”

少羽刚准备骑马下山,可就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阵阵大吼声。

“破军,日你丫的有种就别跑。把《潜龙诀》的心法还给老子。”

“陈远,有种你就追上我啊,没追上老子,老子才不鸟的你,我偷了阁主的《潜龙诀》心法怎么了,老子就喜欢偷。”

“我靠,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少羽一听这两个人的对话声,只觉耳朵一阵嗡嗡作响,“不得了,对方起码都是地界五级高手,声音里带着浑厚的幽蓝劲力,震得我耳朵都要破裂了,听他们的声音,应该是朝我这个方向来,如果被他们发现我,我可能会……”

少羽大惊,直接潜伏到附近的一堆大石头后面,透出两只眼睛看着那个声音来的来处。

对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看到两个人从远处的森林里冲了出来。

跑在前面的是一个红衣少年,约莫十八九岁,他手里拽着一本古黄色的书籍,一手握剑,跑得比兔子还快。

后面追来的是一个紫衣少年,只见他年纪和红衣少年仿若,右手持剑,横立空中,猛的追向前方的红衣少年,“破军,你再不停下可就别怪我下杀招了。《潜龙诀》是鼎剑阁的无上心法,历代只有鼎剑阁的阁主才可以修炼,你居然胆敢私闯阁主密室,盗走《潜龙诀》心法,我身为族里的弟子,定不饶你!”

红衣少年活泼的乱蹦着,“来啊,有种你就追上我。”

“好快的速度,我苦练身体十多年,就算拼命也跑不出这么快的速度。”少羽在远处一看到这两个少年出现,心里就惊住了,“而且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强劲有力,仿佛腿上被关注了铅液,步步踏在地上都发出建稳沉重的声音。特别是后面的那个少年,全身动作十分有力,爆发力很可怕。最少都是五级高手,五级高手啊……”

“破军,你自己找死,绣怪我不念同门之情了!”

那个叫做陈远的紫衣少年大喝一声,忽然双脚处蓝光爆射,一团蓝色的光华包裹住陈远的双脚。接下来……少羽眼睁睁的看着陈远的脚步的频率疯狂增加,少羽已经无法看清楚他的脚了,好象有一连串的脚同时在动……

“咻!”陈远的身体贴着地面,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直到陈远出现在破军的身前,这些影子才缓缓消失。

“大擒拿手。”陈远右手持剑放于身后,左手带着蓝光,直接攻向破军的面门,一式龙爪手击出,快若疾风,同时还带起一阵虎啸山林之声。

“蓬……轰隆!”龙爪手被破军避开,直接轰在破军身手的大树上,那大树顿时化为斐粉,轰隆一声倒塌在地。

只这一幕,就把少羽看呆了,“幽蓝,这是幽蓝的力量……一爪就直接让一人和抱来粗的大树中间断裂,倒塌在地,这该有多么的恐怖啊,就算是千斤巨石在他这一爪之下也会粉碎啊!”

“陈远,看来你动真格了,老子岂会输给你,大鹤擒龙!”破军回过神来后亦是一手抓手,一手施展出大鹤擒龙的武技来,也是一手成爪,附着蓝色的光华,迎向陈远的爪子。

“蓬!蓬!蓬!蓬!蓬!”

两个人用的都是爪子,一连碰撞五次,两人各退十步,地面上已是大坑小吭遍地,裂迹触目惊心。

“陈远,你我同是鼎剑阁的弟子。我偷《潜龙诀》只不过是想看一眼,我只看一眼就归还。我只是想看看,《潜龙诀》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竟然让每一届的阁主都技压群雄。”破军冷然道。

陈远冷冷道,“《潜龙诀》是鼎剑阁的无上秘籍,除阁主外的任何人都不得观看,这是门规,你触犯门规,我要替师傅惩罚你。快把秘籍还给我。或许我能念同门一场,放你一条生路。”

“哈哈哈,放我一条生路?你以为你是谁?就你这样还敢大言不惭,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实力。”破军双脚猛然点地,身体顿时拔空而起,同时双手不段捏法诀,最后双掌齐齐推出,“道法——大火焚城。”

他双掌一出,周围都成了一片火海,大火焚烧,金黄色的火焰不断的朝陈远呼啸而去。

陈远面色大惊,却并不紧张,只见他把剑一收,两手合十,“道法——土流之盾!”

话音一落,他脚下的土顿时化为流动,沿着他的身体逆流而上,很快把他整个人全部包裹住,厚厚的土层把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轰!”剧烈的火流碰撞在土盾之上,结果被弹开。

焚烧了片刻不见有效果,破军猛的降到地面上,双手御剑,猛的朝土盾劈去,“破!”

锋利无匹的剑势带浓厚的蓝色光华,劈向地面上的那个大土盾,这一剑之威很大,以少羽的判断,别说是土盾,就连大理石也要被劈成两半。

但就这个时候,地面上的土盾居然猛的流回地面,好比一个春笋突然把头缩回到地面一般,一眨眼就不见了。

“在这呢,破军,接受惩罚吧!”

就在土盾消失的同时,破军身后三米出陡然冒出一个土盾来。土盾猛烈蹦开,显出里面趁远的真身来,陈远一显身便是一剑刺向破军的背心。

“哈哈,我早知道你会背后偷袭,就等你这一剑。”岂知破军居然早有准备,硬是在半路上把剑势收住了,环身一划,猛的横劈向身后……

“蓬!”两个人的剑在半空中相撞,剑身全部断裂,各有一个细小的剑刃射在两人的喉咙上,两个人的气管都在这瞬间被刺伤,全部晕厥过去。

……

少羽等了很久,确认他们没法醒来,才从石头后面走出来,“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五级高手……两个都是五级高手啊。”

“居然都是这么厉害的高手,而且两个高手同时晕厥过去。”少羽深深吸一口气。

少羽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厉害的高手对战,更没有想到,两个高手同时晕厥。

两个五级高手对战,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愧是鼎剑阁的高手,要知道在朝阳郡内,只有鼎剑阁才可以和萧府分庭抗礼,这个大门派,果然高手众多。什么时候我也要成为这样厉害的高手。”少羽目光一凝,猛的把破军手里拽着的书抽了出来,“《潜龙诀》?传说是鼎剑阁的无上秘籍,只有历代的阁主才可以修炼,除阁主外,任何人都不得观看,鼎剑阁的阁主,可是朝阳郡内一等一的人物啊,和父亲同一个级别的存在。真想不到,这么宝贵的秘籍,居然落到了我少羽的手里,看来上天还是比较眷顾我的。”

少羽又探了两个人的鼻息,“恩,还没死,只是气管受伤,一时呼吸不畅,我给他们包扎一下再走吧,万一这两个人因失血过多而致死那就不好了。”

少羽从破军身上撕下两块布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两个人的伤口清理干净,最后用布把伤口包扎起来。

“好了,赶了三天路,都还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先去镇上饱餐一顿再说。”少羽大步下山。

……本章完结,下一章“、鼎剑阁的考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