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蔓蔓情陆 [目录] > 第1章:楔子——情到浓时情转薄 一

《蔓蔓情陆》

第1章楔子——情到浓时情转薄 一

明珠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王闻之大恸,挥师而下,从此天下一统,而千古一帝独坐高位之上,再思长安,终不可得,长日郁郁,不得展颜,后于盛年崩卒。”

“后人收敛公主生前衣冠葬于此地,这里就是那一位倾城倾国的长安公主的衣冠冢。”

“公主坟”陵园最漂亮的女员工声音清脆而又动听,她说完这一席话,描画漂亮的眸子忍不住的瞄向人群簇拥最前端的那个男人。

秦慕之长眉微拧,桃花眼波光粼粼望向那古色古香的公主衣冠冢,脑中却莫名想起那一张桃花瓣一样的脸。

他曾经的一个女人,也叫长安。

那时他们两人还在一起,她算是他宠爱的一个情人。

闲暇在一起的时候,她总爱趴在他的肩上,滔滔不绝的和他说个不停。

他看书看的累了,偶尔会迎合她几句,她就开心的眼睛弯起来,抱住他的脖子去吻他的唇。

他不太喜欢和女人接吻的,大多时总会下意识的微微蹙起眉。

她的眼睛就有些暗淡,粉嫩的唇也嘟了起来,却还是大着胆子抱着他吻下去,那一双猫眼一样的眸子在得逞的那一刻勾魂夺魄一般的妩媚,他那会若是儿心情好,就会拉了她霸道的吻下去,刮过的胡茬硬硬扎住她的下颌,她就痒的咯咯笑,柔软的身子滚在他的怀里,就又是一场春色。

他后来结婚,还有过很多女人,可是没有一个再像她那样放肆,做.爱时会瞪着一双大眼睛看他,似要看穿他的心,高.潮的时候,她两条纤细的腿夹紧他的腰,柔软的身体像是拉满的弓,她会哑着嗓子,一遍一遍叫他,慕之,慕之……叫的他心都痒了,恨不得就那样死在她身上。

秦慕之皱皱眉,他有多久没想起这个女人了,两年,三年,还是五年,六年?若不是为岳父择选陵园,到得这里,他几乎都要忘记,还有个叫谢长安的女人。

“因为这里风景极美而又安静,公主葬在此处,风水极佳,有许多名流贵族还有大明星都有在此处购下墓园,慕少,邓老先生若安息此处……”

漂亮的女职员见秦慕之一路沉默,心中不免惴惴,若拿下这个大主顾……

“可不可以过去那里看一下?”秦慕之忽然一抬手臂,指向不远地方一处生满蝴蝶兰的平缓矮坡。

“这……当然可以。”女职员自然不敢拒绝他,只得带路过去。

长安说她最喜欢蝴蝶兰。

他心中忽然想起来,唇边就有了淡淡笑意,撇下众人走过去。

此刻阳光明媚,树荫下一条小路蜿蜒通向那里,小径两边落英缤纷,间或风吹来,就似下一场花雨,而空气较之他生活的城市安谧干净的多,他深吸一口气,说不出的惬意。

到得小径尽头,就看到烂漫的蝴蝶兰,一蓬一蓬开的正盛,幽香四溢而来,说不出的妩媚动人,他在花丛前站定,阳光漫洒而下,他微微眯眼,然后,就看到了那里立着的小小墓碑。

谢长安之墓。

只有五个字,清秀隽永,宛然是她生前苦练的颜体,因为他最喜欢王羲之的书法,所以她舍弃自己最爱的柳体,习他所爱。

除此之外,一片空白,连一帧照片,或是立碑时间,都不曾有。

她什么时候死,他竟不知,以后,也再不可知,因这知道,在这世上,她除他之外,再无可依靠之人。

长久的怔仲之后,他才渐渐觉得自己心脏开始疼,疼的他胃都痉.挛在一起。

“是哪个谢长安?”他忽然转过脸揪住女职员的衣领,下一秒却又狠狠放开她,几乎咬牙切齿一般吐出两个字:“挖开!”

“慕少?”女职员花容失色望着他。

“把墓挖开。”他又重复一遍,脸庞却已开始扭曲,眼底却弥漫起浓重的雾霭。

园陵工人很快就将小小的墓地挖开,露出里面蒙了土几乎朽掉的木盒。

秦慕之别过脸去,他不敢看,不敢想那小小盒子里,装着他活色生香,俏丽妩媚的长安。

然而木盒很快被人打开,园陵工人间霎时发出一声惊叹。

秦慕之缓缓转过脸来,就像是电视上刻意放慢的慢动作。

他看到小小一方黑色陶瓷骨灰盒,而骨灰盒旁边,紧挨着盒子安静躺着一枚绿莹莹祖母绿玉镯,在阳光下璀璨夺目,他一眼就认出来。

他曾对她绝情到发指的地步,可她死去那一刻,却还是忘不掉他。

是要到地下还留着做一份念想,还是临死的时候还在恨他的薄情?

秦慕之知道,他这辈子都得不到答案了。

阳光从他头顶的枝蔓之间洒落下来,就像是被一只手轻轻摇动着筛下了细碎的金屑。

他恍惚的觉得,有什么东西,彻底,永远的失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楔子——情到浓时情转薄 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