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蔓蔓情陆 [目录] > 第11章:妆残:昨夜星辰昨夜风

《蔓蔓情陆》

第11章妆残:昨夜星辰昨夜风

明珠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的身子晃了晃,挎在手臂上的小篮子掉在地上,篮子里的香烛纸钱纷纷扬扬洒了一地。

但她无暇顾及,飞快的上前走了几步,墓碑上的字依旧是那五个:谢长安之墓。

只是,笔迹换成了柳体。

她僵硬的跪坐下来,这世上和她极熟的那几人,也不知道她曾经学过柳体,最爱的也是柳体,只有他。

她眼珠呆滞的转了转,方才发现那墓碑上多出了一行小字,她的心脏陡地一下停止了跳动,竟是忙不迭的跪趴向前,仔细的去辨那字。

夫——子陆,立于20XX年十一月一日。

“子陆?”她生涩的重复这个名字,跪坐在那里许久,方才想起来,这是秦慕之的表字。

他有一个老学究的爷爷,给他取名都是一股子古董味,长到三岁开始念《论语》,还正儿八经的取了表字。

只是长大后就不经常用,知道的人也屈指可数,但她是记得的,他有一枚私章,就是刻的这个字,仅用在他珍惜的私藏上。

他也曾经对她说过,我只让你一个这般叫我,这可算是盛宠了?

“呵。”她忽然笑出了声,笑的那瘦削立起的肩胛骨都耸动起来,她的头俯低,不停的诘诘笑着,那碑前的泥土上,却是渐渐有水渍滴落。

活着时,你视若草芥,说丢就丢,死了成灰了,你自称她的夫?

我可当不起,你那个娇滴滴的妻子自在你身边日夜陪伴,还给你生了个粉雕玉琢的女儿,你怎是我的夫?

她笑够,忽然直起身子来,一双眼眸漆黑明亮,比那最亮的星子都似更加亮了三分。

“谢长安早已深埋地下,从此以后,世上不再有这个人,永远,都不再有这个人……”

她说完,毫不留恋的站起,脸上的泪痕早已消失无踪。

一阵风吹来,将那纸钱吹的四处纷飞,她瞧也不瞧一眼,踢开那脚下的香烛,单薄的灰色身影,掩在那烂漫的蝴蝶兰中,极其的突兀。

但她的脊背挺的很直,她走的又稳又快,不过片刻,就消失在蜿蜒的小径尽头。

***************↖(ω)↗猪嬷嬷↖(ω)↗******************

“你们别跟过来了。”秦慕之微一摆手,跟在他身后的几人立刻停下脚步,躬身应道:“是,慕少。”

他转过身去,目光如水滑过那一片平缓矮坡,幽深的眸子里就有浓浓的哀痛,缓慢的流出。

他还未走到墓前,忽然愣住,转而却是飞快的转过身来,急急走到站在远处没跟过来的墓园负责人身边。

“刚刚谁来这里祭拜过?”秦慕之脸色有些发白,但那眼底却是透出几分掩不住的光芒。

长安的墓前有香烛和纸钱,凌乱了一地,但看着尚算干净,无人践踏的痕迹,明显就在不久前有人来过!

“这……我去让工作人员调视频出来……”

“好,立刻就去。”秦慕之面色肃穆,看一眼那人,那人立刻在前面带路,“慕少,这边请。”

ps:大家好,吃了木有?偶今天中午吃了两盘菜,罪恶感深重,撞墙十下以资惩罚,死猪,乃给我管住自己的嘴!!!!吃饱喝足抱大腿求收藏哇哇哇哇,对鸟,去投下话题投票哇

……本章完结,下一章“妆残:犹记春闺梦里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