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10章:卷一 010 月下笛,诗经何解(二)

《离鸾,纳兰序》

第10章卷一 010 月下笛,诗经何解(二)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爹爹可别这么说,瞳儿当然是想念爹爹了。呐,这是女儿在山东,亲手给您做的。”清离从口袋里哪里一个紫色绸缎金丝织锦的香囊递给于总督。“爹爹,瞳儿这次回山东曲阜,算是见过世面了。去孔庙的那天,孔庙给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瞳儿好不容易挤进去,原来在里面烧香拜孔圣人的是一位头戴鸭黄色圆帽,身披暗紫色苏锦刺绣的年青公子。光滑细致的辫子尾端绑着鸭黄色的穗子。可惜,我只看见公子的背影,不过料想这位紫衣公子应该玉树凌风、英俊倜傥的。”于总督和纳兰相对一视,立即明白清离讲的是何许人也。“瞳儿,你半年不在家一定很想念你的二哥,你去看看他吧,他最近身体不太好。”

“恩”孜言乖乖应声出门,“那爹爹,我过些时候再来看您。”

“于大人,皇上已经到了山东,漕银案我们得抓紧时间。”纳兰回来踱着脚步。“黑衣人送来的信笺应该是指得《诗经》上的一首诗歌,可是,这又代表什么呢?”。

“不急,这条线索没有头绪,我们先放放。昨儿夜里,我收到苏州的密函,苏州知府李临江等人现在已经准备秘密把廖翼亨送进大牢,可能会屈打成招。我必须立即现身苏州,先稳住李临江,这样才机会争取时间。”于总督急切的说。

“嗯”和时间赛跑,纳兰继续说道“这些日子,除了府内多了数只白鹭以外,府外也增加很多眼线。我分析这些人应该是冲着闵离贤弟来的。闵离中了‘灵素散’,这是一种控制人大脑和心智的烈性毒药,表面上华大夫已经控制住了药性。但是,却不能彻底根治。闵离仍然是我们身边的一条导火线。不过,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我们比较被动。”

“别乱,闵离应该不会太多的内幕,所以,即使他们要利用闵离获得消息,那消息的可用性也不大。你和他本来一见如故,我让他少和你接触,这样在他体内余毒还没完全清楚的情况下,你们也少些尴尬。看来,我们要兵分两路了。你和梁知府回淮安,我去苏州稳住李知府。”于总督道。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清离和少桐两个冒失鬼闯进了大门。“老爷,爹爹,不好了,二哥不见了。”少桐点点头,“恩,少爷不见了。”

“别急,慢慢说”于总督一脸严肃。

“刚才我去看望二哥。可是,我走到他的房间发现,二哥不在房里,床上被窝是冷的,被子也没有动过。窗台书桌的宣纸上有血迹。”清离被吓得不轻“二哥出了什么事?他是不是被坏人害了?”

屋里没有声音,静得听得见心跳。

“哎,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于总督叹了一口气。

“我应该知道闵离贤弟在哪里!于大人,我们这就分道扬镳,立即起程。”纳兰供拱手,急着往外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11 月中行,洛水仗剑(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