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17章:卷一 017 月中行,历历春星(二)

《离鸾,纳兰序》

第17章卷一 017 月中行,历历春星(二)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记忆中出现了华丽典雅的舞台,四周掌声雷动。一个浑厚磁性的男性声音响起“在座的各位,大家都知道邢孜言小姐是音乐界鼎鼎大名的“琴瑟风影”,这‘琴瑟’是指精美贵重的乐器,我们是指‘钢琴’;‘风笛’是笛子的美称,我们指‘长笛’。大家都领略过孜言小姐演奏钢琴时,蝴蝶一样飞舞的左手中指闪烁着耀眼的银光。但她在演绎长笛时,除了如泣如诉,温婉缠绵的旋律外,大家也能欣赏到银指与银笛相应成趣的风景。今天她要带给大家的是《莫扎特第一长笛协奏曲》,请欣赏。”

“‘刑孜言,我是叫做‘刑孜言’?刚才明明有人叫孜言为小姐的,啊,难道我在拍反串的古装写真?”

……

沉浸在记忆中的邢孜言抬眼望了望水榭外的碧空翠林,一群身着暗黄褐色长衫,梳着光滑齐腰长辫的车夫,从碧色一线的苍翠中狂奔过来。孜言赶紧收好长笛,正准备往回跑。突然耳后一阵轻风,背后一阵凉意,自己便动弹不得了。

“于二公子,终于找到你了,刚才路上见你的车夫随行一众数人死得死、伤得伤,还以为你也被漠北鞑子掳走了呢,没想到你倒是挺会自保的,躲到这么一个隐蔽的水榭仙境,要不是听到一阵奇怪的笛声,我都没有机会找到你。”背后响起了一个低沉冷漠的声音。

没等孜言反应过来,便被一拥而上的车夫扛上了墨绿镶红荷叶边的马车。

马车在众人的吆喝声中徐徐启动,孜言被点了穴道呆坐于车内,注视到马车内的布置虽简单但却不失典雅。整个车体用镶锦粟绸细细包裹,靠在车后墙上软软的,觉得很舒适;墨绿色的窗帘镶着精致的红色荷叶边,透过窗帘望窗外,孜言看到的却是满地尸首。从他们的衣着装束来看,有长衫长辫的中原人士,也有头戴白绒野鸡冠的少数名族。尸首满面血流,瞠目圆鳃,断胳膊断腿儿的,死相极为恐怖。

孜言急忙收回视线,这死尸不像是群众演员,哪有群众演员这么卖命的,为拍戏自断手脚,断口处还在往外渗着血水。打量着车内内饰,左角短案上放着几本书,下面是笔墨纸砚和棋罐棋谱,边上摆着一个竹制食盒,还有折好的衣服鞋袜,这是一个男子的行囊,一看就像是清朝时候的装扮。

马车颠簸着,腰间的长笛硬盒时不时的磕着孜言的小腰,“耶,这不是长笛吗?这可是西洋乐器?清朝那个时候嘛——西方有是有了,可是还没有发明“波姆”按键……哦,我记起来了,那天是去德国交流比赛的前夕,学院师生绕道去参加上海新闻发布会。途经南京就住在奶奶家,晚间无趣手捧长笛月下吹奏,后来误入密室,然后……”孜言被自己的假设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我因为摆弄了密室内的琵琶,私自戴上玉戒,玉戒和手上的胎记重合,它们染上血迹送我来了清朝?”

“天呀,难道我穿越时空,而且还穿到了男子身上?这‘长笛’也跟着我一同穿越了过来?”孜言望着腰间斜跨的黑色盒子。“不会吧,老天爷不会和我开这了个天大的玩笑,我还要去德国慕尼黑音乐学院交流比赛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18 月中行,历历春星(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