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18章:卷一 018 月中行,历历春星(三)

《离鸾,纳兰序》

第18章卷一 018 月中行,历历春星(三)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马车突然一斜,整个车身向一边倾斜。“不好了,爷,车轮陷下去了……”车外一阵骚动。挂在后车墙上一把长剑掉了下来,随着长剑的掉落,马车顶上开了一个小小的四方裂痕,像是一个暗格。“难道这暗格中藏着什么秘密?难道我是被人特地扮成男子的?这是一场阴谋!”想到这,孜言决定不能冒冒失失的暴露自己的身份。

终于,有人撩起了马车车帘,一张刀斧脸出现在孜言面前。他麻利的用麻绳帮助孜言的双手,硕大油亮的脑门又晃到眼前,二指一点孜言总算可以动了。

“先下来,马车陷入了泥浆。快晌午了,去前面的茶水店填饱肚子。”刀斧脸带领着大家坐满整间茶水店,还有不少人散坐在道路两边,早晨被掳走时没看清,这一回看清了,少说也有百十来人。

“好家伙,这于二少爷什么来头,引来了江湖各大门派的争抢,中间还有漠北的少数民族。”孜言越想越觉得“暗格”里藏有秘密,打定主意一定要弄清楚。

吃过午饭回来,马车早修好了。这一回,他们只是用绳子绑着她,没再点她穴道。回到车上,她摸到了长剑后面暗格的开关,暗格里的东西掉了出来。一件“软卫甲”,一把“镶玉短剑”,剑柄的一面刻着“周”,另一面刻着“伯”。再往里面看看,没了,哦不对,暗格边上好像还一方丝帕。孜言摸出丝帕,见上面绣着一首小词。

万丈红尘冰窟,千里淮水飞渡。晓梦隔故园,常被刀霜搅露。惊幕,惊幕,不知归期何处?

词末署名一个单字“香”,细细一闻,丝帕上有股淡淡的奇香,像是烧尽的檀香。

一首‘如梦令’把词人的思绪表达的淋漓尽致,看似高雅而内心又极脆弱,甚至有些高傲的自卑。看似以高于凡尘的境界观望人性百态,但又不得不为凡尘所困。词中反复吟诵“归期”,非常明显的表露出词人的眷恋之态。孜言摇摇手中丝帕,望着车外的天际的云彩,春天的天空多明净啊,而大地多血腥啊……

孜言被马车的装饰拉回了思绪,这辆马车内饰明显是按男子的习惯摆设,而方丝怕却是是女子之物,于二公子不喜欢女子,应该不会是心仪之人所赠。难道于二公子被掳走的中间,还有什么蹊跷?

正想着,窗外的吆喝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孜言透过窗帘见外面集市繁华,人潮蜂拥,应该是进了城。马车停在“乐安客栈”的门匾下,孜言立即收好东西藏于暗格包括腰间斜跨的“长笛”,眼咕噜一转,又把丝帕藏于衣袖,“晚上的出逃计划,就全靠它了。”这种情况下,通常都是带着秘密出逃,才能有一线生机,这书上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19 月中行,历历春星(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