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19章:卷一 019 月中行,历历春星(四)

《离鸾,纳兰序》

第19章卷一 019 月中行,历历春星(四)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铁马、秋风、漠北,

杏花、春雨、江南。

入夜的淮安城灯火辉煌,一派热闹繁华,远非漠北萧索可比,隐隐然也。

扛刀的侍卫和赶马的车夫在连续几天的持续作战中,终于忍不住要出去“解放”一下。“乐安客栈”内“霄”字号房并没闻到丝毫“解放”的气息。

“小哥,我口渴了,想喝口水。”孜言对着屋内一紫衣看守嚷嚷道。

“这公子哥就是皮娇肉嫩的,真难伺候。”紫衣看守一边嘀咕着,一边倒了一杯水递给孜言。

“小哥,麻烦你把我手上的绑绳解了。”孜言赔笑着。

“这可不行,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可担当不起。”紫衣看守一口拒绝。

“我…被绑着,够不着呢?”孜言说。

“你喂那小子喝,绳子嘛,就不用解了。”屋内气氛正僵持不下,青衣看守冷冰冰的说。

紫衣看守明显是被人使唤了,憋着一口气,胡乱的往孜言嘴上这么一倒就完事,水洒了孜言一脸一身。

孜言来火了。“站住,给我擦干净,否则,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紫衣看也守火了,“我就泼了你怎么着?我倒要看看你这个‘贵宾’有多大的面子。”

“别吵!大家长途跋涉的,都累了,你就给这小子擦下,省的吵着烦。”青衣看守从中调合。

“我不擦,要擦你擦。”紫衣看守明显是杠上了。

青衣看守黑着脸,随手拿起一张抹布走到孜言旁边。

“喂,你不会是准备用这抹布给我擦吧?…不行呀…太脏了…用我这个?”孜言摆摆捆着的双手,指指袖口里有丝帕。

青衣看守倒是好脾气,从孜言的袖口中抽出丝帕。这丝帕被体温捂热,刚一出袖口就清香四溢。紫衣看守和门口的两名带刀看守纷纷寻香而望。孜言心里笑着,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孜言又嚷起来“小哥,小哥,不好了,肚子疼,一定是刚才吃坏了。真不行了,要上茅厕。”

“真是麻烦。”紫衣看守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忍着,你再嚷嚷,我一刀解决了你,”

“小哥,我真是吃坏了肚子,好疼,你再不放我去,万一我忍不住,那啥的…那晚上这房间…有味道…你们就难熬了。”孜言赔笑着说。

“让他去……,”青衣看守下了命令。“你陪他去。”

紫衣看守呶呶嘴,很不情愿的押着孜言去了茅房。茅房内外漆黑一片,刚到门口,孜言双手一朝这他一伸,“…不用解了…一会我拉好了,直接叫你来帮我穿裤子…”说完就要往茅房里跑。

“哎,回来,回来,你不嫌臭,我还嫌呢…”紫衣看守无可奈何的解开了孜言手上的绑绳,寸步不离的守在茅房外,时不时朝茅房里瞅瞅,每次都见一方白色的丝帕在一片黑幕中晃动。紫衣看守心想那小子丝帕不离手,这会子一定还在里面用功呢。

大约过了半柱的时间,丝帕还在那里晃动。他忍不住喊了两声“喂,小子,好了没?…喂?…喂?…”久久不见孜言回答,知道大事不妙,急忙冲进茅房,那里还有孜言的影子。透过茅房外墙大开的天窗,他抬头望见了天上的明月。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过非…

完了,赶紧想想怎么亡羊补牢吧,一把抓住丝帕就跑去报信。刀斧脸正酒过三旬,听见这一消息大发雷霆,立即命人四处追击。刀斧脸接过丝帕,总觉得眼熟在哪里见过,眼下抓回“于二公子”是头等大事,其它的容后再说。

孜言从马车上取回宝贝,一路小跑出客栈。正发愁自己怎么逃出淮安之际,突然,上空迎面飞来一位缁衣蒙面姑娘,只见她轻轻一提气便腾空而起,成功帮她摆脱了漕帮的追捕,接着送她去“龙兴寺”暂避。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20 月中行,修道孤约(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