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2章:卷一 002 月下笛,吹落娇红

《离鸾,纳兰序》

第2章卷一 002 月下笛,吹落娇红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开朝见日,迎得一朝繁盛景。拨云窥月,紫气东来好兴邦。

康熙朝之初,百废待兴。满洲贵胄虽确立了对全国的统治,但入关后强行圈地、剃发易服所造成的满汉矛盾尚未清除。议政大臣权利巨大,以鳌拜为首少数大臣专权跋扈,妨碍皇权的高度集中。三番割据,统一全国和保卫边疆的任务依然繁重。

民间,农业生产恢复发展,耕地增加,人口大规模繁衍,手工业逐渐复苏。城池岗巷、山林洼地拖着辫子的大老爷们辛勤劳作,为得是艰辛耕耘后的一方踏寝之处。

江苏江宁城内街头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华灯初上,两江总督于成龙府内莲池姹红,精致玲珑的亭台楼角更阑人静。

掌灯时分,一袭轿众抬着一顶青布轿子从府衙后门麻利的抬进院墙。轿身突然前倾,轿内坐着的素衣少年一个趔趄后,被人扶出了轿。模模糊糊看见跟前一位身着鹤颜官服,头戴红宝石顶戴花翎,面慈短须,目光炯然的中年男子向少年走来,他来不及本能的一退,被中年男子牢牢的圈在臂膀内,未语泪先流。

“孩子,总算是找到你了……”慈厚纯良的嗓音像极了父辈的疼惜。

“老爷,虽然现在是夏夜,初yè外面仍有凉气,闵离少爷吉人自有天相,先回屋,再慢慢说。”管家模样的须生老人拍着中年男子的肩膀。

“好好……瞧我,光顾着高兴,忘了这孩子大病初愈,回屋,先回屋。”

闵离?少爷?

“她”闭闭眼,胸口那根红绸紧紧包裹着本来属于女子的玲珑身段。束得前胸郁闷难当。

环视房间,临窗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大理石案西面是面厚厚的书墙,上面陈列着各色诗词歌赋书籍一应俱全。东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江南锁烟图》,图的左上方有题字,乃陈子升的“烟锁池塘柳,炮镇海城楼”。下方几案上设着大鼎,右边紫檀架上放着宋定窑印花瓷瓶。

东边是一架满庭花高浮雕花大床上,四周是洁白的罗纱帐幔,更让人惊目结舌的是雕花床外陈列着一架玻璃镜屏,是欧洲进口的玻璃被国人加以彩绘,作为屏面,安装到传统屏风上。

“少爷,你这也才个把月没回家,怎么像不认识自己的屋子了?”书童打扮的少年翘首问道。

“我被他们灌了药,记忆比较混乱,有些东西忘记了。”下意识接口,竟然是一腔男声。残缺的记忆拼凑出一件事——半个月前被她一群劫匪强制灌入汤药,有匪徒狞笑的声音,“喝了它,看你还听不听话!”

“孩子,现在没事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为父会请全江宁城最好大夫给你治病,你先休息。”于成龙说完出去会见客人了。

她有些疑惑,眼前这位中年男人如果是于成龙,也就是两江总督,那么于闵离应该是他的二公子。

于成龙、严管家等一杆人等走后,被唤做少桐的少年也转出门打洗澡水。

踱步镜屏前,四面雕空紫檀板壁将镜屏镶嵌于内,屏内画稿却是一株争奇斗艳的海棠树,树干苍劲有力,粉红色的花朵呈弯曲状。在小花旁边掺杂着绿色的小叶子,令人产生乱枝纵横的美感。鼓鼓的花骨朵,怀抱琵琶半遮面;初开的小花,千呼万唤始出来。左上角有题词:

春阴漠漠,海棠花底东风恶。人情不似春情薄,守定花枝,不放花零落。绿尊细细供春酌,酒醒无奈愁如昨。殷勤待与东风约,莫苦吹花,何以吹愁却?

这于闵离究竟遇到了什么坎坷,怎么会如此悲情?正想着,手缓缓的抚上镜框,这镜屏是西洋机括,翻转过来是一面穿衣镜。镜中站着一位少年,头戴黑色圆顶帽,齐腰的长发梳成辫子。肤色白皙,明眸皓齿,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秀气不失温柔!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很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又有着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这个于闵离,竟然比女孩儿还要清雅妩媚。不对,她现在就是于闵离,那镜中人岂不就是自己?!

————————

有些悬疑,亲们耐心看。。。十章后面就懂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03 月下笛,月下飞琼(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