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22章:卷一 022 月当听,月度银墙(一)

《离鸾,纳兰序》

第22章卷一 022 月当听,月度银墙(一)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爬上容若沉睡的脸庞,殿堂顶上映照出流光溢彩的繁华,流转于云间,四散开去。容若在龙兴寺的客房里缓缓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简洁的家具,朴素的摆设,还有墙上端端正正挂着的一大幅“佛”字。

“吱呀!”门开了,孜言端着洗脸水走了进来,见容若已经苏醒,立即拧上丝帕递于容若。容若半靠着身体伸手接过。“多谢贤弟!”孜言一愣,很快在他的称呼中回过神来,粉脸微红,接过容若递还的丝帕。

“贤弟?这些天你都是这样衣不解带的照顾我?”容若微笑着看着木然转身的孜言,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格,不偏不斜的映在孜言黑色的小圆帽上,煦煦点点的光晕衬托着清秀的脸庞,显得那么俏丽羞涩,百媚千娇。“该死,贤弟明明是男子,我怎么能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他。”容若在心里恨恨的给了自己一个灵机。

孜言放下手中水盆,“纳兰兄,客气的话就别再多讲了,若不是为救我,你也不会九死一生,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孜言虽然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可自己穿越过来身份复杂,稍不注意便会惹来杀身之祸,或者成为别人提心吊胆的“包袱”,还是小心为上。

容若和孜言在龙兴寺修整了几日,便拜别智空大师,离开了龙兴寺返回淮安城。容若因病卧床,“漕银案”没有进一步的进展,耽误了不少时日,心中不甚焦虑。

“漕银案”的关键在于那首《诗经》,目前暂不去考虑传信息的人是哪位,解开谜团才是首要任务。容若想到一个人,当今天下堪称“词家三绝”之首的朱彝尊、竹垞公。他博古通今,饱读诗书,应该能够参详一二,这竹垞公就住在淮安城内,容若打定主意入城后便去他家拜访。

……

盛夏时机,骄阳下的奔放,没有任何遮掩,一切慢慢明朗起来。容若与孜言到达朱宅时,太阳已经下山,但炙热的气温并没有因为太阳落山而减退。

敲了很久的门,“朱宅”大门才开了一条缝,门里撑出一个脑袋。听说是竹垞公的书友,突然非常盛情的邀请他们入大厅用茶,想来竹垞公也是好客之人。

几口茶落肚,朱色门槛上踏入一位胡须花白,青衣长衫的老者。老者一拱手“纳兰公子,老夫有礼了,久闻纳兰公子的诗词享誉天下,凡读书人都知道纳兰公子堪称‘天下第一词人’,今日得见,果真仙人一般。”

“哪里,哪里,竹垞公谬赞了,都是大家抬爱,晚生受之有亏。”容若谦虚的一拱手。“这位是两江总督于大人的二公子。”

“竹垞公,晚辈于闽离有理了。”孜言行礼的瞬间觉得这院子里有些蹊跷,大厅窗明几净,桌椅无尘,可竹垞公的鞋沿却带着泥浆,宽敞的府邸却人迹罕至,连端茶倒水的丫鬟小厮都少得可怜。

“呵呵,欢迎,欢迎,两位驾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竹垞公特地为二人准备了一桌酒菜。菜式、数量、色香味全,可偌大的一个餐桌上,只有他们三人用餐,竹垞公见两位面带疑色忙解释到,“府里家眷和下人一般不外出走动,用餐均在自己屋内。”

竹垞公的解释让孜言更生疑虑,容若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个问题,他考虑的依然是《诗经》的线索问题。

“鹤鸣于九皋,而声闻于野”这究竟暗藏什么玄机?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23 月当听,月度银墙(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