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28章:卷一 028 月当听,忽疑君到(一)

《离鸾,纳兰序》

第28章卷一 028 月当听,忽疑君到(一)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淮安城内,夏夜星空,总是清朗怡人。时不待人,孜言决定今夜再探朱府。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孜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朝“尚书善”走去。刚要靠近,远远的看见一个白影从天而降,身手矫捷的在宝塔门口一晃,便不见人影。孜言恍然大悟,那人应该是自己初探“尚书善”时遇到的同路人。

顺利过关到达宝塔前,和上次一样,门锁早已损坏,宝塔内依然空空如野。“这秘密到底藏在哪里呢?”孜言站在宝塔正中间,迷茫的抬头仰望,空旷广漠的塔中空间,没有任何阻碍之物,四周是一层一层盘旋而上的木梯,形成中间一个大圆空柱。

从圆空柱的顶端延伸下来一个由亮到暗的光锥,顶端小细而明亮,越往下越宽越暗淡。这应该是塔顶的弧形琉璃瓦折射月光形成的吧,沿着这个光锥……

“呜呜……”孜言的猜想还没有结果,便给人捂住了嘴拖到了一个角落。“别出声,有人进来。”身后响起嘶哑的男中音。果然,有朱家家丁进到塔里,朝一个方向仔细看看然后出门。孜言听到了大门有锁门的声音,应该是换了把新锁。

孜言挣脱男子的手,感觉身后的人大约高她一个头,她可是学院里出了名的模特身材,能高出她那么多的男子,应该很帅气吧,至少衣架子在。本以为大家都缁衣蒙面看不到什么效果,可是,她转身的无意一撇,还是着实让自己惊讶了一把。这人并无穿夜行衣,白锦暗花镶黄边长袍,黑绒底镶和田白玉腰带,乌黑的头发梳成光洁的辫子,辫子上系着金黄色的穗子。黑暗中,那印着月光的双眸射出的炯炯目光,有种摄人心弦的震撼。

“这人不是善主……”孜言感觉背后发凉,被男子锋利的目光滤得无处遁形。“哎,这就是做贼心虚的典型。”目光相触的一瞬间,只觉浑身挥汗,满头冒烟,整个人都要被烤熟了一样。

“溜为上策……”孜言从紧张中回过神来,拔腿就跑。

刚奔出一步,身后的辫子便把她拽了回来,连同头上的小黑帽仰翻在地。辫子散了,满头青丝顺着面颊斜落在锁骨两侧,脸上的人皮面具裹着黑纱面巾也吊在了地上。

“女人!”男子慢慢的走到孜言身边,挑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她,伸手缓缓的撕下遗留在她脸上的面具残渣。

“不好,这张人皮面具除了有几次自己觉得实在憋懑,从脸上取下透气外,从未自行从脸上脱落过,可是,今天为什么……”孜言很是郁闷。

“你是谁?……”男子像是在询问孜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在没有搞清楚对方身份之前,孜言不能随便回答对方的提问,要知道她身份的暴露有可能牵扯着成千上万条性命。

“不想纳兰容若有事的话,就坦白的告诉我……你是谁?”冷峻的嗓音在提到“纳兰容若”这四个字时语气加重,接着又蹲下对视着孜言的眼睛。

孜言面部瞬间一僵,但立即又恢复先前的神情,“你说什么?什么难容,这塔能容纳光锥,就能容纳书文。”孜言一脸无辜,她知道这人的真实目的和她一样,也是来查探朱府里书文秘密的,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哼,提到纳兰容若就立刻有了反应……”男子敏捷的思维让孜言差异。“纳兰容若进淮安城时住在朱府乃两人,离开朱府时就一人,还有一人应该仍然留在朱府。”男子继续盯着孜言的眼睛,犀利的目光有增无减,“这个人……就是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29 月当听,忽疑君到(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