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46章:卷一 046 月宫春,待不思量(四)

《离鸾,纳兰序》

第46章卷一 046 月宫春,待不思量(四)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康熙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8岁登基,他由少不更事的孩童,一夜之间瞬间成人。看着别的孩童仍在乳母的怀中娇嗔撒性,自己却得学会察言观色、明访暗戒;看着别的孩童于骄阳鲜花中嘻哈玩乐,自己却得悬梁刺股、汗牛充栋;看着别的孩童无忧无虑的结实挚友,自己却得不得狐疑揣测、谨言慎行。

帝王之路本就是一条孤寡之路,自师从明珠太师后,其儿子纳兰容若便是唯一能与自己吟诗下棋、谈笑风生的同窗。十年如一日,他们之间情谊深厚,肝胆相照。“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既然是纳兰容若的女人,他又如何能心安理得的据为己有。

康熙垂头丧气的从床上直起身来,闭着眼睛轻轻对孜言说,“你走吧……”

……

孜言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好长时间没有练钢琴了,有半年了吧,这么长时间不练琴,觉得手指都快张不开了。记得准备去德国参加交流比赛的前夕,自己坐在钢琴边,那时的世界多平静啊!肖帮最悲痛欲绝的呐喊——《革命练习曲》、最清新的典雅——《华丽大波兰舞曲》以及最写意的诗篇——《第一钢琴协奏曲》,那时的世界多简单啊!

孜言抿嘴儿笑着,记得自己曾作过一首钢琴四手联弹《红情》,她曾天真的许诺:谁能与她合奏的天衣无缝,谁就是她未来的夫婿。这个人会是纳兰容若吗?她闭着眼睛想象着纳兰公子端坐于琴凳左侧,十指纤飞、琴乐融融……

尘缘中的琴声,月皎波澄;梦境中的誓言,虔诚真挚。那只犹言艳丽的《红情》,承载着少女天真无华的梦想,穿越了300年的历史时空,清与晨风浅媚,浊与晚霞戏舞,无限风尘无限完美。

琴声如诉,所有最静好的时光,最灿烂的风霜,最初衷的模样,都缓缓流淌起来。琴声如诉,是在过尽千帆之后,看岁月把心迹澄清;是在身隔沧海之时,沉淀所有的波澜壮阔;在真正经历懂得之后,埋藏的一颗平静而坚韧的心。

耳边微风忽起,远远近近传来缕缕琴声,梦境终究是梦境,不能当真。可是,一种情韵却令人回肠荡气……

不求能敞开心扉、不求能打开心结、也不求能相知相偎,只愿他今生平安,只愿他平安!

……

窗外更深露重,更声敲过三下——寅时已过,孜言穿戴好行装,打点好行囊,从常州知府后门悄悄出门。

-------------

“红情”出自(清)纳兰容若《唐多令.雨夜》,全词为下:

金液镇心惊,烟丝似不胜。沁鲛绡湘竹无声。不为香桃怜瘦骨,怕容易,减“红情”。

将息报飞琼,蛮笺署小名。鉴凄凉片月三星。待寄芙蓉心上露,且道是,解朝酲。

注:香桃,喻女子坚贞的风骨。红情,即艳情。

美酒喝过了,平静的心为之惊动,连那轻缓的香烟也仿佛承受不了。手帕上沁满了泪痕,湘妃竹也默默无声。不贪恋那如仙境一般的境界,而是冷爱那仙女一般的人,怕的是容易消减了爱情。告知飞琼(仙女,也即美丽的女子)保重,用蛮笺签上姓名,望着明镜一般的天空,弯月明星,倍觉凄凉。借着芙蓉的露珠寄去了自己的心意,它可以宽慰你的如醉如痴的相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47 月宫春,马踏飞燕(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