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49章:卷一 049 月宫春,马踏飞燕(三)

《离鸾,纳兰序》

第49章卷一 049 月宫春,马踏飞燕(三)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莫怪君王勤割袖,漫同罗倚浣春纱”。

漫天飞雪的冬季,天地素缟的单色中,一片傲然挺立的梅花傲霜斗雪。出身于气节之重享誉天下、书香仕宦之后的陈维崧,于江南梅园邂逅两江总督之子于闵离,两人一见神怡。正值梅花盛开之季,他们携手徘徊于暗香疏影间,开始了两人形影相随的同性恋生活。

温泉室外,维崧伸出颤抖的双臂,轻轻握住孜言的双手,眼神流离凄迷,万般相思跃耀眉庭,相对凝咽,竟然一时无语。

思绪在飞转,孜言猛然想起刚踏进于闵离的房间,镜屏上那首词“殷勤待与东风约,莫苦吹花,何以吹愁却?”维崧与闵离的一段生死缠绵情事,曾使无数当代士人为之倾倒,似乎成了他们心目中理想情爱的标准。可是,生为朝廷重臣,手握江南军民政务的两江总督,断然不能接受从小引以为傲的儿子有断袖之癖。无奈之下紧锁府门,严谨儿子自由出入。

闵离相思难熬,对维崧思念只能跃然纸上,写了大量动情怀念的感伤诗句,词句凄婉,令人伤感。镜屏上的那首词就是因为百般无奈中,翻阅维崧为其描绘的肖像图有感而发。

陈维崧望着一脸惊懊的孜言,千般相思不知从何说起,只是轻轻的俯身过来,拥着孜言的僵硬双肩闭目凝神。孜言成长于现代,思想开放,对同性恋情结虽不欣赏,但也持尊重态度。她虽然无法体会闵离与维崧之间的感情,但从他们大量凄迷苦痛的词曲中也能明了一二。所以,任由维崧忘情的抱着自己,不愿出声打搅。

“谦,我rì日启香,希望能够相聚,没想到两年之期转瞬即逝。真是上天垂念,能让维崧再次见到你,就是死也瞑目了。”孜言听到肩后的声音略显哽咽。

“死,怎么好端端的会提到死字?”孜言下意识警觉起来。

“出了什么事?竟然会严重到以身相托的地步?”孜言推开陈维崧。

“京城来的纳兰公子因查案先被困于宜兴,全城戒严……”陈维崧刚开口便被孜言打断。

“什么?纳兰公子?你知道纳兰公子的下落?”孜言猛的反手过来抓住陈维崧的双手。“告诉我,纳兰公子现在怎么?他现在在哪里?他的身体有没有毒发?他……”孜言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陈维崧惊讶的望着孜言,“谦,你认识纳兰容若,以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过?”

孜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调整自己的心态。“纳兰兄与我爹爹一起追查‘漕银’一案,被江苏知府李临江投入大狱,现不知生死。”

“纳兰公子于前晚越入我家后院,让我假扮成女子,来武定县这家香氛温泉堂,将‘马踏飞燕’交给于家三公子,他只说我一提到‘马踏飞燕’,于三公子便会自动接待。”陈维崧一边说一边望着孜言担忧的神态,心里略有梗塞。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50 月宫春,马踏飞燕(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