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53章:卷一 053 月中桂,纵横茗碗(三)

《离鸾,纳兰序》

第53章卷一 053 月中桂,纵横茗碗(三)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黄昏的宜兴城,渐渐呈现出秋的哀瑟,秋色苍凉,烟壁墨垣,斑驳的石头,蔓生的乱草,耳旁传来城内马儿的嘶叫声和士兵的列步声。孜言站在这沉郁的景象里,历史的厚重感和沧桑感油然而生。

“得得得……”城内并不宽敞但却繁华的街道上,出现了一支马队,一行4人打马急奔。街道两边的行人、小贩纷纷迅速靠紧成两条线,让出中间空旷的路面。

孜言斜跨背包,急急忙忙的赶路,未能注意后方动静。“昂……”的一声,领头的白驹直挺挺的高抬前蹄,马鞍上的公子夹紧马肚,拉紧缰绳,随着白驹的前后抬踢,身子剧烈晃动。

孜言听到身后马儿急促止步的声音,急忙回转身来,只一撇,便顿时僵在原地,白驹坐骑上沉稳老辣的控制缰绳的锦衣公子,不是康熙又是谁?

米白色的绸缎底子,绣着同色暗花,内敛而极赋张力。他轻轻撇了一眼受惊不已的孜言,嘴角稍稍向上抽dong,露出个坦荡的微笑。

孜言没有心思去观察康熙的眼色,见他们一行人急马飞驰,定然是到宜兴陈家,正要上去打个招呼。突然,身后急步上前一个人,双手一把抓住孜言的双臂。

“谦,可有受伤?”一边问一边仔细的打量孜言是否受伤。

“维崧,我没事,没被马撞到。”孜言笑着,随后而至的于总督和梁知府也跟着下马。

“谦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几天去哪了?把爹爹和梁知府担心死了。”于总督从陈维崧的手里拉过孜言的手,上下打量。

“爹爹,我没事,多亏陈兄的通知,我才知道原来纳兰兄藏在宜兴。”孜言笑着回到。

陈维崧尴尬的直伸着双臂,站在路中央。“皇上,于总督,陈府就在前面,到府里了见到了纳兰公子再说……

远远的,陈府的重重叠院外,人声鼎沸,一队队士兵把陈府围得水泄不通。领头的官员嚣张的挥舞着马鞭,趾高气昂的指着院墙的内侧。“搜,给我仔细的搜,就是把陈府翻个遍,也要找到人,少了一处要你们的脑袋。”

官兵领着黑色猎犬,两只一人,两人一队,猎犬低着结实而略微圆拱的颈子东闻西嗅,不放过院子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西边,凉亭内,身穿官服的吴君仓气急败坏的指着亭外战栗的陈家主仆说,“说,纳兰容若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亭外不时传来隐隐的啼哭声,是陈家未满周岁的小少爷。

“说不说,不说是吧?”手中的鞭子高高的举过上空,随着所有人惊颤的一闭眼,重重的落到了脚下一个衣衫破败,血迹斑斑的女子身上。女子随即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看到了?再不说,这个女人就是你们的榜样!”吴君仓“啪”的一声又是一鞭子下去。没错,这个女子便是江南名妓,吴知县的小妾柳湘如。柳湘如早知出卖老爷是死路一条,即使是说出容若的藏身之处,吴君仓也不会放过她,更别说她不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54 月中桂,纵横茗碗(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