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离鸾,纳兰序 [目录] > 第6章:卷一 006 月下笛,白鹭何兮(二)

《离鸾,纳兰序》

第6章卷一 006 月下笛,白鹭何兮(二)

琴箫天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行白鹭上青天。

一行白鹭从莲池中一跃青天,巨大的声响和阵阵凉风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啪”的一声,从空中掉出一截竹筒,少桐奔过去,捡起那只竹筒,递给于总督。于总督打开竹筒,里面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仔细一闻,白纸透着很奇怪的香气。

“哦,我想起来了,”少桐急忙说到“这些天,我在池边捡到好几个类似的竹筒,可是打开一看,也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

“白纸?哪些纸现在在哪里?”于总督问道。

“在房里,我去取。”少桐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少桐拿来大约几张白纸也和刚才那张一模一样,什么字都没有,但是,都透着一股香气。

但凡空无一文的白纸不外乎使用了夹层、或者用隐形墨汁,药剂书写,须得通过刀剽、火烤,水漂,字才能显露出来。

于总督命人取来水、火、油、墨,用在纸张上各行实验,但是白纸依然空空如野,未显露半点痕迹,那剩下的线索就是那屡奇香了。

一时无法参透,梁大人分析到“总督大人,下官觉得这白纸、白鹭应该和公子被袭有关系。”

三个月前,于闵离去嘉兴看望在兄长处小住的母亲,可是一去无归。后来被绑架,绑架他的马车,车顶、车窗均为墨绿镶红色荷叶边,马头顶用双红缨装饰,应该是苏南一带,苏州、嘉兴、湖州那边的行辕装束,也就是说于闵离应该是在苏南一带被绑架,然后送到淮安。梁知府在成功营救于闵离后,请郎中看过他的伤,郎中说手腕上有两个层面的瘀伤。也就是说手脚被捆缚后,中间有一段时间是给解开的,后来又被捆缚,所以留下了新旧两层伤痕。

“也就是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匪徒中途解开谦儿的手脚,另一种是谦儿有可能曾今逃脱,后来被再次被抓回来。”于总督分析到。

“应该是后者,匪徒一直怕我逃跑,记忆中老是有人喂我喝药,他们怎么可能给我解开手脚。”

“是的,但是这就和我们发现你的情况很矛盾。当时我们一家客栈发现你躺在床上,并没有人监视,带走你时也没有人阻拦,很明显故意是放你走。既然,他们要处心积虑的‘两次’抓走你,为什么后来又要放了你?”梁知府看着闵离,很严肃的说道。

“二公子回来有这两个星期,府内陆陆续续有白鹭流连,明显是冲着二公子来的。”

“有道理,对方好狡猾,知道谦儿喜欢来凉亭,就故意放白鹭来传递信息,碰巧这些天谦儿在屋里养病,没到莲池边来。所以对方的奸计没能得逞。唉,这府里的眼线啊……”于总督疲倦的闭上眼睛,反背着手面像莲池,脸色越来越沉。

“谦儿,你要多加小心,你身边……你这段时间最好少和纳兰公子接触,这样才是对你最好的保护。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等华大夫治好你的病,你就不用再受制于人了。”于总督心疼的拍拍闵离的肩膀。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007 月下笛,红尘思凡(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