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克妻总裁:老婆,我只爱你! [目录] > 第13章:直接认错

《克妻总裁:老婆,我只爱你!》

第13章直接认错

胡杨三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席慕寒阴沉地盯着章子君,这是一个极其干净的少女,干净的眸子,干净的身体,干净的灵魂!

就是这么干净的女生,现在是他席慕寒的第八任老婆,既然她的父亲章天文都不心疼她,他也不需要去心疼。

......

身在疼痛,心在凉,笑容支离破碎再也无法聚集成八颗牙齿的微笑。

不再牵挂,只要妈妈能幸福,一切都没关系了。

至于她章子君,无所谓了!

她的命原本就是他们用多余的,甚至是可以做垃圾的废料结合而成的,妈妈养育了她十八年,现在,她的身体能给妈妈换来幸福,也算是一种价值吧?

缓缓地闭上眼睛,只要不在乎,就不会感觉羞辱。

她不伤心,也不难过。

只有淡淡的遗憾,就这样吧……

妈妈,你是否幸福?

章子君的指甲刺入柔软的棉被,自己的牙齿已经把下唇咬出了鲜血……

放纵所有感觉,原来,是如此的简单……

好痛!

粗暴的动作,痛入心扉,子君缓缓地闭上眼睛。

她不哭,不能哭,即使疼得极致,也不能哭……

夜,漫长!

心,彻底的凉!

笑容在这个日子消失在莫名的地方。

妈妈,你是否幸福?

女儿正在受着无边的屈辱的时候,女儿只想知道,我亲爱的妈妈,你是否真的幸福。

章子君醒过来时,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了,她慢慢的起身,原本,昨晚被面具男折腾过的身体就没有复原,今晚又被席慕寒再次像野/兽般折腾,她的身体是再也无法支撑着她站立。

房间里开了空调,可是地板很凉,她是连滚带爬的到的浴室里,因为隔着门,浴室的温度明显的比卧室要低几度。

她一直爬着,特别坚强的那种,身体痛到感觉不到痛的那样麻木,她终于爬进了浴缸,拧开水龙头开始放水。

水,慢慢的涨高,慢慢的浸湿着她的身体,她把头放在瓷砖枕头上想,她是不是有天生当勇士的那种特殊材质?

从昨晚到今晚,24个小时,被一个黑夜的魔鬼和一个野兽用残忍的兽xìng折腾着,她怎么就这么经得起折腾呢?

水有些烫了,她翻转身调了一下水温,让水温更加适合自己身体的温度,她天生是不是太会照顾人?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的家庭比较特殊,再大一点,终于明白,妈妈是见不得光的晴妇,可是,妈妈却像言情小说里那些低能白痴的女主一般,心肠很好,可是脑子差了一大截,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她就不得不提前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因为要随时保护妈妈不被外人欺负。

章子君也不知道在浴缸里泡了多久,她就呆愣愣的躺在那里,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

章子君是被浴缸里的水冻醒的,因为那水已经变得冰凉了,她赶紧爬起来,找出浴巾把自己裹好。

浴室的灯有些昏暗,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行,今晚这个野兽席慕寒没有再打的耳光,她的脸看起来没有那么白了,也不红肿了。

她想她的神经真TM够冷静的了,这样24小时内连续与恶魔和野、兽作战,这事要放在别人的身上,不定哭得要死不活,她这事情要是哪个网络写手写成言情小说发到网上去,肯定比八点档的狗血剧还要虐人。

她慢慢的朝卧室走去,身子有些摇摇欲坠,胸前的柔软和腰都在叫嚣的痛,可任何地方的痛都不及那个隐秘地方的痛来得更强烈。

就是这么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那个地方也像有人用火在烧一般火烧火燎的痛,额头上还在不停的冒着细密的汗。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的想想要怎么做,再这样下去,恐怕不要几天,她就会被席慕寒“克死”掉的。

她才不想做他最短命的那个妻子呢,即使要死,也得等妈妈的幸福已经完全的定下来了才能死。

看来,面具还是要带上,孙子还是要继续装。

在床上躺到天边有些鱼肚白,她终于走着去浴室,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开始练习,嘴角两边同时向上扯,慢慢的露出那八颗牙齿的微笑。

“是的!”“好的!”“我知道了!”

OK,过关!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用睡衣的袖子擦掉,她不哭,也不能哭。

哭有什么用?眼泪只对喜欢你的人爱你的人有用,没有人喜欢她,更加没有人爱她,她不需要流泪。

她要微笑,在麦当劳的员工培训时那个总监说得对,任何时候,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一定要微笑,微笑面对顾客,微笑面对生活!

微笑着活总比哭泣着活要好上很多倍!

席慕寒走进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床上没有熟悉的身影,他眉头皱紧,用脚踢了一下浴室的门,“躲哪里去了,给我滚出来!”

门,开了,出现在他眼眸里的是一个面带微笑般的天使,“老公,您这么早就来了?”

章子君的声音如天籁般的甜美!

席慕寒倒退了一步,眼前的章子君过于的阳光了,阳光得让他觉得自己有些阴暗。

真是只打不死的小强,这么快就又精神起来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传遍他全身,席慕寒那根虐的神经些兴奋起来了,还是坚强的女人让他觉得比较对他的胃口。

他刻意的朝她的身体倾过去,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拉,她整个身体就又撞到他坚硬的胸膛上。

章子君大惊,快速的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整个人像秋天风中飘零的落叶,脸色苍白着,又惊又怕,和刚才阳光般的微笑大相径庭。

席慕寒的眉头皱紧,眼神闪过一丝厌恶,冷哼一声,“章子君,你在搞什么鬼名堂?”

“对不起!我错了!”子君放弃解释,直接认错。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的第一次给了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