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婚托(出版已上市) [目录] > 第76章::一场梦23

《婚托(出版已上市)》

第76章:一场梦23

遥影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惊醒的时候,恩恩发觉自己伏在水泥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身上和头发全被汗水浸湿了。

周遭一片漆黑,在哪里?

好怕黑,怎么办,抱紧自己缩缩发抖的身体,蜷缩着,我为什么会属于这样的黑夜,我不要。

远处忽然出现一个光点,很遥远很遥远,它是那么耀眼,整个黑夜仿佛都要被它吞噬了,那样的光亮让恩恩的心从惶惑变成平静。

秦恩恩借着光点看清了,原来自己就躺在一座天桥上。

她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她要去那个光亮的地方,她想如果她可以把那个光点抓在手里,那么她就再也不会害怕了。

脚下有水,踩下去,有水滴溅到她裸露的小腿上,好凉,恩恩想她这个时候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很狼狈吧。

记得小时候,她只要一做错事,就会被后母拉进狭小的卫生间,那个她叫着妈妈,从小就学着拼命讨好的女人会用打开喷淋头,然后冰冷的水就会把她浇透,然后她就会被关在卫生间里,在寒冷和恐惧中蜷缩在墙角,慢慢睡去。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总是会迷迷糊糊地做这样的梦,梦中有那么一个明亮的光点,她很想抓住,可是却抓不住。

今天还是一样,她很努力的往前,可是那个光点依旧那么遥远,她一直走着走着,却没有尽头。

眼泪滑落,好希望好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可以拉着她的手向前,走向那片温暖,可是她的手始终孤单着。

好累,真的好累,就在秦恩恩再次跌倒在地上的时候,有只手握住了她,指尖的温暖一点点渗透过来,她抬头,瞪大眼睛,可是那只手的主人却整个融在黑夜里,看不清,只看见他的左耳上有个闪亮的耳钉,闪亮的心形的钻石耳钉。

“我们一起走。”声音低沉,温柔,透过那么多的墨黑重重地落在耳膜上,宛如天籁,是个男人的声音。

“嗯。”秦恩恩用力的点点头。

脚下的路忽然干燥平坦起来,光点越来越近,欣喜。

恩恩侧头想看看,借着光点想看看那个牵着她手的男人,可是她只看到一些蜿蜒的曲线,墨黑的发际,高挺的鼻子弧度,美好得犹如古希腊宫殿里面的雕像,可是还是看不清他的样子。

光点近在咫尺,秦恩恩有些心急,她伸手去抓……竟然甩开那只被牵着的右手伸手去抓。

“啊!”身边的人传来一声尖叫,一侧头,那个人影就从身边跌落,原来她只顾着看着那个光点往前,忽略了她已经被人牵着从天桥走到了两边都是悬崖峭壁的山径,就在她甩手的时候,那个人跌落。

“啊!”秦恩恩尖叫,然后真正惊醒,天已经微明了,她躺在自己的床上,长发被汗水浸湿。

还是一个梦,幸好只是一个梦。

这就是今天凌晨的梦。

一整天,秦恩恩都在描述那张侧脸,在纸上,在电脑上,在心里,可是不管她如何回忆描述还是描述不出,只是越描,越觉得熟悉。

好恍惚,心里好慌,指尖冰凉冰凉的。

“秦恩恩,你的脸色很不好哦。”慕容林峰打趣着从她的办公桌前过。

秦恩恩没有抬头,她没有心情应付这个成天无所事事的大少爷。

“怎么……”慕容林峰低头,看见那些A4纸上的线条,然后笑得意味深长,“欧巴桑怀春了啊。”

秦恩恩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公室。

“吃错药了你。”慕容林峰习惯了秦恩恩低眉顺眼的伶牙俐齿,此时这么过激的冷淡让他有些意外,“你就不怕我炒你鱿鱼。”

“随便。”淡淡的声音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秦恩恩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梦中的那座天桥上,呆呆地站着,从中午到黄昏,眼睛干涩,她取下眼镜,从天桥扔下去,眼看着那镜片在瞬间被车轮碾碎,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下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场梦2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