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宝宝要爹地 [目录] > 第6章:大象与蚂蚁的区别

《宝宝要爹地》

第6章大象与蚂蚁的区别

君纤纤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窗台照进来,表示着今天的好天气。直到一声细碎的呻=吟,才将一室的寂静打破。

感觉骨头快要散掉的韩允儿缓缓睁开水眸,望着房顶陌生的装潢,略带着困惑地轻眨着羽睫。

“咦?”这里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

直到下体的酸痛,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韩允儿才逐渐记起一切。

揉了揉太阳穴,希望昏沉沉的脑袋能清醒一点。

扭头看了眼侧边的床位,没人!

呼,幸好他不在!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

用被单捂着身子姿势有些怪异地走进浴室,换回昨晚所穿的清凉衣物。

出来看着床单上的血迹,心里总想大哭一场,没有理由地想哭。最终,韩允儿还是忍住了。

在床头,她看见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有股想将支票撕碎的冲动。

忍住!忍住!如果不是给自己的,自己上哪赔他一百万?

美丽的水眸死瞪着支票想了半响,打开包包拿出里面的全部零钱,数了数,十块零八毛。

虽然和那个男人的一百万比起来是大象与蚂蚁的区别,但是好歹也能给自己争回了一口气。

她不是妓-女,说起来他也不过是自己精心细逃来替自己破-处的男人罢了,有啥了不起的。

想了想,又从包包里翻出笔和纸,留了张便条——找零十块零八毛,欢迎下次惠顾。

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八点,连忙抄起支票,提起包包匆匆离开。

约十分钟后,房门再次被打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御炜天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床,眼神忽地一暗。

她走了!

心中为这个认知感到很不爽,但最让他感到不悦的是自己对她的迷恋。

或许一切只是因为床上的那朵血花,并没有其它深意!

走近床边,瞧见早晨写好的支票已经不在,却多了……一大堆的硬币???

原本沉闷不悦的心情,在看风那堆硬币时,忽然间变得愉悦。

然而,在看见旁边留下的便条后,一张俊脸瞬间铁青,难看之极。

该死的女人,最好别再让他见到她,否则休怪他不客气。

死瞪着手中的便条与桌上的那堆,大有一种将便条主人大卸八块的意味。

原本,以为她与都市中的其它女人不一样。只是回头想想,他还是太过异想天开,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人类哪有不贪娄的?一百万买她一个初-夜,只怕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凯子。说不准,现在正不知躲在哪里偷乐呢!

在自出现在人类的世界以来,御炜天见到最多的便是人类的贪婪。

女人贪钱,男人好色,所以经常能看到有钱的男人身边站着一个或者几个青春靓丽的年轻女郎。

他不喜欢女色,因为那代表着麻烦。

贪是一个无底洞,怎么也填不满。

昨晚,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邀请她到饭店里。

或许,只是不想再听到白曜翔与黑耀司两人在女人这件事上对自己冷嘲暗讽。御炜天如是安慰着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有了(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