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漫步云深处 [目录] > 第4章::爱的悬崖(一)

《漫步云深处》

第4章:爱的悬崖(一)

江菲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生总有些事是靠运气来争取,却靠勇气来葬送,比如婚姻。

欣宁十分清楚,沈奕棠娶自己是遵从他父亲的意愿。或许,他从来不知道,她要的一切也不过是他的爱情而已。

何爸跟沈爸年轻时候在同一个部队,是互相救过性命的亲密战友,后来沈爸一路高升为市政处要员,而何爸退伍转业,成为机械厂的一名普通工人。中间十几年一度失去联系,再次重逢后,两人完全没有身份地位的隔阂,反而交情更融洽了。

两年前,沈爸以不容拒绝的姿态无比威严地下令——一定要让儿子跟何家女儿结婚……

而那时候,“沈奕棠”三个字其实早在欣宁的心底悄悄暗藏好些年了。

事情还得追溯到欣宁刚考上S大的时候,那天何爸难掩兴奋地对她说:“欣宁,原来沈伯伯的儿子也在S大,念的是商科,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可以找奕棠帮忙,他会照应你的。”

那时候长辈们都不清楚,S大的几个学院都相距好远,走到商学院至少需要半小时路程,十八岁情窦初开的少女,怎可能跑那么远主动去找一个并不相熟的男生?

真正改变生疏状况的是第一年放寒假,在沈爸的要求下,沈奕棠替她买好同一班次的火车票,两人一路同行。想不到从小养尊处优的他还很懂得照顾人,找铺位、打开水的事他做得细心体贴。

“呵,我有个女朋友叫尉馨,是个单纯得像白痴一样的丫头。”随意而简短的一句话,欣宁永远记得他提到尉馨时的宠溺神情,他的温柔体贴就是为那个像白痴一样的家伙而练就的吧!

那是人生第一次,她少女的心感觉到一种羡慕,以及些许难以言喻的嫉妒。

那也是第一次,她将一个男生的身影悄悄藏在心底。

……

夜深,沈奕棠坐在书房里点燃了一支烟。

他讨厌何欣宁在自己面前提起“爱情”,他给不起她所谓的“爱情”,也不想给。他更讨厌她主动提出离婚,她凭什么?

他犹清楚记得两年前,父亲压迫式地命令自己结婚,“欣宁有什么地方配不上你?像她那么优秀的女孩子,能喜欢上你,简直就是你一生的荣幸!”

荣幸吗?他痛恨那种荣幸!那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她一身雪白婚纱站在绿茵草地上,手捧五彩鲜花,笑意盈盈,双眸里尽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她爱他,所有人都能看得见,如果不是这样,父亲根本不可能非要他娶她!牵起她手站在双亲面前,他更是前所未有地悲哀,感觉自己就是一颗身不由己的棋子,为尽孝道牺牲自己的婚姻。

从小,在父母的教育灌输下,他认为婚姻庄严神圣,必须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尉馨才是他深爱的女人,从十九岁到二十四岁,他最青春最热血的岁月都送给了那个女孩,为她痴痴燃烧着爱情烈火。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娶别的女人,就如他从没想过尉馨会那么潇洒地离开他一样。尉馨的离开如同背叛,让他很痛,且痛了很久,尽管如此,他仍不愿意随便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新婚那夜,他报复似的狠狠地占有欣宁纯洁的身体,看到她痛苦地拧眉,在自己身下颤抖,他只有一闪而过的心软,便展开更疯狂的侵袭。

他要她记住,嫁给他不是幸福的开始,而是可怕的坟墓!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的悬崖(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