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晚·帝宫九重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9章:恨薄情,多少鸳梦散(五)

《情晚·帝宫九重天〖全本已出版〗》

第49章恨薄情,多少鸳梦散(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淳于望的脸色便难看起来。

他牵过相思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畔,凝视我良久,才道:“明日我要动身去狸山住一阵。你收拾收拾,一起去吧!”

“狸山?”我记起这正是他带了盈盈隐居的地方,皱眉道,“那个地方,你带我去了,不怕哪一天真正的盈盈回来撞到,又给气得掉头跑了?”

他不答,转身带了相思便走。

摆明了是主意已定,我说什么他都不会放在心上了。横竖他扣押着嫦曦,我又武功被制,怎么也逃不出他的掌心,只能乖乖受他摆布。

我恨得咬牙,赶上前几步,拉住他袖子道:“要我去可以。但你先得让我和嫦曦公主见一面。如果没有亲眼看到她平安,我没法安心伴着你们父女。”

淳于望没有立刻回答,却顿住了脚步,看向我捉住他衣袖的手,眼眸里有隐约的脆弱彷徨和悲伤闪过。

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但见他眼神怪异,便有些不自在,缩回手笑道:“令爱很是讨人喜欢。其实我也乐意放开心怀,陪她说说笑笑。”

只是若我心情不好,自是不会给他的女儿好脸色;他的女儿在满心孺慕的“娘亲”这边受了委屈,当然会难过。我赌他并不舍得相思难过。

果然,抬起黑浓的眼睫时,他已叹道:“好吧,你好自为之。”

他向身后瞥了一眼,便有近卫走来,向我恭谨施礼道:“夫人,请!”

托他的福,我没成亲就成了夫人,没生育就有了女儿。

皱眉跟着近卫离去时,他也带着相思往另一边走去。

相思正问他道:“父王,令爱是谁?”

淳于望迟疑道:“令爱,是对别人家女儿的尊称。若旁人对我称令爱,指的便是我的女儿,也便是你。”

相思道:“可我不是别人家的女儿!我是你的女儿,也是娘亲的女儿啊!”

“哦……哦……你娘亲的意思……”

不晓得淳于望后来怎么去和相思解释的,但他这个父亲,的确当得有点累。

------------------------------------------------

淳于望的近卫领着我拐了几道弯,却是转向了一处古树掩映下的小院。

不算偏僻,但和前面一排正房大屋比起来很不起眼。正屋便是轸王淳于望平素起居之所,守卫森严,等闲人无法接近,此处便是看守的人多了,也只会让人认为是在保护淳于望而已。

但我接近这所被称作萃芳院的小院时,立时感觉出奇异的杀机来。

却不是来自要道处扼守的高手。

我屏息跟着近卫向前行着,一路小心观察,立时发现原来那杀机正来自古树下看起来并不起来的灌木。

此时正值隆冬,大多灌木已枝枯叶落,只余光秃秃的树干;便有几丛是四季常绿的,几场霜雪下来,那绿意也憔悴得很。

=================================================

……本章完结,下一章“恨薄情,多少鸳梦散(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