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晚·帝宫九重天〖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0章:恨薄情,多少鸳梦散(六)

《情晚·帝宫九重天〖全本已出版〗》

第50章恨薄情,多少鸳梦散(六)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那花木交错植于园中,看着萧索零乱,暗中却应合着九宫八卦的排列,分明已摆成了某种阵法。

若是寻常武夫,多半看不出其中奥妙。但我师父无量师太久在佛门,无事便喜钻研五行八卦之术,连诸葛先生当年摆过的阵法都曾揣磨个八九不离十。

我跟在她身边十年之久,虽以习武为主,但行军布阵之法同样是必修的功课。耳濡目染之下,这样的阵法已难不倒我了。

近卫走到小院前时便暗暗向守卫示意,虽未见大的动作,分明已临时撤开阵势,好让我们沿着青石巷道堂而皇之一路走进去,不露丝毫异样。

我默记着阵势走向,若无其事地跟近卫踏入小院。

小院内另有山石小亭,陈设甚是精致。

穿着五彩卵石铺就的甬道,还未踏上汉白玉的台阶,便听屋中有人幽幽的长叹声。

正是嫦曦公主的声音。

我急忙推门进入时,只听嫦曦惊喜唤道:“殿下!”

待转身见到是我,她怔住,慢慢地转作了苦涩的笑意,“秦姐姐!”

我上前见礼,微笑道:“公主在等着轸王殿下么?”

嫦曦瞥了一眼跟在我身后的近卫,眼底的苦涩更浓,如画的眉目便氤氲了淡淡的愁绪,说道:“是呀,他本说过近日会来探望我。但一转眼,已经许多天不见他踪影了。”

言毕,她又是幽幽一叹。

杏面桃腮,薄愁如醉,我见犹怜。淳于望曾一度为她所惑,也是意料之中。

正在沉吟之际,隐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投来,甚至把背脊都刺得有些辣辣的,像被针尖扎上了一般。

我皱了皱眉,一边携了嫦曦到软榻上坐下,一边借了眼睛余光往后察看时,正见一片灰黄的衣角在门边一闪而过。

淳于望贵为皇弟,此次又辅立新帝有功,更该尊贵无俦。因此这王府内的护卫随从,连同太监侍女等人都有统一的衣饰,却没有一种是灰黄色的。

我想起上回同样让我有芒刺在背感觉的目光,冷冷地哼了一声。

我和嫦曦均为阶下之囚,便是说几句体己话又如何?他是打算从我们的会面中看出些什么吗?或者,怕嫦曦和我告诉彼此一些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对方境遇?有近卫看着尚嫌不够,还遣了心腹谋士来暗中监视,可见其看似坦坦荡荡,其实也不过是个阴险小人。

转头仔细打量嫦曦时,除了眉目间的愁意,依然肌肤如雪,容色倾城,倒也看不出受过委屈的模样。

我笑道:“看来轸王殿下待公主甚好,此处比着公主的寝宫虽小了些,但一色用具都是上上品,想来饮食也不差。”

================================================

饺子懒,读者跟着懒,留言都看不到一句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恨薄情,多少鸳梦散(七)”↓↓↓更精彩哦!